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20

她差点被拖落悬崖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有那么一座座的“里程碑”,记录我们人生中所经历的难以忘怀的事情,这些事情并非一定要是爱情、亲情或是友情,但总的来说,还是与这些“情”纠缠不清。

  告别炎夏,迎来爽朗的秋天,我坐在海陵岛这个海滨城市的街道一处,偶尔听见落叶与地面亲密接触时所发出的清脆的声音,那显示着大自然繁衍生息的存在。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会猜想迎面走来的人会不会是接下来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但事实证明,我全部的猜想都落空了。而她则是从我背后走过来,跟我打了声招呼。她三十出头的样子,齐肩的短发,灵动的双眼,宽松的孕妇装掩盖不了那隆起的肚皮——那是一个孕育着希望,也孕育着人生中各种祝福的生命。简单的寒暄过后,我甚至无法把她接下来所叙述的经历与她爽朗的笑容联系在一起。

  时间与回忆的距离短得仿如隔座。陈红话语中偶尔带点懊恼,偶尔带点轻快,偶尔又带着点解脱,她讲述着那段被确定了的“里程碑”,一次又一次与那段记忆里的各色人物、各个地点进行了会合。

  基督教堂遇邪教徒

  2013年中秋,陈红在车站送别了远来相聚的男友后,蹬着借来的助力车如同往常一样往自己工作的外贸公司赶去。她习惯把自己的生活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带着星期一的“不适”回到办公室,她先是把一天的工作安排记录在工作日记上,然后打印了一份上周末写好的工作汇报以及工作计划书走进会议室。在听取了经理对接下来一周的工作安排后,同事们轮番对上周各自的工作做了一番简单的汇报。说起来,这个星期可是轮到陈红展示未来外贸工作计划的。她胸有成竹地走到投影屏幕前,滑动工作计划的PPT。这计划并不像以往那样直接针对采购商家,而是针对欧洲大部分国家,结合公司外贸产品的特点和外国友人的消费意向,利用国外社交网站开展加大产品宣传的视频宣传活动。在充分的现实材料及数据的佐证下,陈红得到了经理和同事的认可。是呀,陈红自2006年大学毕业后就抱着对外贸工作的热忱来到了这家外贸公司,乐观直率的性格以及对工作的冲劲使她颇受同事的喜欢,很快就与同事打成一片。在会议的尾声,经理还不忘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哟,小红啊,听说你男朋友周末来了啊,受到爱情滋润的女生就是不一样,容光焕发啊!难怪连计划报告也写得充满活力。”会议室的同事也不忘接着开玩笑:“藏着掖着还是瞒不住同事们的金睛火眼咧,我们时刻都留着肚量,就等你那顿喜酒啦,到时候结婚可别忘了我们啊。”“哎呀,照我说啊,说到底,还是我们公司单身的男同事折福呀,又少了一位优秀的发展对象了。”一旁的同事也不忘起哄。陈红唰地红了脸:“好了好了,别再拿我开玩笑了,我要是摆结婚宴肯定少不了你们的。”散会后,熙攘的人群穿过走道,自有一番热闹的景象。当一切安静下来以后,陈红不得不再次直面内心的失落,那种失落说不清道不明。

  初秋的阳江有点凉。下班时段,街道上的路人逐渐多了起来。提着手袋匆忙赶去公交站台的白领;跑在前头嘻嘻闹闹的孩童;还有一边背着书包拿着菜箩,一边大声训斥着儿童的保姆。城市里,人们各自走过熟悉的街角,纷纷消失在一栋栋楼宇之间。

  “扑哧,扑哧”,陈红一手捂着鼻子打了两声喷嚏,一手拿着便当,踏进了医院。她讨厌这个地方,讨厌这里扑鼻的药水气味。她走到401号病房:“妈,来,做了你喜欢的咸蛋凉瓜烩,尝尝看。”与往常一下班就能尝到母亲做的饭菜所不同的是,这些天,因为母亲做了白内障手术一直待在医院,大哥二哥由于工作的缘故未能照顾母亲,所以一直都是陈红操办陈母的起居饮食。陈红担心母亲会饿着,每天一下班就早早地赶回家洗菜做饭,到了这个钟数,忙了一天的她时常会饿得难受,但她却不愿意先吃上一两口,因为用她的话来说“一个人吃饭,落得孤独难受”。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宁可接受生理上的折磨,也不希望面对心理上的孤独。“对了,阿红啊,你跟你男朋友呀,谈了都有段时间了,我昨天也跟他提过,现在你俩的工作都稳定下来了,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成家啦,他也有这方面的意向,你们就赶快完成这桩婚事,好让我省了这个心呀。”“好啦好啦,妈,我们周末的时候也谈过这事,初步决定会在下一年结婚,就等你养好身体,早点出院,为我们张罗张罗,选个好日子。”陈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回答道。饭后,陈红跟母亲聊了一会,走出了病房。对于独自走在医院楼道里的陈红来说,隐隐传来的女人啜泣声充满了恐惧,她多么希望,此刻母亲能在她身旁告诉她,喜怒哀乐和生老病死都是人生中必须面对的,没必要害怕,没必要恐惧;或者可以挽着伴侣的手臂,共同面对这不知来自何处、不知源自何因的啜泣声。

  恐惧往往源于未知,正如陈红一样,我们并不害怕终究有一天会死去,却会害怕面对不知缘由以及未知的恐惧。

  这些天以来,陈红在公司、家里、医院当中不停地往返,不管是对母亲健康状况的担忧,还是由于伴侣长期分隔两地而造成的孤独,都让她感到一种说不清楚的失落。

  一天,在回家的路上,陈红路过了久已不去的青云堂,里面传出的悠悠诗歌朗诵声,唤起了她大学时期对基督教的向往。于是,陈红停好助力车,走进了教堂。让她惊喜的是,她又重新遇上了在这里认识的莲姐和银姐。几年间,她们的容颜稍微有点衰老,然而,她们亲切和蔼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让她感到由心的温暖。朗诵会过后,教友们都会自发地举行一个短暂的交流会,在此时,她们都会表达自己对信仰的理解和想法。

  “在《圣经》原罪一章上有这么一句话,‘人生是一个赎罪的过程’,我们人都是带着原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群中一个名叫小云的年轻信徒说道。

  “逐渐冷漠的社会,日渐败坏道德的人们,假如依然那么无知,没有信仰,不进行救赎,那么耶稣所代他们受的苦难就会降临到他们身上了。”莲姐也补充上一句。

  “是的。”银姐接着说道,“世界本来就有一个造物主,现在是末世,不久的将来,地球上大多数的人都会被毁灭,在神作工的新时期,人要向善,要达到真正的善与圣洁,真心信神才能蒙神拯救。”

  陈红陷入了深思,小云所引用《圣经》原罪的那一句原话对她来说充满了哲理。在交流会的后段,银姐神神秘秘地从包里拿出一本名叫《话在肉身显现》的书,并向她大致介绍了“全能神”。但是,陈红的初衷只是单纯地向往基督教文化,对于“全能神”她一窍不通,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因此没把银姐说的话当一回事。

  邪教路上越陷越深

  陈红早早就和男友约好了,几个星期后的重阳两家人一起聚聚,吃个便饭。虽说是便饭,这天天微亮,陈红就已经起床洗漱完毕,拿着前一天写好的菜单来到街市购买材料。陈红虽然年轻,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性,对家人的相聚看得可重了,从踏进社会的那天起,她对于每个节日的购置、清洁都必定亲力亲为,做菜、打扫甚至是插茱萸更不在话下。陈红一丝不苟地为这个节日忙活,一整天下来虽然很累,但想到晚餐时将会在两家人面前正式宣布和男友的结婚决定,脸上不由露出满足的笑容。

  有些时候,尽管我们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但现实总会有大大小小的意外让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生活往往就是如此。

  在晚餐前一小时,陈红的男友突然来电告诉她,单位有要事要他去处理,聚餐需要延后,另选日子。陈红感到十分懊恼,工作的初衷不正是为了家人吗?难道工作比两家人相聚更重要吗?更让陈红感到失落的是,宣布婚讯决定的事又陷入了未知的延期。顿时,忙活了一天的疲惫涌上心头,陈红靠着沙发睡着了。在梦中,陈红和男友因为发生了激烈争吵而说出了分手。在母亲的叫唤下,陈红带着泛红的双眼醒了,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个并不是事实的梦。

  那个梦让陈红几天都感到心神不宁,工作上更是小错不断,经理的责备让本来就低落的她更加郁郁寡欢。

  过了几天,陈红突然接到银姐的邀约电话。虽然感到突兀,但是她知道,在这几天低落的情绪下,没有什么比一群人聚聚会聊聊天更能提起精神了。于是,陈红接受了银姐的邀约,来到了莲姐的家中。一走进莲姐的家里,轻快的音乐就萦绕在耳边,在这个相对局促的房子里,信徒们的欢笑声让她感到了莫名的温暖。莲姐一边拉着陈红的手,一边招呼大家坐在早已张罗好的饭桌上用餐:“酒淡菜薄,大家不需要客气啦,来来来,起筷了。”虽然陈红对面坐着几个陌生的信徒,可有说有笑的气氛让她丝毫未感到尴尬,恰恰相反的是,大家脸上的微笑让陈红心头涌上了一股暖流。

  晚餐过后,信徒们围成圈坐在一起开始交流心得。这时,银姐又拿出那本名叫《话在肉身显现》的书坐在陈红身旁,一边翻书一边向陈红介绍书里的内容。翻到某一页时,银姐顿了顿,拉着陈红的手煞有其事地说:“小红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只有虔诚的信徒才能得到‘全能神’的庇佑,而要成为信徒的第一步就是必须远离那些没有信仰的人,包括我们的亲人,因为人类天生带着原罪,然而他们不信奉‘全能神’,所以苦难将会落到他们的身上。同时,对于节日,我们也必须避而远之,这些世俗多多少少会影响我们的修炼。”陈红听了这话,在她的学历以及常识的怂恿下,马上反驳道:“如果要我们连自己的亲人也避而远之,那信仰还有意义吗?况且神鬼之说根本没有科学证明呢!”这时,小云似乎感受到场面的尴尬,马上接话呵呵说道:“哈哈,陈红啊,你误会啦,误会啦,银姐的意思是根据《圣经》上所说,如果我们的亲人没有信仰,不进行救赎,耶稣代他们所受的苦难终究会降临到他们的身上,而我们必须要更加地虔诚,从而提高我们的修炼,这样我们才能帮助到他们呀。做人总不能太自私,只顾着自己享乐,你的虔诚,神是会看到的,你要的,神终究也会给你,对吧?”在场的人纷纷点头,而陈红欲言又止,小云的话像是有一股力量能够直击她的内心:“我们要的,神终究会给我们吗?不过但信无妨吧。”打铁可是要趁热,莲姐似乎看出了陈红的迟疑,马上打开电视,播放基督教的视频以及其他一些灵异神奇的视频。“美国还有专门研究UFO(不明飞行物)的机构,但是科技发达的他们还没能够对UFO的现象进行解释呢,世界那么大,又怎么可能只有地球存在着生物呢?”莲姐边看边跟大家说道,“而且啊,我还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1986年3月26日的傍晚,美国纽约州北部的消防员接到报案,让他们去调查一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火灾,一个名叫乔治·莫特的人在上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会是什么样的火在没把房子烧毁的前提下,能把一个原本有180磅重的人烧得只剩下3磅半重的骨头呢?这些都是网上能够看到的实例啊,你们想想,科学无法证明的事情多着呢,无法证明的事情谁也不敢打包票说不存在,对吧?”这些奇特的事例让陈红充满了好奇。

  当这些画面来得越来越真实时,陈红也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的现实生活是否正在被神主宰着。

  不知不觉中,好奇像旋涡一般吸引着陈红,使她迫切想弄清楚这个“全能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与其说她是希望一探究竟是否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倒不如说她希望这个“全能神”能够真的实现她的愿望。从开始对交通(信徒们对聚会的称呼)稍微地抗拒,到变得慢慢地接受,短短几个月内,陈红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每天下班后都会不停地观看“全能神”的学习资料,不停地与信徒们“吃喝神话”。

  唤起恐惧,就是借助带有恐惧性情绪色彩的信息去说服受众接受劝服。唤起恐惧是邪教组织劝服信徒并对其实施精神控制的重要手法。此案例中,“全能神”信徒就是通过向陈红密集灌输世界末日、地震、地球毁灭、UFO大灾难等谣言,使陈红在精神和心理上产生巨大的恐惧,为消灾避难而屈服于“全能神”。

  几次聚会过后,信徒们都侃侃而谈,纷纷汇报自身经历的神迹。听完“汇报”后的陈红默不作声,低下了头。身旁的小云轻声地问道:“小红,怎么啦?”

  “我觉得我的进度太慢了,神在我身上的显现不太明显。”陈红说道。

  “神在我们身上所显现的神迹都是一步一步来的,你的虔诚,神会看到,你现在遇到了修炼的瓶颈,只要不放弃,你也会看到神对你的恩泽,其实在这个阶段,你再用心想想,你会发现,有一些生活上的小变化就是神对你所做出的改变。”小云脸带微笑耐心说道。

  “是的,我好像也感受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但不敢确定这算不算是神迹的显现。”陈红回答说。

  “来,你就勇敢把你的事情与大家分享一下吧。”

  陈红想了一会,慢慢开口说:“在我信奉‘全能神’以后,我慢慢地感受到了,我对爱情不再那么‘执著’了,对于男朋友所说的话、所提的不同意见,我都不会去想太多,而同时,我对这份感情也不会过多地猜疑了,男友的陪伴多一点或是少一点,我也不会计较了。再有就是生活上的变化,我在下班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会‘吃喝神话’,这好像也会使我对以往生活上看不惯或者是不顺眼的事情看淡了很多,但我不确定这算不算是神对我的改变。”

  莲姐带头鼓起了掌,乐呵呵道:“是的,小红,这是神的力量,是神让你沉下了心,也是神让你放弃了固执、猜疑,不去计较这些世俗。进度很好,以后还要多学习‘神话’,与大家分享更大的神迹。”

  莲姐的话,陈红虽然觉得有些夸张,但还是感到了由衷的高兴。

  在接下来的生活中,陈红对“全能神”的投入也越来越多,以往井井有条、公私分明的生活节奏也模糊了起来。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只要一有空闲,陈红就必定会拿出学习材料,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看。“交通聚会”从原本只是打发时间的消遣,渐渐地成了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甚至情愿放弃男友从外地回来与她相聚的难得机会。在众多的信徒里,陈红算是罕有的知识分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信徒们都喜欢陈红所分享的例子和神迹,慢慢地,陈红成了这群“修炼之人”的“定心丸”。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被众人信任与簇拥,这使得往日平凡的她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可是一头扎进“吃喝神话”泥淖中的陈红,哪里察觉到,在她身边的朋友、同事甚至是亲戚眼中,她已经变得整天“神神叨叨”,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与以往对生活乐观、对工作充满激情的状态大相径庭了。

  此后,公司经理也曾找到陈红,对陈红说:“公司的领导都认为在这个部门里无论就工龄还是能力,主管一职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你了。”同时也曾间接地提醒陈红:“信仰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生活还是生活,没必要把信仰当作生活的全部。”可是陈红只是微微一笑,带着一点清高,没有回答。她心里想,经理虽然是她的上司,但终究是没有修炼过的人,自然功利心太重了。她也不打算为自己辩护什么,她知道话不投机的结果只会是无休止的争吵。

  清明节这天,天气格外明媚,一扫往日阴霾。陈母挥动着手里的镰刀,清理着墓前的杂草,不时地一手叉腰,一手擦额头的汗水,套在她头上的灰色格子围巾在阳光下格外显眼。过往的村民把山径的野草踩得稀巴烂,肩上挑着的大筐小箩的祭祀用品左摇右晃,为原本庄重的节日添上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氛围。山脚下嬉闹的儿童发出的欢声笑语与远处隐隐约约的炮竹响声相互交错,蜡烛燃烧所散发的气味与春末夏初里芳草所散发的气味相互混合。这就形成了我们脑海中清明节的气息。

  “陈红啊,来,帮妈妈到祠堂里把祭祀的用品拿过来,时间一到我们就开始拜祭了。”

  坐在树下翻着《话在肉身显现》一书的陈红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一副不乐意的表情。

  在以往各大节日,陈红总抢着干活,而清明这种家家户户都参与的节日,陈红更是勤勤恳恳,一方面是向祖先表达缅怀、敬畏之情,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机会拉近和村里叔伯婶母们的感情。可这天陈红似乎变了一个人,她似乎已经打心底里完全相信“全能神”的教义了——节日什么的都是“世俗”,而那些不信奉“全能神”的村民是充满“罪孽”的,再跻身到其中只会冒犯神,既然神不喜悦信徒去搞喜庆的东西,不喜悦信徒吃喝玩乐,那就应该尽量避免这一切。假如参加了这些活动,这大半年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而且这是背叛神的行为,会使自己受到神的惩罚。正是有了这样的思想引导,陈红与家人、同学、朋友的联系开始少了很多,但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任何不妥。

  有组织地对抗法律

  2014年中的某天,陈红突然接到银姐的聚会通知,她匆匆忙忙地向单位请了假,借了同事的助力车就往聚会地点赶。他们往常的聚会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这次为什么那么匆忙呢?

  陈红一赶到聚会点,就发现莲姐、银姐、小云以及一些只是偶尔出现的教会骨干都已经到场了,与以往一进门就听到欢声笑语的情形不同,这次参会的教友们都有点神色凝重。

  银姐开口了:“我们‘全能神’的信徒在世界各地的人数越来越多了,国内的公安已经开始加强对我们的打压,同时也贸然把我们‘全能神’宣称为邪教,并开始在各地拘留我们的兄弟姐妹,我想,这是神对我们的一次考验,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必须要为神做见证!”

  莲姐也跟着说道:“我也有一个遗憾的消息告诉大家,由于近期公安加强了对我们教会的打压,我们聚会的地点,也不得不随时进行更换,所以,我希望各位教友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聚会的地方提供一点支持,为我们的神做出一些奉献。”

  听到这个消息后,作为忠实信徒的陈红第一个站了出来:“我们必须站稳脚跟为神做见证,近一年来,我们每次聚会都是吃莲姐的,用莲姐的,莲姐也没有怨言,这就是奉献。所以,我也愿意奉献出我这个月的工资表示对教会工作的支持。”陈红用坚决的态度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也愿意奉献出我一个月的工资。”

  “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

  信徒们纷纷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全能神”聚会的地点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之前聚会鲜见的教会“骨干”都会出现,或者是为了稳定“军心”吧。在这几个月内,聚会的重点内容已经不是“吃喝神话”和交流心得,而是对政府的诽谤,通过扩大和宣传社会的阴暗面寻求信徒们的共鸣,挑起信徒们的敌对情绪,同时巩固教友们的立场。一直以来,“全能神”表面上强调不参与政治,可是他们却对政事进行一番番自以为发人深省的批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该来的还是来了。

  2014年中秋过后的第3天,陈红在一个新的聚会点参加了两次聚会以后,就在二哥的家里被公安带走问话。陈红心想自己只是个平民,秉持着向善的心态去信奉“全能神”没有错,不会有事的。即使被问话的时候,陈红也依然未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打心底里认为她信仰的就是真神,这是神对她的一次考验,所以必须要站稳脚跟为神见证,神的福荫终会庇护她。

  在公安局里,陈红见到了好些往日聚会的弟兄姐妹,按照教会要求,他们除了对了对眼,就再没有打任何招呼。在审讯的过程中,陈红认为自己必须要成功应对这次“神的考验”,为了维护教会里的弟兄姐妹,她按照“全能神”组织教的那样,撒了一个又一个谎言,处处小心斟酌,避免任何走漏风声的可能。既然是撒了谎,必定会有一连串难圆其说的地方,一方面,正是因为这些谎言,另一方面,受过高等教育的陈红是众多信徒中学历最高的,这些都使公安机关认为陈红存在着重大的嫌疑。

  审讯的最终结果出来了,由于参加邪教活动,陈红须被行政拘留15天。虽然被告知行政拘留,但她仍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对此感到自豪,认为自己成功应对了神的考验,为神做见证了。

  重新过上正常生活

  为了尽快帮助陈红从邪教的泥潭里走出来,当地政府部门和志愿者组织立即对其进行耐心细致的帮教,以纠正她的思想。通过工作人员的开解和学习反邪教辅导材料,她终于明白过来,“全能神”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她意识到了之前一直被邪教所洗脑,不禁为自己差点沦为不法分子的利用工具而感到深深的后怕。经过一系列的学习,陈红的思想慢慢转变了,回到正常思维的她开始帮着教育其他未转化的“教友”,去认清他们所信奉的“全能神”的邪教本质。

  断绝了与“全能神”的任何联系,陈红仿如噩梦初醒,重新把身心投入往常的工作生活中,如愿地在工作中得到了提拔,如愿地每天和健康的母亲聊着天,尝着家庭小菜,也如愿地与不离不弃的男友共偕连理。

  看着陈红离去的背影,太阳的光芒洒落在她的身上,我构想着那个在她回忆里头套灰色格子围巾、手拿镰刀弯腰除草的母亲的形象,构想着那个拿着计划书在投影仪前充满激情解说工作计划的陈红的形象,一切正如她隆起的肚皮里的希望,在阳光下充满了生气。我也会惦念在她回忆里被邪教蛊惑的银姐、莲姐以及那个“话语中充满哲理”的小云,她们现在是否也像陈红一样,在幸福被毁前及时醒悟了过来?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是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牵头,广东省社科联、省反邪教协会协调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单位编写的首部以详实丰富案例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书籍。广东省委领导林少春同志为该书作序。此书是广东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心血,从近万个邪教人员受害案例中筛选了几百个有代表性、有说服力的案例,经过反复集体讨论,又从中挑选了100个案例进行深入走访,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精选并编写了36个案例,加上专家深入点评和近半年时间的编辑整理后最终形成。该书已列入广东省“七五”普法读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发行5万册,免费发放省内各地各部门,供宣传学习之用。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封面、封底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