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门徒会”害我失去乖巧花季女儿(图)

发布日期:2015年01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喻家珍(口述)乐水(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喻家珍,今年49岁,家住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荞坝乡石丈空村1组,我和丈夫育有两儿一女,亲朋好友都说我福气好。女儿江蓉,19903月出生,家中排行老三,成绩优异,曾在尖子班就读,后来却因“传福音”途中命丧车轮。如今,只要一想起我那乖巧懂事的女儿,就让我痛彻心扉。 

  20035月,丈夫江通船到荞坝场镇赶集卖鸡蛋,在返回途中,同村的江大姐与他同行,她问丈夫在信神没有,还神神秘秘地告诉丈夫说:“三赎基督(门徒会)教人从善,地里的庄稼不施肥就能丰收,只要坚持‘祷告’,还能保全家平安。”恰逢当年我家诸事不顺,养猪得瘟疫,养羊羊丢失,丈夫没有多想便相信了。 

  第二次赶集时,丈夫从江大姐那里拿回了一本《闪光的灵程》书和一面旗帜。丈夫把一面白底红心的“红十字旗”挂在堂屋正中墙壁上;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门徒会所谓的“得胜旗”。

  从此,丈夫一门心思钻进了门徒会,每天都要正对“红十字旗”祷告,家里的家务活,田地里的农活,全都甩给我一个人,就连女儿的学习他也不闻不问了。他成天奔走在周边村落,四处“传福音”,有时一个星期都不回家。后来还拉拢正在读初中的女儿参加门徒会。

  20049月,江蓉在读初二上学期的一天晚上,丈夫对女儿说:“读书有什么用,不如跟着我信“三赎基督”,灾难来时能保平安。”从此,丈夫每天拉着女儿江蓉“祷告”,还把“门徒会”聚会点安排在我们家里,每天晚上12点开始,周边的“门徒会”教友都聚集到我们家集体“祷告”。女儿其实很想读书,在学校她感受到了许多快乐,回家以后也喜欢看书,丈夫坚持让她背诵那些她不懂也不感兴趣的书,她实在是不愿意,可是必须得去,一去就是大半夜,如果不专心,丈夫便会责骂、甚至打我女儿,很多时候到夜深也不能入睡。白天到学校,上课打瞌睡,作业完不成,科任老师惩罚、在家里遭责骂,女儿日子十分难过。 

  一个星期后,班主任发现女儿开始迟到,上课开“小差”,在班上影响较差。对此,个别同学对此也有意见。两个月以后,女儿开始逃学逃课。既然在家里和学校都没有快乐而言,女儿就选择了学校与家之间的林地山野,开始逃学,就在上学路上,林间空地打发时间。

  200412月,为了解女儿逃学的具体原因,帮助她回归正常生活,班主任专程来我家开展了家访。班主任通报了女儿在校表现,也了解了在家里的情况。丈夫说:“女儿的脾气犟不听话,不知道体谅父母的艰辛,时常和父母顶嘴。”班主任表示孩子学习的内容应当以教材和学校老师安排的内容为主,她反感的东西,她是不愿意学的,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她就容易产生对立,什么事都不好办了。 

  这次家访后,女儿便没有逃学了,顺利上完了初二。上学期,由于深陷“门徒会”,每天备受熬夜折磨,白天上课精神难以集中,女儿出现精神恍惚。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特别是数学成绩由初一上学期的103分,降到了初二上学期的78分。初二下学期开始女儿辍学在家。 

  200510月,丈夫带着女儿搭乘摩托车,在去荞坝场镇“传福音”的途中,与迎面而来的一辆运渣车相撞,女儿当场身亡,时年15岁。当时,丈夫也受了轻伤。 

  经历了这场车祸后,丈夫终于幡然醒悟,他清醒地认识“门徒会”保平安其实是谎言,并不能保家人平安,主动与“门徒会”划清了界限。可我那正值花季的女儿却永远离开了人世,怎不让人扼腕叹息!

    

    江蓉生前照片 

(责任编辑:川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