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清明,思念我的妈妈

发布日期:2015年03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庆军(口述)贺鹏(整理)
【字体大小:

  妈妈,又是一年清明。今天,我带着媳妇和小孩来看你了。回想起你曾经对我的关爱,我不由得泪流满面。这本是你颐养天年的时候,可是这会儿你却孤零零地趟在这小盒子里。是万恶的法轮功邪教害死了你,是法轮功的邪恶魔掌让你这么早就离开了这繁华的人世间。

  我叫张庆军,家住南京市江宁区湖熟街道花园新寓小区。我的父亲在我十二岁那年因单位施工事故不幸去世,从那以后我的妈妈就成为了我们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妈妈薛爱萍退休前一直在湖熟食品站工作,她为人谦和,在单位里人缘很好,在食品站工作这么多年对顾客一直非常热情。日常家庭生活中,妈妈也是任劳任怨。一直以来,妈妈对我和姐姐都严格要求。以前学习成绩下降了,妈妈就会严厉地批评我们,并尽其所能的地支持我们姐弟俩读书。那个时候,每个晚上妈妈都在灯下做着她的外贸针线活儿,有的时候妈妈咳嗽声一声接着一声,可她坚持把手上的活计干完。

  为了支撑这个家,妈妈付出得太多太多。随着93年、95年我姐和我先后考上了中专,妈妈的压力才渐渐减轻了,但是长期的高负荷劳作让妈妈的身体受到了不小的损害。97年底,妈妈因肝炎大病一场,脸色枯黄,身体消瘦。在医院病房里看着妈妈憔悴的身影,我们姐弟俩对着妈妈说:“以后我们俩都能挣钱了,妈妈你以后要养好身体多歇歇了。”妈妈当时哭了,说只要我们姐弟俩以后好好工作,她就放心了,以前吃的苦也就值得了。

  98年妈妈办理了病退手续,回到家里休养。习惯了劳作的妈妈呆在家里总感觉有些不习惯,平常白天还喜欢去亲戚家串串门子。我外公外婆那会儿还都健在,妈妈也经常白天去看望他们帮他们做做家务。外公家隔壁邻居张锦和我妈从小认识。她经常对我妈说,她在练法轮大法,可以祛病健身,喊我妈跟她一起练。那会儿我妈可也一心想把身体养好,对从小就认识的张锦也比较信任,就参加了他们每天早上的练功活动。我下班回到家里看到妈妈不是看书就是打坐,也没往心里去,总以为妈妈是练气功,强身健体的,一点儿都没有想到妈妈会最终走上邪教的不归路,至今我还为我当年的无知感到深深的愧疚。

  1999年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我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仔细阅读了报纸上法轮功邪教害人骗财的种种恶行,不由大吃一惊,回到家赶紧跟妈妈说:“妈你以前练的是邪教,以后千万不能再练了。”可是妈妈已经沉迷其中不可自拨了。她瞒着我继续和功友们练功,还多次参加所谓的“弘法”活动。看到妈妈沉迷其中,我和姐姐都非常着急,每次回到家都劝她不要再和法轮功邪教有瓜葛了。可是她每次都跟我们讲她就是练了法轮大法身体才好了,现在不看病不吃药都是大法“消业”而来,让我们不要再多讲了。还经常说我们一家都是她“师父”的庇护才能平安。可是看着妈妈那日渐消瘦,特别是那张如同黄纸般的脸,我和姐姐都心急如焚。

  2004年5月29日,正在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小姨打来的电话,说我妈妈这会儿正在江宁区人民医院抢救。听到这样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我赶紧请假赶到医院。刚到不久,噩耗传来,妈妈因肝硬化抢救无效已经死亡。摸着妈妈那逐渐冰冷的手,我悲痛万分。在这个本该她老人家享福的年纪,她却离开了我们。只要她按照医嘱吃药调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病情恶化到如此地步?自责、愤怒涌上我的心头——正是万恶的法轮功那些骗人的鬼话害死了妈妈!说有病不医,他李洪志自己为什么得了阑尾炎还要去医院做手术?正是法轮功制造的精神枷锁让妈妈误入歧途,最终搭上了自己的命。

  妈妈,您苦了大半辈子也没能享到儿子的什么福,我非常内疚,可是一想到您那些年因练习法轮功邪教所受的苦,我就恨啊!是万恶的法轮功邪教害死了您。法轮功邪教魔鬼,你还我的妈妈!

(责任编辑:宜 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