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20

前澳洲成员:识别“法轮功”媒体的六种参照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Ben Hurley 艾琳(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9年10月31日,原“法轮功”澳洲媒体记者本·赫尔利通过国外自媒体博客网站(Medium.com),披露了识别“法轮功”媒体的六种参照,直指“法轮功”媒体是李洪志及其团伙获取影响力和牟取巨额利益的政治工具。赫尔利先生总结出的这六种参照,也是我们进一步认识“法轮功”之“邪”的参考。赫尔利先生在文后强调自己之所以对“法轮功”产生不满的原因:他有四位朋友因误信李洪志的拒医拒药歪理邪说而病亡。

  “法轮功”的普通弟子都知道“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神韵”。这些弟子并不知道“法轮功”百分之百地控制了上述组织,但他们不否认“法轮功”与这些组织的联系。

  但那些隐藏着的或者否认与“法轮功”相关的组织呢?这些组织面向的是那些非“法轮功”弟子。我认识一些憎恨“法轮功”保守教义的进步人士,但他们却很喜欢克里斯·查普尔(译注:Chris Chappell,美国反华分子,“法轮功”媒体主持人)的“中国解密”节目。

  “美丽日报”网(译注:简称BL,2019年10月份被美国著名辟谣网站snopes.com查明其与大纪元时报存在关系,12月20日被美国脸谱网和推特网封杀虚假账号)最近刚刚否认了该网站与大纪元时报之间的紧密联系,但只要扫一眼网站中“本站简介”部分,人们就能看到“真、善、忍”的字眼,这是“法轮功”声称的基本教义。

  与之相似的还有在澳大利亚有一定影响力的“看中国”新闻网。该网站尽管一直在亦步亦趋地推送“法轮功”的活动信息,但网站中无一处标明其与“法轮功”相关。

  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些组织与“法轮功”的确切联系,也没有能力去探寻这些组织背后的股权结构和管理层级。但是,从这些组织精确到微小细节的程度来推送“法轮功”的活动信息这点来看,就很能说明问题。我曾经是“法轮功”弟子,为“法轮功”媒体特别是大纪元时报工作过,我的这些经历让我可以写下这篇文章,以帮助人们识别“法轮功”通过不同形式想传递给读者的信息,以及与“法轮功”相关的媒体组织。

  参照一:独立?!

  我看到“法轮功”媒体最常用的词就是“独立”。这种所谓的“独立”根本经不起推敲。

  “法轮功”存在着一些非常负面的特征,如拒医拒药造成弟子死亡,以及在纽约州卡德巴克维尔镇(Cuddebackville)上有个类似邪教大本营的所在。但这些媒体在报道“法轮功”时,均是完全正面的,歌功颂德式的。而它们对中国政府的报道则毫无例外都是负面的,对有关中国政府的正面事迹一概视而不见。它们对支持“法轮功”的人物报道也都是正面的,如支持“法轮功”的共和党人等;而它们对反对“法轮功”的敌人报道全是负面的,甚至包括希拉里·克林顿。此外,按照李洪志的教义(要求),这些媒体对如同性恋、堕胎以及流行音乐的报道,也完全是负面的。

  我认为,相对于那些有着明显政治或社会倾向的媒体来说,“法轮功”这些媒体更缺乏独立性,因为它们对其议程缺乏透明。

  参照二:关于“常人”的教义

  要想识别“法轮功”组织,关键是需要对“法轮功”的教义有所了解。大部分“法轮功”教义可在“明慧网”上查询,但许多秘密教义则无处可查。现存教义经常会被调整、改动,甚至完全消失。教义内容庞杂,对大多数人来说,将教义从头到尾看一遍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从成为“法轮功”弟子直到2013年,我曾将“法轮功”教义通读过好几遍。

  “法轮功”教义称非“法轮功”人员是“常人”。称“常人”很可怜,他们不明白生命之所需义,在各种欲望中迷失自我,受业力(一种另一空间的负面的黑色物质)迷惑,很肮脏。我没有夸张,“法轮功”教义就是这么说的。凡不信奉“法轮功”者,会下到地狱,除了靠李洪志来拯救别无他途,因为“常人”无法经受“消业”并将“业力”转化为“德”的痛苦,只有万能的李洪志能做到这个,就像他已为“法轮功”弟子所做的那样。

  这一点也是“法轮功”弟子不信任非“法轮功”人员的原因所在,他们不能将“拯救众生”的任务交给“常人”。尽管“法轮功”为神韵演出雇佣了一些非弟子的专业舞蹈演员和乐手,为大纪元时报雇佣了一些年轻的传媒专业毕业生,但“法轮功”依然不愿意给非弟子深入了解该组织的机会,或者授予非弟子管理职务。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由弟子承担,这也就意味着尽管弟子们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了,他们还要再增加工作量。资源也很紧张,很多“法轮功”项目的资源都是共同使用,同一拨弟子在不同的项目中连轴转。

  “法轮功”媒体有时会标出一堆非弟子的工作人员,误导人们它们与“法轮功”无关,是独立媒体,仅有部分工作人员是“法轮功”弟子。但据我所见,所有非弟子的工作人员都排除在核心圈子之外。举例来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NBC)曾报道说,2016年大纪元时报雇佣了一批年轻的大学生毕业生,但这些年轻大学生是在另一个房间里工作,与其他(弟子)编辑人员隔着一道锁着的门。

  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大纪元时报的评论员罗纳德·J·莱切拉克(Ronald J. Rychlak)。他是天主教徒,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NBC)那篇经充分调研的批判“法轮功”媒体文章(译注:详见《美国主流媒体NBC炮轰“法轮功”》)一文推出后,他急不可耐地会同大纪元时报编辑部撰文反驳。

  莱切拉克坚称,大部分大纪元时报工作人员并没有因宗教信仰而不领薪水义务为该报工作。他说,李洪志“与该报无关”。

  莱切拉克所说的“李洪志与该报无关”其实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李洪志曾当面对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员工说,上述媒体是“我们自己的媒体”。2007年前后,李洪志还直接解散过编辑团队,证据都可以在2007年李洪志对澳洲弟子的讲法录像中找到。可惜的是,这段秘密讲法视频现在很难找到。

  那么,莱切拉克内部消息的源自何处?他写道:“我曾参观过大纪元媒体集团所在的大楼,与工作人员进行过交流。他们看起来很开心很友好。”

  也许莱切拉克应该问一下这些人对于“法轮功”教义中称他所信仰的天主教上帝是邪恶的这一说法有何看法。如果他真的这么问了,相信他会得到一种经过漂白的回应。“法轮功”教义中有许多硬性规定,比如如何在社会上定位自己,如何应聘普通工作,不要过于狂热而越线,不要与“常人”讨论“高层次教义”等。“法轮功”弟子会尽力掩饰这些教义,避免公开讨论。上述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像莱切拉克这样有项目在做的极少数非弟子身上。

  参照三:把人们从共产主义拯救出来

  大部分“法轮功”的教义会让非弟子感到不易接受,但“法轮功”弟子的核心任务是广泛传播教义中的部分关键信息。这个任务就是所谓的将人们从即将到来的末日审判中拯救出来。当那一天到来时,审判的标准有两条,一条是支持“法轮功”的“思想教义”;另一条是反对“宇宙所有邪恶化身”的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信仰共产主义或者反对“法轮功”都将导致走向黑暗的未来。这种想法是强烈而绝对的。这也就意味着,在“法轮功”媒体中,人们会发现所有有关“法轮功”的报道都是百分之百正面的,所有有关中国共产党,乃至共产主义的报道都是百分之百负面的。“法轮功”教义中,在这一方面没有任何灰色空间。所以,我认为但凡某个媒体没有百分之百地严格遵守这个原则,那也就意味着该媒体不完全是“法轮功”媒体,或者存在某些我并不知道或不理解的安排。

  从克里斯·查普尔的节目就可以知道“法轮功”媒体对待“法轮功”这种非黑即白的态度。查普尔是个有趣的家伙,讨人欢喜,但不幸的是,他节目中有关“法轮功”的报道是经过(“法轮功”组织)严格审查的。

  “法轮功”的确就是这么认为的。一本出版于2004年的书籍就被“法轮功”弟子视作驱逐人们身上所谓“幽灵”,从而将他们从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解救出来的精神武器。该书出版后,多年来,每期大纪元时报都会摘选一部分中英文内容。

  参照四:极端保守的信仰

  从对待当代社会现象的态度,也可识别“法轮功”媒体。你可以看看该媒体对同性恋或堕胎的态度,“法轮功”反对同性恋、堕胎,也反对进化论,并称其为垃圾。对上面话题持负面观点容易引发争议,所以“法轮功”弟子们通常会视若无睹。

  “法轮功”还认为过去的宗教都是好的,能帮助人们保持道德标准,但眼下所有宗教背后的神,都变得邪恶,所以对宗教或宗教体验的评论都是负面的。“法轮功”不认为自己是宗教,自然不在此范围内。

  但是,人们会发现,“法轮功”媒体上会有诸如家庭教会在中国受到所谓迫害的报道,这是出于支持“法轮功”的政治动机的目的。有时候,宗教与传统文化(“法轮功”支持传统文化)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

  参照五:敌人和朋友

  另外一个识别的参照,就是看这些媒体看待特定人物的态度。我所知道的就是希拉里?克林顿、科菲?安南等人,他们是“法轮功”仇视对象,“法轮功”媒体关于这些人的报道均是负面的。如果它们不得不在某个特别新闻事件中提及这些人,报道用词就会特别中性。如果是新闻转载,它们会编辑原文,删除正面内容,仅留下中性或负面报道内容。“法轮功”媒体非常注意,绝不会无意之间宣传那些反对“法轮功”或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人。

  

“法轮功”媒体对希拉里的报道都是负面的(截图)

  此外,对于曾公开支持过“法轮功”的人物,“法轮功”媒体原则上不进行负面报道。我不知道目前这个原则的实施程度,但我认为该原则应该是编辑们进行新闻采编时的重要考量因素。

  参照六:对所谓“传统”大唱赞歌

  最后一点是,李洪志认为现代社会是堕落的,人类社会正走向灭亡,宣称所谓“传统”人类社会原则有助于减缓人类灭亡的趋势。

这解释了大纪元时报的标识语为什么是“真理和传统”,也解释了为什么“美丽日报”网的“简介”一栏中古怪地高谈“基本道德标准”,人类“为真理作战”,以及“激励人心的道德是世人幸存的最好机会”,也解释了为什么“法轮功”媒体经常刊发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文章。对不同中国传统人物的分析,也赋予了这些人物深层次的宗教寓意。李洪志声称,他在前几次转世时曾成为过中国历史上的不同人物,包括诗人李白。“法轮功”的记者或编辑认为,他们在写这些历史人物时,就是和李洪志在交流。

  “法轮功”应亮明自己的议程

  我并不反对“法轮功”媒体的存在。不幸的是,“法轮功”弟子的使命,远非单纯地结束所谓迫害,使之成为人们可在公园里进行的无害打坐练习。“法轮功”现在是一种高度政治化的组织,被其创始人李洪志用来获取影响力和为其本人及家庭牟取暴利。另外,世人应该知道的,还有李洪志及其组织如何卑鄙地对待在纽约州龙泉寺生活和工作的年轻人的方式。

  与权力和影响力相对应的是责任。人们需要知道“法轮功”及其媒体究竟属于什么东西。

  后记

  莱切拉克也瞧不起我对“法轮功”的批评,理由是我只是一个“为他修炼过‘法轮功’的一位朋友去世感到难过的、心怀不满的原(法轮功)学员”。我确实很不高兴(在我那篇为何脱离“法轮功”的8000字文章中,还提到了其他原因),因为我有四位朋友在极度痛苦中死去,而我不熟悉的许多其他人也已死去。如果不是因为李洪志拒医拒药的教义,这些人应该现在都还能活在世上。鉴于“法轮功”声称自己在全球拥有数百万信徒,想必有成百上千的人因此(因相信李洪志的拒医拒药教义)丧生。

  作者介绍:

  

本·赫尔利

  本·赫尔利(Ben Hurley),澳大利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务区认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陷入“法轮功”并积极参与“法轮功”举办的各类活动,特别是参与创办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随着时间的推移,赫尔利逐渐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促使他决心与“法轮功”一刀两断。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赫尔利鼓足勇气,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开了三年前脱离“法轮功”时所著长文(原文标题:《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Me and Li - 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为摆脱“法轮功”在澳洲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赫尔利现移居中国台北。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the-agenda-that-drives-falun-gongs-media-organisations-62201ddeff66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