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门徒会害我13岁儿子惨死(图)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秀华(口述)洪奎(整理)
【字体大小:

  “要是我儿子还活着的话,也该长大成人了。”我每每看到十七八岁的小男孩时就忍不住声泪俱下。

  我叫陈秀华,今年41岁,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螺溪镇龙圈子村3组。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但因为我4年前误入门徒会,相信“三赎基督”祷告治病而彻底毁了。

  我出生农村,因为家里要供弟弟读书,我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1993年,我经人介绍认识了在镇上做水果生意的王军,两年后我们结了婚。婚后,我们的共同努力打理生意,半年我们便有了两个门面的水果店铺。1996年,我生下一个宝贝儿子,取名叫王思成。虽说生意辛苦但三口之家也过得其乐融融。

  时间转眼到了2009年,13岁的儿子已经是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了。儿子学习成绩好,而且特别懂事、勤快,每天放学都按时回家,有时遇到逢场天生意忙还会帮我们做饭。4月17日一个中午,丈夫外出进货了,吃完午饭后儿子和往常一样主动去洗碗。悲剧就此开始了,儿子洗菜刀时不小心被划伤了右手手指,看着鲜血直流的儿子吓坏了,儿子为了不给我增加负担,他顺手从炉灶边抓了一把炭灰糊在伤口上将血止住,随便找了块布包上,下午继续上学去了。

  下午六时许,儿子放学回家,丈夫还没回来,我们吃完饭后已经是八点过,平时吃完饭就主动提出洗碗的儿子却溜下桌子坐在一旁,我也心疼儿子,便自己去洗碗了。洗完碗后我发现儿子依然坐在那一动不动,我便上去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吞吞吐吐地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什么,边说话还边把右手往身后藏,我以为他在藏什么东西便一把抓过他右手,一下就发现了他的伤口,儿子见瞒不住不得不原原本本向我坦白他受伤的经过。我来不及责备他,拉起他就出门往街上走。谁知,悲剧正在继续。

  天已经黑了,镇上的诊所也都差不多关门了,走了很远,我依稀发现前面还有一家诊所灯还亮着。我们来到诊所,看见一个医生正在看书,瞧见我们进来便热情上前招呼。看完儿子伤口后,医生没有拿任何药物,苦思冥想了片刻,神秘地把我拉到一旁,先是问我家里最近有哪不对劲啥的,我也无关紧要地回答着。突然,他“恍然大悟”地说:“其实你儿子之所以受伤遭此血光之灾,是因为你家里有鬼,平时不信神所致。只要你相信‘三赎基督’,坚持祷告,“赶鬼治病”,让你儿子坚持吃‘生命粮’,用不了多久你儿子自会伤愈。”我当时就觉得他说得很荒唐便十分不屑。他见我生疑便把他刚才看的那本书递给我,一看书名叫《闪光的灵程》,我本能好奇地接过手开始翻阅,见我越看越起劲,他便在我耳边说他们能“祷告治病”、“赶鬼治病”等。我感觉到一阵阵寒意,脑海里霎时回想丈夫前几天说,晚上开夜车遇到“脏东西”等事,开始慢慢地接受他的观点,到后来反而不断地询问他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也耐心地给我一个一个地解答。

  回到家里,我按照医生的吩咐没给丈夫提及此事,也不让儿子说,丈夫也因为生意忙每天要外出进货而很多时候不在家。几天后,我经医生介绍加入了教会。我每天坚持给儿子吃“生命粮”,同时在儿子熟睡之后在他身旁一遍遍祷告。儿子的手指在几天后开始疼起来,我把情况向医生说了,他说:“这是你们应得的罪行,只要坚持吃‘生命粮’、祷告,得到神的保佑一切就没事了。”那时的我像着了魔一样,对他说的话总是坚信不疑。

  半个多月过去了,儿子王思成的伤口越来越疼,很快全身无力,四肢僵硬,我加大了给儿子吃“生命粮”的量,有时还叫上我教会的“兄弟姐妹”更加疯狂地给儿子“祷告”,希望能尽快洗清他身上的罪恶,还他健康。后来丈夫还是发现了儿子的伤口,他顾不了我的反对将儿子王思成送到了镇卫生院。医生拆开伤口包裹后发现王思成的伤口上还有大块大块的炭灰,伤口还无法愈合。医生十分愤怒,反复责备我们做父母的怎么如此不尽职。经进一步诊断,医生说:你儿子患破伤风病,最好的治疗时机已经错过,只有送上级医院治疗。”我们把儿子转院到南充市中心医院治疗也无能为力,几天后,虚弱的儿子在我怀里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面对儿子的惨死,撕心裂肺的痛!让我彻底觉悟。至今我仍万分悔恨和自责,痛恨可恶的门徒会邪教夺走了我的儿子。

   

  王思成生前照片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