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20

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侵害的心理学探索

发布日期:2020年05月20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严梅福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摘要: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害是反邪教斗争重要的一环。本文积二十年与邪教斗争经验,概括出对邪教易感人群具有明显宗教倾向,受暗示性高,多数患有心因性疾病和存在着各式心理问题,心理发展不成熟等心理症结,揭示了造成这些症结使其对邪教易感的心理根源。其中,重点概括了青少年易被邪教侵害的心理症结。针对这些症结,文章提出了加强无神论的宣传教育,普及心因性疾病的知识,建立心理救助系统和关爱青少年的心理成长四项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侵蚀的防范措施。 

  关键词:易感人群;宗教倾向;暗示性;心因性疾病;无神论;心理救助系统

  一、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症结

  (一)明显的宗教倾向

  举凡宗教信徒,无疑都是有神论者,神仙、魔鬼、天堂、地狱也都是宗教创造出来的。邪教易感(易罹)人群,并没有皈依五大正统宗教中的任何一教,不是宗教信徒。但是,他们也都相信鬼神、命运、灵魂不死,认为有天堂、地狱、来世。他们的世界观、宇宙观和宗教一脉相通,有着深沉的宗教倾向,宗教对他们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

  在反邪教斗争的20年里,笔者和以法轮功为主的数百名邪教信奉者有过面对面地交锋。发现他们绝大多数在被邪教俘获之前就是有神论者,相信世界上有神有鬼,认为人死了灵魂不会死,而是从阳间去了阴间,由人变成了鬼;相信有来世,灵魂可以“托生”再次来到阳间。他们虽然不像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的信徒那样,有自己的佛陀、上帝之类的神,却仍然相信有一个超自然力量的神存在。当问及这个神是不是佛陀、上帝、真主、元始天尊时,他们不否认这些也是神,但不是他们所说的神。不过由于佛教在中国传播的历史久远,他们中大多用“菩萨”来指认他们所说的神。所以,不管他们心中的神是什么类型,都说明他们的信仰隶属于了宗教范畴,心理活动呈现出明显的宗教倾向,对宗教有着极强的亲和力。因为所以宗教都信仰着神,只是各有各的神而已。正是由于这种崇信神鬼的对宗教易感“基因”(心理症结)的存在,使得他们在成为邪教信徒之前就已经是一个具有明显宗教倾向的“准宗教信徒”,所以,只要宗教在适当的时候以神的名义向他们发出召唤或警告,他们就会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宗教。因此,当打着宗教的旗号冒充宗教,邪教教主用各种障眼法,通过行为和无限夸大的吹嘘,声称自己就是法力无边的“神”,是能左右宇宙,掌管乾坤的“主佛”,是“万王之王”,是道成肉身的活基督的时候,这些具有宗教倾向的“准宗教信徒”就比一般人更容易误把邪教当成真正的宗教,被邪教捕获,成为邪教的信奉者。

  (二)受暗示性高

  心理活动和心理现象并非人类所专有,连环节动物蚯蚓都能进行心理活动(用皮肤感觉来应对环境的变化)。暗示这种心理活动却只有在心理发展到了意识水平的人类才具有,属于一种高级的心理活动。它的出现是进化的奇迹,是人类的骄傲和荣光。但是,这一高级心理活动却不幸被邪教盗用来侵害对邪教易感人群,将其捕获为信徒。考察境内外邪教的兴起、发展和泛滥成灾的历程,不难发现暗示这一心理活动帮了它们大忙。没有一个邪教教主在创建自己的邪教组织、网络和捕获信徒时不曾使用过心理暗示,以至可以说,不借助于暗示心理活动,任何邪教都无法捕获信徒,难以形成自己的组织,不能成为邪教。

  关于暗示,心理学一般作出如下解释:暗示是用含蓄的、间接的方式,对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影响,其作用往往会使人不自觉地按照暗示者要求的方式行动,或者不加批判地接受其意见或信念。一般说来,人人都有暗示性,都能接受暗示,只是个体在易受暗示性的水平上有高低之别。通过催眠的研究表明,有10%的人极易受到暗示,具有很高的受暗示性,有10%的人很难受到暗示,具有很低的受暗示性,大部分人处于中间状态。笔者曾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用前倾后倾测验和合掌测验测试过20多名邪教信徒的易受暗示性,并将其结果与大学生组对比,显示邪教信奉者的暗示性明显高于正常人群。这表明高暗示性使他们更容易接受邪教教主极具欺骗性行为表演和歪理邪说的暗示,使他们成为邪教的易感人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就是在邪教教主施放的心理暗示作用下,确信他就是神,拜倒在他的脚下的。暗示使他们不假思索地认为,信奉了邪教就能遇灾遇难时逢凶化吉,永保平安;就能白日飞升,成仙成佛;就能修炼出金刚不朽之身,百病不生而最终被邪教的忠实信徒的。

  笔者在监狱里与一位暗示性极高,患有高血压的法轮功信徒陈××交锋过。他甚至在低压(舒张压)都高达140的时候,由于受到练功“能排除了一切黑色物质,净化身体,”“炼功人的身体已经是纯净的了,出功以后身体是不能有病的,因为体内的高能量物质已经不允许黑色物质存在了。”“使身体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形成金刚不坏之体,”令百病望而却步的暗示,不仅没有一点不适,自我感觉良好,身体很棒,对于血压计上所显示的数字,他一笑置之,认为在“超常科学”看来根本不屑一顾,仍然声称没有高血压,拒不服药。(干警只好将药混在饭里,据悉后来还是在保外就医后死了)所以可以说,是高受暗示性促成了部分人群对邪教的易感,高受暗示性是的易感邪教侵蚀的“基因”之一,它使具有这一基因者更容易受到邪教的侵害,并愚顽地坚守邪教,难以教育转化。

  (三)患有心因性疾病

  很多人是因为患有心因性疾病,药物久治无效,接受了邪教吹嘘的神功治疗后病症减轻甚至消除而被邪教俘虏的。笔者20年来,反复和这类信徒打交道,发现他们是那类坚守邪教不放手,难以教育转化,愚顽到底的邪教死抗派的主要成员。心因性疾病患者之所以以难以言状的忠实信仰邪教,愚顽地坚守邪教,是因为他们有了忍受疾病长期生不如死地折磨后被治愈的亲身感受和体验,而 “建立在自身感觉基础上的认识是很不容易被别人动摇的”。与笔者同属一所高校的法轮功女信徒,青年时代就加入了共产党的68岁的张××说:二十年前我患有头疼、小腹部无名疼痛、颈椎病、肩周炎,四处求治,西医中医看遍,还练过中功、香功等气功,结果均属无效,但自打练了法轮功,上述四种疾病就无影无踪了,不信,你到我家去翻翻,看能否找到一张病历。她所言属实,中国人历来都深信“事实胜于雄辩”,这些人面对自己多年的顽症被邪教神功治愈的铁一样的事实,又怎么会不被邪教捕获并誓死不离开邪教呢?

  正因为如此,所以境内外邪教为了有效地捕获信徒,都把心因性疾病患者作为重要侵害对象,纷纷打出神功治病的旗幡,声称其教和教主有治疗百病的功能和神通,比如“门徒会”的教主季三保谎称 祷告能治病,祷告让盲人重见了光明,瘫痪者站起来行走,哑巴说了话,耳聋的人听见了声音,死人复活了,包括他自己的孩子也是死而复生;“观音法门”宣扬打坐可以治百病;“全能神”叫喊驱除附体“邪灵”就能治好病;“灵灵教”要人相信它能“赶鬼”治病;新冒出来的“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则发明了对话治病,还证据确凿地说他用对话治愈了脑血栓、心率不齐、前列腺肥大、癌症等多钟疾病。

  境外的邪教也都在用治病来招揽信徒:日本“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宣扬自己有“神奇医术”可以做透视诊断, 治病的方法有“宝发疗法”、“喝血疗法”; “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自称是“在另外一个星球上出生的人,像超人一样,所以具有神力”,也能像耶稣基督一样对信徒的各种像癌症之类的疑难病症实施灵治。为了欺骗信徒,琼斯还当众表演他的治病神力,为病人摘除了肿瘤。其实,所谓治疗肿瘤的办法,就是把鸡肝、鸡眕放在塑料袋中,拿到太阳下晒几天,再放到塑料膜里。而后由琼斯把患肿瘤的病人从人群中叫出来,接着护士把他们带到浴室,而琼斯的袖珍书里夹着这些内脏,接着他宣布肿瘤从病人体内出来了。就这样,表演使病人敬佩得神魂颠倒,让信徒们掌声雷动,一个个对他拜倒在地,狂呼“圣父”。然后,一些医药无效,久治不愈的心因性疾病患者就心甘情愿地落入了他的邪渊薮。

  (四)存在着各式心理问题

  1. 愤世嫉俗——这类对邪教易感的人,为人比较正直,内衷对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仁、义、礼、智、信有着较深厚的积淀,对社会发展和生活怀有良好期望,故尔,对社会转型时期出现的各种道德滑坡现象深感愤懑。他们看不惯那些为了自己名和利不惜卑躬屈膝、阿谀奉承,扭曲自己人格做人的人;憎恨那些造假制伪黑心谋求暴利的市侩小人,但又无力改变现状。他们不是将这些现象看成是改革开放大潮中的小股浊浪,而是认为整个社会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心理上不仅充满焦虑和抑郁,更是在愤世嫉俗的情绪里苦苦煎熬。所以,当邪教高唱真善忍、做好人的时候,这类人就可能为裹着美丽外衣的邪说所迷惑,掉进邪教设置的深渊而难以自拔。

  2. 强烈的心理挫折——挫折可以分为行为挫折和心理挫折。行为挫折是指我们想要达到一个目标,但中间出现了障碍,而这个障碍既无法克服,又不能绕过或躲避,行为因此受挫,目标不能达到。行为挫折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会发生,因为生活中不可能事事都会天从人愿,心想事成。但行为挫折的发生并非都会导致心理挫折。如果行为受挫者觉得目标并不重要,对是否达成持无所谓态度,或者可以更换新的目标,即行为受挫者有很好的自我调适能力,就不会引发心理挫折。心理挫折是指人在实现自己的目标活动中,遇到了无法克服或自认为无法克服的障碍,行为受挫,自我又无法调适时产生的焦虑、恐惧、愤怒等负性情绪体验。比如事业失败、病魔缠身、情场失意、家庭变故、朋友背叛、身体高矮胖瘦、高考落榜等行为和遭遇发生后,自我又不能进行有效调适时的情绪体验。邪教易感人群在事业、生活、工作和家庭等方面受挫时,大都不能进行有效自我调适。因此,一旦挫折发生,他们就会产生心理挫折,感到人心的险恶和叵测;体验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觉得前途渺茫;对社会和人生失去了应有的信念,从而使自己处在了愤懑、自责、抱怨、孤独和空虚的心理状态之中。正像不能给出微笑的人最需要微笑一样,这种人极度渴望得到心理上的关怀和呵护。这样,当邪教适逢其时地向他们招手,给以小恩小惠和邪教群体特有的温暖,告诉他还存在着一个没有挫折和痛苦,只有欢乐幸福的“天国”的时候,这些人就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邪教的怀抱。

  3. 情感孤独——这是导致一些人对邪教易感的又一个心理问题,资料显示,很多邪教信徒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片情感荒原。他们或者失独,或者丧偶、离异、独身、没有子女,孤独和忧伤令其爱好单调,生活呆板,情绪低沉。低沉的情绪又使得他们对人冷漠,人际关系不融洽,因之心中积累的郁闷和烦恼无人倾诉。经年累月的精神痛苦和心理扭曲,使他们变得思想空虚,悲观厌世,对生活不再有什么追求。于是,当邪教告诉他们,人类真是十恶俱全,地球是个垃圾站的时候,信奉邪教就可以飞向温柔富贵的天国的时候,他们就会进入邪教的罪恶之瓮。

  4. 家庭关系恶劣——家庭本应是一个人在遭遇风险和苦难时的心灵栖息所和避风港,但一些对邪教易感者因为缺少父母关爱、子女不孝、家庭不幸、夫妻情感破裂、性生活不协调、婚姻受挫,使它们不能与家人正常交流思想感情,亲情因此淡漠。他们会因个人的某些行为造成家庭危机,使其产生对抗家庭的倾向和想法。其中一些人还经常向家人提出无理的要求,一旦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就牢骚满腹,认为家人都在和他过不去,在冲动中向亲人发泄自己的不满,在家庭扮演着不受欢迎的角色。因此在生活中没有明确的目标,对人生持不满和消极、悲观、厌世的态度,时常有离家出走的念头。尽管如此,在其内心里,由于家庭这个心灵栖息所的缺失,他们又无时无刻都在寻求一个心灵避风港。实际上这就意味着他们就是在寻找邪教。因为邪教教主都把邪教组织称为信徒们的“家”,要信徒到邪教组织过集体读经、学法、练功的集体生活。在这个邪教组织的家庭里,教友或功友彼此关心,相互帮助,信徒们会有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觉。

  5. 心理缺陷——对邪教易感者在心理上都存在一定缺陷,有的还有偏执型、癔症型等类型的人格障碍。他们有的性格偏执、倔犟、有较强的逆反心理;有的妄自尊大、自视清、刚愎自用、孤芳自赏、自持才高、过分自尊、看不起周围的人,也深怕别人看不起自己,自我防卫意识过强;有的自卑自贱、沉默寡言、自咎自责、缺乏自信、依赖性强,不能自我接纳有被遗弃的感觉;有的性格固执,听不进不同意见;有的思想偏激、行为反复无常,遇事易冲动,自我控制能力差;有的不能很好地适应环境,在学校不能和老师、同学友好相处,在单位难以与同事和领导协同工作;有的心胸狭窄,嫉妒心强,总是对优秀人士和胜过自己的人不满甚至攻击。这类有心理缺陷的人在生活中碰壁撞墙后,就会将邪教宣扬的“真善忍”“做好人”视为宇宙真理,他们因此也最容易受到邪教的侵蚀。

  (五)心理发展不成熟

  这是指青少年,他们心理发展尚不成熟使他们成为了对邪教最富易感性的群体。

  1. 青少年好奇心强——对新鲜和未知事物,人皆具有好奇心。但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人们的好奇心和年龄呈反比。好奇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步下降,年龄越小好奇心越强,青少年是人生好奇心最强的年龄段。因此,邪教编造的教主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有能看到分子、原子之类的微视能力,能听到远方声音,有进入他人身体的能力,有使身体任意变重、变轻、增大和缩小的能力,有让瞎子开眼、聋子复聪、哑巴说话、瘫痪起行,人在自然死亡后20多天复活的能力,入它的教,炼它的功可以白日飞升等各种玄乎又玄,离奇古怪的骗人的谬论邪说,对青少年无疑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青少年因此是对邪教最具易感性的群体,深知青少年这一心理特点的各路邪教也无不把他们作为重要的侵蚀对象。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是如此,它们从来都是把大、中、小学生作为主要发展对象;西方国家也是如此;中国的法轮功等邪教更是如此,天安门自焚事件的7个人中,就有陈果和刘思颖两名青少年。

  2. 青少年阶段的逆反心理——逆反心理是一种心理抗拒反应,典型的逆反心理有超限逆反、自我价值保护逆反和禁果逆反。由于个体的心理发展到了青少年阶段,就进入了被称为“心理断乳期”的第二反抗期。因此,青少年在情绪上处于波动状态,往往不能自控;在自我意识上出现了“成人感”,自以为已经成熟,是大人了,遇事应该由自己做主,对社会舆论、媒体的宣扬的人和事,包括报纸、电视台,网络对法轮功等邪教罪行和骗术的揭露和批判,认为是令两耳生茧的老生常谈,产生超限逆反;对父母、老师站在长者立场,要他们不接受邪教的宣传品,不参加邪教组织的练功活动的劝告、教导乃至批评,产生自我价值保护逆反;对党和政府反复告诫的远离毒品,拒绝邪教产生禁果逆反。

  3. 偶像崇拜——偶像崇拜最早是对神灵的崇拜,这是一种宗教崇拜,继后有对秦皇汉武之类的政治崇拜,有对孔孟老庄的圣人崇拜,有对项羽岳飞的英雄崇拜,有对李白苏轼的文化崇拜,有对爱因斯坦霍金的权威崇拜。心理学认为偶像崇拜是社会认同和心理依恋共同作用的结果。青少年时期是一个特殊的阶段,在此阶段他们对父母的依赖减弱,个体行为独立性增强,需要父母以外的人弥补感情上的空缺,实现阶段性心理断乳。

  偶像是理想自我的一种潜意识的投射,树立和寻求偶像是青少年情感依恋的需要,偶像崇拜是青少年成长中的必经阶段,是青少年走向社会的一种人生准备。邪教教主抓住了青少年心理的这一对邪教的易感(易罹)特点,就用各种手法,引发青少年的的崇拜,通过崇拜将他们引入邪教。比如李洪志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佛祖的生日,拍摄打坐在莲花上的佛像,将自己吹嘘成神,以引发青少年的神灵崇拜;编造各种神迹和神力,如李洪志撒谎说,他把蛇精划成了水,能够阻止地球爆炸,以博得青少年的英雄崇拜。

  4. 心理发展的半成熟状态——青少年打从娘肚子里出来,充其量也不过只有一二十年的时间,虽然他们有了成人感,自己觉得已经是个大人了,但他们的认识能力,知识储备,经验积累,情感意志都远未达到足以应对邪教各种鬼蜮伎俩的水平。常言,吃一堑长一智,青少年阅世的短暂,使他们缺少招架邪教欺哄诱骗的能力,在知晓了青少年心理发展的半成熟状态这一易感(易罹)性死穴的邪教教主看来,让青少年入邪教之瓮,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5. 爱情失落——恋爱是青少年情感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是每一个青少年成长中必经的途程。而且,据笔者研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青少年性成熟较之于改革开放前猛然提前了两年,而性爱是爱情的基础,即是说,青少年谈恋爱在年龄上提前了两年。但心理学的研究表明,青少年的心理发展并没有和性成熟同步提前。莎士比亚说:恋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真诚的爱永远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用稚嫩的尚不成熟的心理去走那条不平坦的恋爱道路,恐怕失恋、爱情受挫的痛苦会远远多于甜蜜。而失恋、爱情受挫造成的痛苦、悲伤、冷漠、颓废就会把一些青少年推向邪教的怀抱。笔者接触过一位因爱情失落为寻求情感寄托而信仰邪教的青年女工。她在成长过程中,情感需要比较强烈,渴望得到爱情,但一直比较自卑,同那些佼佼女性相比,总觉得自己没有她们美丽和优秀,因此,缺少表达感情、追求爱情的勇气。中专时曾暗恋班上一个优秀男生,但一直不敢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曲,只是经常有一些与该男生在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的幻想和做一些如此内容的白日梦,忍受着自卑和痛苦的折磨,最后当她终于鼓起勇气向对方表达爱情的时候,对方已有了比自己优秀的女朋友。此段感情经历在她心理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迹,也进一步深化了她的自卑心理。爱情上的挫折和自卑感所导致的对未来爱的归属的绝望,使她成了法轮功的信徒。

  二、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预防

  (一)加强无神论的宣传教育

  一切邪教都建立在神鬼论的基础上。那些自称是唯物主义者的人,只要他承认世界上有神有鬼,他就是一个有神论者,一个假唯物主义者。这类骨子里是神鬼论的假唯物主义者,只要邪教恰逢其时向他们招手,他们就会被邪教俘获,成为邪教信徒。因此,加强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全民无神论的宣传教育,重点加强对邪教易感人群的无神论教育,是防止他们被邪教侵蚀的治本之途。

  当前中国大陆神灵信仰的人越来越多,以致被媒体及学术界称之为“宗教复兴”现象。据官方的不完全统计,各种宗教信徒一亿多人,一般研究者的估计是官方数字的2-5倍。神灵信仰的泛起表现在宗教建筑上则是大建寺庙佛像。江苏无锡88米高的灵山大佛,建设投资超亿元,比耸立在纽约的自由女神铜像——被誉为“全世界独一无双的巨像”还高42米,而在它刚建成不久,三亚的南山寺就宣布填海修建108高的南山观音。这种全国性的神灵信仰泛起为邪教泛滥提供广泛的社会心理基础,给了邪教浑水摸鱼以大好机会,因为邪教都是打着正统宗教旗号,诓骗世人以发展成员的。

  面对这种现象,无神论的宣传教育不是在加强,而是在淡化。国内除了有一个民间的“中国无神论学会”,尚不见有一家专门的无神论研究机构。在一万四千多种科技期刊中,迄今只有由无神论学会主办的国内唯一专门宣传无神论的《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专门介绍和论述无神论的书籍,能见到的除了1999年由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无神论教育读本》之外,好像也只有几辑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编辑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网络上更难看到无神论的文章。由此不难看出,近几十年来伴随着神灵信仰兴起出现的邪教泛滥,与无神论宣传教育的缺位不无关系。

  回顾近几十年的历史,我国当前无神论教育的淡化,也与原苏联在无神论教育上所走过的曲折道路有关,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今天俄罗斯宗教复兴和鲜提无神论教育的影响。原苏联曾在一段时期正确贯彻了列宁无神论宣传教育思想,在教育人民群众树立科学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到20世纪30年代,由于党的整体路线出现“左”的倾向,在宗教领域里,背离了无神论宣传教育的揭露宗教世界观的本质,帮助人民群众树立科学的无神论世界观目标,将无神论宣传变成了一种群众运动,推行了包括在政治上向宗教开战,用行政手段消灭宗教的政策,出现了封闭教堂、抓捕神职人员等情况。致使很多人认为,苏联几十年的无神论宣传教育虽然在政治上和精神上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非但没有取得成功,相反却导致了新的宗教复兴。

  其实,从原苏联在无神论宣传教育的失误中,我们要接受的应是他们没有正确贯彻列宁无神论宣传教育的思想,在宗教政策上的“左”倾向教训,而不是因之得出无神论宣传教育无用论的结论。因为原苏联的史实表明,无神论宣传教育工作做得好,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就会得到巩固;反之,宗教等有神论泛滥,各类邪教就会趁机兴风作浪。当前,虽然中共中央已经充分意识到加强对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无神论宣传教育的重要性,因为人民群众的无神论思想要靠他们去引导、培养和教育。但在实践中尚未真正开展起来,不少党员干部尚缺乏无神论的基本知识,也缺乏对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认识,对无神论宣传教育工作不仅不重视、不积极,甚至逃避和厌恶。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已经严肃批评了一些党员干部存在的精神空虚状况,和“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有神论现象。为做好对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预防,不仅要加强对包括邪教易感人群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无神论宣传教育,更要加强对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无神论宣传教育。

  我们今天之所以要吸取原苏联在无神论教育上劳而无果的教训,下大力气加强全党全民的无神论教育,还因为面对神灵论的泛起,无神论教育要取得实效是一个颇为艰难的过程。

  首先,是因为生老病死是一条自然规律,不管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者,都要面对死亡,而如何看待死亡,则会引导人们作出有神和无神论的抉择。其次,每个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希望之中,一个没有希望的人,就是一个生不如死的行尸走肉。但相比之下,有神论的宗教信仰者对死亡的认识,更能让人们作出有神论的抉择,在他们看来,有神论的宗教信仰者的死亡是灵魂带着希望进天堂,所以,死亡是好事,更能接受死亡。他们认为,死亡并不意味着生命从有到无,而是生命存在形式的一种转换。基督教信仰者认为,死后灵魂将进入一个比现实生活更为美好,供其脱胎再生的天堂。在几乎所有的宗教中,死亡都决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一种再生,一种轮回,或是一种解脱或升华。小说和电影“牛虻”中的费利斯.里瓦雷兹,在明天早上就将要被执行死刑,今天晚上神父就来为他做祷告。神父对他说:我的孩子,明天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你就要回到爱你的天父的身边去了,放心的去吧,愿天父保佑你!不难设想,一个再不信神、不信上帝的人,在这个时候,也会宁愿信有神有上帝的。因为她能让面临死亡的人觉得死去像是回家,觉得他没有死,而是获得了永生。这就是有神论和宗教的力量,在这个当口,这个力量是任何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力量都不能匹敌的。因为人都是活在希望之中的,希望是人活着的动力,对行将死亡的有神论者来说,灵魂不会死,此去前途是天堂,他们是带着进天堂的希望去死,所以,对他们来说,死亡并不真正的存在。而对于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来说,人死如灯灭,死后万事空,链接死亡的是肉体火化后的一撮灰烬,精神(灵魂)也随着肉体灰飞烟灭了,死带来的是虚无和绝望,是一个大大的“无”,有神信仰因此比无神信仰对公众更有吸引力,能让更多的人信仰它,能在和无神论争夺信仰者中取得绝对性胜利。所以,无神论是实实在在的真理,但教育要取得实效,要更多的人抛弃有神论,信仰无神论却是一个颇为艰难的工作,明了了这一点,才能知道为什么无神论教育必须长期和坚持不懈的开展。

  (二)普及心因性疾病的知识

  以强身健体,神力治病为诱饵来将患有心因性疾病的人骗进邪教,是邪教惯用的手法,而且,这类人一旦成了邪教信徒,邪教信仰就特别鉴定,很难将他们教育转化,有的甚至死都不肯放弃邪教。因此,防患于未然,加强这类易感人群对邪教侵害的预防就格外重要。

  应当承认,这类信徒的心因性疾病通过修炼邪教确实好了,不再犯了,但并非邪教教主神力治好。邪教教主并没有什么治病的神通,他们装模作样地给患心因性疾病信徒施展所谓神功和法力治病,实际上是在作心理治疗(精神治疗),更确切地说,是在作信仰治疗。受治信徒之所以认为他们的病是教主的神功治好的,是受了邪教教主玩的一套偷天换日把戏的欺骗:邪教教主是在假神功神力之名,行心理治疗(精神治疗或信仰治疗)之实,将心理治疗达成的效果硬说成是他们的神功和法力取得的疗效。只不过他们的欺骗手法很高明,缺乏医学特别是缺乏心理学知识的患病信徒根本无法识破这一把戏,因为这是邪教必须深深隐藏的涉及邪教存亡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鉴于因患心因性疾病的人一旦被神力治病骗入邪教就难以教育转化,因此,在预防这类患者被邪教侵蚀,普及心因性疾病的知识的宣传教育中,首先必须讲清楚什么是心因性疾病,让易感(易罹)人群知晓,这类疾病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由细菌和病毒等微生物的侵害,或者机体有了器质性的损伤和病理性改变所致的躯体疾病,它是由不良的心理刺激,急剧或持久的社会心理因素所致的被医学或变态心理学称之为心因性的疾病。只是由于这类疾病的临床表现也是以躯体方面的症状和体征为特征,又具体表现在身体的诸如偏头痛、过敏性结肠炎。紧张性头痛、胃痉挛、月经紊乱等病痛,人们根据经验自然就会认为,既然是身体上有病痛,那就必然是由于身体上的伤病造成的。这样,缺乏医学和变态心理学知识的患者,就误将自己所患的心因性疾病等同于了躯体疾病,认为是邪教用神力治好了他们的躯体疾病。

  在普及心因性疾病知识的过程中,要针对这种误解反复的说,心因性疾病的病因既然是心理因素,它实际上就是人们常说的“心病”,心病还需心药治,所以心因性疾病患者虽然遍求大小医院的中医西医,吃遍中药西药,经历过针灸和物理治疗,由于文不对题,病痛必然依旧。而心理治疗(精神治疗或信仰治疗)则由于找准了病因,故尔能产生奇效。有了这一基础性的宣传教育,再进而说明心理治疗(精神治疗)为什么实质上是一种信仰治疗,并告知信仰治疗的真谛,即说明所谓信仰治疗是指患者如果对治疗者产生了高度的相信、信任、信服直到崇拜、敬仰。那么,就会出现心理学上说的“权威效应”。受此效应的影响,哪怕治疗者医术并不高明甚至不会治病,也能弄假成真,出现意想不到的疗效。

  笔者曾经做过一个社会心理学书中介绍的试验:我和一位西装革履,手拿一玻璃试剂瓶的青年人一同走进课堂。我说:“同学们,耽误大家几分钟的时间,做一个简单的化学实验。这位站在我身边的是刚从法国巴黎第三大学回国的吴博士。他是研究化学的,在法国研制出了一种芳香类的溶液,这种溶液的特点是芳香传播的速度特别快,能够在0.1秒的时间里传播到20公尺的距离之外。他已经在法国做过多次试验,效果确实如。他想做一个跨文化的对比研究,看中国人的嗅觉是否比法国人更敏感,现在请吴博士开始做试验。”吴博士说:“我现在打开瓶盖,同学们如果闻到了香味,请立即举起手来。”吴博士打开了瓶盖,我看到学生们都迅速地举起了手,连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的都没有拉下。我送吴博士走了后对学生说:“同学们,很对不起,我刚才欺骗了你们,那位吴博士并非是刚从法国巴黎第溶液三大学回国的化学博士,是我们刚招聘的实验员,他的瓶子装的也不是什么芳香,而是清水。”可学生仍然争辩说他们确实是闻到了香味。“权威效应”让被试们把假的当成真的。

  信仰治疗之所以能产生治疗效果,是由于心理上的这种高度信任、崇拜和敬仰能直接调动病人的心理能量,从而,增强了病人的自我修复功能。其生理机制从心理免疫学的角度看,那是因为人的心身是一个整体,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认知系统、情感系统、内分泌系统和免疫系统都是相互影响的。当我们的认知系统,一旦在邪教教主的吹嘘下产生了“权威效应”,丧失了判别信息真假的能力,将信息传递到内分泌系统和免疫系统,身体的这些系统就会把它当成真实的,因为身体没有认识功能,不会区分外来信息是否是客观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所以,只要认识上当真,并且也必然会当真。这样,其内分泌系统会分泌出一种类似大麻的物质(内源性大麻素),大麻可以用作麻醉剂,做手术时使用它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起到暂时的镇静和止痛的作用。当这种作用发生在患病的信徒身上的时候,他们躯体和内脏的一些心因性的疼痛和不适就会减轻和消失。

  (三)建立心理救助系统

  鉴于对邪教易感人群大都存在着诸如性格偏执、情感孤独、自卑自贱、妄自尊大、嫉妒心强、愤世嫉俗、家庭关系恶劣等心理问题,经受着强烈的心理挫折,有的还有偏执型、癔症型等类型人格障碍。所以,建立起一个全社会的心理救助系统,在城乡设立“心理救助中心”应是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侵害工作设计中的应有之义。

  有了这个系统和中心,心理工作者就可以用唯物主义心理学理论,帮助对邪教易感人群解决思想深处的种种有神有鬼疑团,消除因崇信唯心主义而对邪教的易感“基因”(心理症结),树立科学的人生观。

  依靠这个系统和中心,可以帮助对邪教易感人群缓解和消除捆绑他们心理的挫折感。心理学家布朗说:人生逆境,十之八九。在人的一生中,只要有追求、有欲望、有需求,就会有失败、有失望、有失落,就会有挫折和出现不同程度的挫折感。笔者在同邪教信徒的接触中知晓到,他们中很多人就是在遭遇的了事业失败、经营亏损、理想破灭、情场失意、家庭变故等挫折后在强烈的挫折感层层捆绑的心理压力下跌进邪教深渊的。如果有一个遍布社区的心理救助系统,那里的心理工作者就可以运用心理学关于挫折的知识帮助他们,让他们知道这样一些道理;在人生道路上,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每个人都享受过成功的喜悦,也都品尝过失败的沮丧;挫折与成功一样,是一个人成长与发展不可缺少的,是人一生的伴侣和催熟剂;失败和成功是一对孪生子,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向成功又靠近了一步,面对挫折要坚信,只有失败的事,没有失败的人。鼓励他们要有面对挫折的勇气,当自己的奋斗目标遇到阻碍和重大挫折时,冷静地分析情况,及时调整应对策略和方式,设法摆脱困境。列举司马迁虽然遭遇宫刑受辱,身陷囹圄的巨大挫折,但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在狱中把刑辱置之度外,奋发图强,潜心著书,历经14载,写下了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陈毅元帅在被敌人围困,可能被俘杀害,悬首城门时写到:南国烽烟整十年,此头应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十万精兵斩阎罗。

  应当看到,随着心理学的普及,建立心理救助系统的条件已经具备。在人员配置上, 据笔者所知,劳动人事部自2001年起,就已开始了国家认可的“心理咨询师”培训,至今持有《心理咨询师执业资格证》人数全国已有百万之巨,此外,全国还有两百多所高校心理系每年都向社会输送毕业生,建立全国性的心理救助系统在救助人员的配置上应没有问题。至于心理救助系统的地点安置,在城市里,建议将“心理救助中心”设在社区。现在,司法部正在全国开展对有轻度犯罪的罪犯实施社区矫治,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机构系统,其中也十分强调心理矫治,因此,可以考虑与之联合和协同开展工作,以利取得更好的成效。在农村,可以设在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由于农村依然是防范和抵御邪教滋生传播的重点,这几年大学毕业生到农村当村官是党培养基层干部的一项重要举措,借此,县市防范办可以针对大学生村官开办几期心理咨询师培训班,让他们掌握心理救助的知识和技能,在做好农村建设和发展工作的同时,也兼职做好对邪教滋生传播的防范和抵御工作。

  (四)关爱青少年的心理成长

  青少年是对邪教的易感人群,也是邪教极力侵害的重点对象,预防青少年不被邪教侵蚀,应是反邪教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建议:

  1. 在课程教学中进行无神论教育——结合二十年来的反邪教斗争,通过政治思想课程和相关课程加强对青少年的唯物主义无神论教育。所谓相关课程是指与邪教的歪理邪说有关的课程,如物理学就与邪教编造的地球爆炸有关,生物学就与神鬼论的灵魂不死有关,化学就与邪教邪说的所谓白色物质黑色物质有关。

  2. 用展板进行反邪教教育——在各级学校在每个学期开学时,举办一次图文并茂,有专人讲解的“拒绝邪教”展览。

  3. 用科学知识满足青少年的好奇心——这可以是专家的专题讲座,可以是在相关课程中讲解一些已经破译的所谓“世界不解之谜”过程中,通过介绍最新科学进展和成果,普及科学知识,满足青少年好奇心的同时揭露邪教编造的各种伪科学谎言。

  4. 关注学生的恋爱交友——学校心理辅导老师要把关注学生的恋爱交友作为心理辅导的重点工作。一旦发现有学生遭遇到了失恋、单恋,就要给予有针对性的辅导,引导他们正确应对爱情挫折,防止被邪教侵蚀。

  5. 借助影视对青少年进行反邪教教育——影视部门可以摄制几部揭露邪教和邪教教主心理变态和丑恶行径的影片,让学校在节假日组织观看和观看后进行讨论。

  参考文献

  〔1〕苏和,《神秘信仰之谜》,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30页

  〔2〕李洪志,《转法轮》,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年,第6页

  〔3〕陈智敏,张翔麟.:《邪教真相》,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1年,第112页

  〔4〕严梅福 石人炳:《试析我国80年代早婚数量回升原因》,《社会学研究》1995第5期

  〔5〕吕莉 严梅福 谢贵阳:《邪教神力治病的心理奥秘》,《科学与无神论》,2018年第4期

  〔6〕严梅福:《達立心理救助系统防范抵御邪教滋生转播》,《科学与无神论》,2015年第3期

  (作者系湖北大学心理学教授)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