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一位法轮功辅导站长回归社会的心路历程(图)

发布日期:2015年03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史秀华(口述)嘉元(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史秀华,女,1954年出生,江苏南京人。

  1995年初,我因身体多病求医及追寻人生终极目标的原因,在同事的推荐下加入了法轮功。1995年底,因“学法”、练功比较“精进”,被法轮功武汉辅导总站任命为南京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入了迷的我,除身先士卒先后将全家族十几口人拉进法轮功外,还走南闯北不遗余力地“传功、授法”,担任“拉人头”角色,发展成员上百人,成为当时江苏省法轮功圈内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

  记得是2002年我初步转化后从法轮功的泥潭中走了出来。但转化后的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我知道法轮功不对了,但是一时还没找到一个“替代”,没有目标、没有信仰太痛苦了。那段时间我体会到什么叫“行尸走肉”,什么叫“空壳”。人在地下走,人的肉体、思维全部在空中飘,人的肉体在动、在走,但是我那个思维在飘散,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就感觉到这个身体和思维都不连贯。由于我是初步转化,又一时看不破,所以后来我又反复了两次。

  真正促使我回归社会的动因,是来自于一位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一天,一位来自苏州的反邪教志愿者找到我,她讲了宗教里头有正教、有邪教,她问我:“如果这个法里有正有邪,那你修正还是修邪呢”?她还对照李洪志的几篇经文,里头很多东西确实是邪的,但我那时候的“念”为什么不转呢?主要是李洪志写的很多东西当时感觉就是让人“做好人”,而对他另外一些不对的地方,比如叫你跟政府对抗,跟法律法规对抗,让你到北京去,到天安门去……我就没有多想。

  通过正邪这两个方面矛盾比较,慢慢领悟到我如果按照李洪志这个法修,将会修到哪里去?那个时候我们讲的“修”佛还是“修”魔,那么法轮功到底是让我修到魔道还是修到佛道?所以这个问题让我好好反思。后来我学传统文化,包括佛学,我就进一步明白法轮功的问题了。我们有求李洪志,追求自己圆满,根本不为别人考虑,只认为是转一遍经纶我就读了一遍经,根本不知道佛讲的话是什么意思。法轮功的邪就在于对我们修行人来讲,根本是对社会不负责,对他人不负责,对家人不负责。只有我们自私自利的追求,我们要圆满,到北京我们就圆满了,所以才不顾社会、不顾家人、不顾所有,死都不怕,就是要维护这个法轮功,只为了追求圆满。实际上我们都是带着私心的,现在回过头来看实际上也是对自己不负责,这个关键问题一下子想清楚后,我真的很开心。

  回归社会后,我成为了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多年来,经我的手帮助邪教痴迷人员数十人走出了法轮功怪圈,顺利回归社会。过去我把全家族十多位亲人带进了法轮功,如今他们也在我的帮助下都转化了,从中我也体会到工作的艰难。过去那些姊妹经常到我家,但帮助她们真的很难。其他东西能谈,一谈法轮功她们就不理你,所以我想志愿者做这项工作的难处同样可想而知。你讲李洪志不好,她们就找李洪志讲的所谓“好”的地方,比如那个叫你“去执着心理、放下常人之心”不都是好吗?教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不都是讲的好吗?反正她们就是认死理,李洪志哪一句话抄了佛经上面讲的,她就认为是正确的。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我也在反观自己,发现她们所有的一些执着的点都跟我当初一样。比如我帮以前还比较熟悉的一个片长,我跟她谈话的时候,她就骂我,她讲我邪恶,意思就是“师父”对你怎么好,你背叛了他,她在指责我的过程中,她所有讲的话都是我曾经讲别人的,原来人家帮助我的时候我会讲一样的,也是一边骂一边说他们是邪恶的。

  另外我帮助过一个人是外地的,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在帮她的过程中她就朝桌子底下钻。我那时候就不理解,她钻到桌子底下我就在那笑。她钻了以后我就讲她,她就骂我。反正她的种种行为我就觉得虽然我以前没有钻桌子,但我那时候也是这样。包括后来听说一些练习者大小便在床上都不肯下来。那时候我在没有转化之前肯定不相信,觉得志愿者都是骗人的,你们都是瞎讲。因为自己没有做过,所以我就不相信法轮功里头有这种人。等到那一天我亲自看到了,觉得蛮丢脸的。她们的行为导致我反思了法轮功里面肯定有这样不正常的人。我觉得法轮功真的有问题了,如果你是正常人,你就慢慢谈、慢慢说好了,为什么要那么过激呢?就是她们这些过激行为使我感觉到法轮功是邪教,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真的是带来了巨大危害!我接触帮教这么多年、这么多人,我就看到了种种不正常的现象,难怪国家要取缔。那时候我就明白、认可了国家取缔法轮功是有道理的,是正义的。

  我的转化对很多人来说,觉得是一件很震惊的事情。很多过去的“同修”往我家里打电话,讲我那时候修的很好,跟她们经常在一起交流,讲了好多“师父”好,怎么突然反过来了?她们说的也是事实。后来我也跟她们讲,没有志愿者的帮助我也很难出来,我就觉得志愿者帮助我的这些好方法,我要运用到同修们身上。但是这项工作确实难,主要难在原来我很多要好的“同修”都说不要跟我谈、都不愿见我,在谈的过程中我必须把她所有的结打开她才接受你。

  如今我在南京市鼓楼区爱心家园,可能是我的体会多一点、走弯路也走得多一点的缘故吧,我被推举为负责人。在帮助别人打开心结的同时,我和家人也在学习成长。我认识到对所有东西都不能太痴迷,痴迷到最后实际上跟法轮功是一样的。那时候考虑所有问题都是“我”要成佛,“我”要做好人,“我”要信念,“我”要身体健康,所有的都站在“我”,现在我认识到社会是为大家考虑,不可能都为你一个人考虑的。所以现在我想事情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事情处理起来从对方快乐中,我也获得了快乐。原来我的女儿脾气坏,跟我爱人性格一样,非常固执,自我很强,不愿意听别人的,甚至一般的东西你给她,她整个不屑一顾。别人讲的话她有她的主见,她小的时候买衣服,她不喜欢的衣服你买给她就不穿,有人讲我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一个问题孩子,可能很难适应社会。于是我在帮助别人的同时,将很多精力放到孩子身上,通过几年来的努力,现在觉得孩子最大的变化就是脾气特别好,已经完全融入社会、完全被社会认可了。

  从过去追求圆满上天的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到今天服务原邪教受害者的爱心家园负责人,这一社会角色的转换让我完成了从修炼人到正常人的膻变。我深刻领悟到:人生价值的着力点,一定要放对地方、找准坐标。

 

史秀华(右三)参加“爱心家园”集体活动 

(责任编辑:宜宁 林怡)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