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法轮功肢解了我幸福的家庭(图)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肖 醒
【字体大小:

    

  马新华正在认真阅读反邪教普法宣传单 

  我叫马新华,今年64岁,家住徐州市鼓楼区琵琶街道清水湾社区水岸春天小区。原是一名中学教师,妻子贤惠,儿子聪颖,家庭温馨幸福。可转眼之间,工作没了,妻子离婚改嫁他人,儿子远走他乡。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迷上“法轮大法”造成的。

  记得1998年3月2日那天上午,我由于工作劳累过度,患上颈椎病,整天头晕脑胀,到市第三人民医院看病。在门诊门口,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中年人对我说:“俺以前也得过这样的病,吃药打针都白搭,后来跟着师傅练功,三个月就好啦,俺练功的地方就在这附近。”我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就跟着他进了“练功房”。“练功房”在一个郊区农家院内,有男男女女十多人,一起入室打坐。然后,那个中男人就领着我们学习“经文”,播放碟片。所学所看的都是法轮功的内容,《法轮大法》书中说:“人身上都有‘业力’,这种‘业力’就是体内的病症,求医问药不管用,只有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业力’才能消除,但必须有耐心虔诚的听李洪志老师的话。”我们每周三次在法轮功辅导站练法轮功、学法轮大法,我每次都是去的最早、走的最晚,理解领会得也最快最好。

  由于“表现突出”,半年后我被推举为法轮功辅导站小组长。当上组长后,我经常带领法轮功练习者到外地学习、宣传法轮大法。由于一心扑在练功学法上,家里事不管了,教学工作也松懈了,经常请假、旷工。我所教学科的学生的学习成绩急骤下滑。看到这些,学校领导和妻子都痛心的说:“你练法轮功学法轮大法,没治好你的病,把学生和家庭毁的可不轻。”我不但听不进他们的劝告反而变本加厉追随李洪志练习法轮功。从此我放弃了工作、放弃了生活、放弃了亲情,总之放弃了一切,可以说是奋不顾身地练习法轮功,总是梦想着有朝一日举家奔向那脱离现实、脱离凡世、脱胎换骨的极乐世界,尽享荣华富贵、生命永存。

  “4.25”事件发生后,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组织上和家庭都劝我:“法轮功被国家依法取缔,说明它是错误的,你就不要再介入了。”我却认为,这是常人之见,他们根本不懂法轮大法的好处,“大法”主张的是“真善忍”,不仅可以治病,还能使信徒“圆满”、“升天”、“成神”。在大多数法轮功信徒迷途知返、远离法轮功的情况下,我反而与一些“功友”窜在一块为李洪志叫“屈”,为法轮功伸“冤”。

  由于我的顽固,屡教不改,也不去上班,学校决定开除我的公职。我被双开后,仍麻木不仁,还是认为法轮大法高于人间,李洪志老师法力无边,他有许多法身在保护每一个法轮功练习者,他会救我的。现在正是大法与人较量的时候,是考验的时候,只要坚持修炼,很快就能圆满地上层次了。我把从事法轮功活动从公开转入了地下,并孤注一掷投入了大量资金。我被双开后,断送了经济生活来源,亲朋好友劝我迷途知返、重新做人,并凑给我几万元资金叫我做个生意以养家糊口,我却把这些钱和手里仅有的一千元积蓄全部用来买了法轮功书籍等物品,白天蜗居练习法轮功,制作大量的法轮功宣传单,晚上四处串联功友到居民区散发。我还多次在本地和外地举办讲座,大力宣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鼓动人们参与到修炼中来。

  妻子不堪家庭重负,与我离婚后改嫁他人。年迈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悲伤成疾。唯一的儿子无人照管,耽误了学业,只好远走他乡以打工谋生,最终漂泊到甘肃宁夏和一位当地农民的女儿建立了家庭,至今没有回过家。

  2008年3月,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反复教诲下,我醒悟后回到了家中,家中空无一人,房子破旧不堪,院中杂草丛生,曾经温暖的家庭没了,触目生情,我潸然泪下。社区志愿者见我已年逾花甲,体弱多病,又无专业技术,没有生活来源,便积极主动出资帮我开起一个小买部解决生活问题。现在,我每天孤独生活着很伤感。看看昔日的同事,他们每月都领着4000多元的退休金,子孙绕膝,安享天伦之乐。再想想如今的自己,真是心如刀绞,欲哭无泪啊!

(责任编辑:天 蓝)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