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消业”害我差点变成盲人(图)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永发(口述)舟建荣霞(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陈永发,今年65岁,家住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红光村,现右眼失明,左眼视力不到0.06,近似于盲人,生活几乎不能自理。 

  想当年,我也曾用双眼欣赏过缤纷的世界,用双眸传递过心中的情感,可我的视力在漫漫的练路上消失了,现在就连看清楚亲人亲切的脸庞都成为一种奢望,再多的泪水也冲刷不出明亮的眼睛,更洗不去心中的悔恨! 

  记得43岁那年,我在建筑工地搬运条石时被工友无意间用铁钎戳伤了右眼,眼球摘除后失明,左眼长期疲劳,视力略有下降,还常常发炎,工作和生活都很不方便。1999年春节,在我举办50岁生日酒那天,土门村的表妹兰丽华来我家作客,见我眼睛很不好使,极力向我推荐一种功,叫法轮功,还说这功特别神奇,如果我修练了,不仅左眼眼病能治好,右眼也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功力上层次了还能开出天眼。饱受多年眼疾痛苦的我,听说还有这等好事,真是天上掉陷饼,即刻让我兴奋不已,我急切地想一探究竟。她马上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本《转法轮》,给我讲法轮功是如何如何的好,成了大法弟子就能祛病强身,还能保我平安幸福,身边好多功友都已经受益了,好多得病的人都练好了,我那种眼病也算不了什么事儿,于是我如饥似渴地开始读起《转法轮》来。 

  那会儿,只要有空,我就反复诵读《转法轮》,越读越觉得神奇,越对师父崇敬信服。我相信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做,他会给我小腹安上法轮,不停旋转,清除我的业力,眼病能自然康复。表妹还教了我静功、动功,也经常带功友来我家交流练功心得,一起打坐练功。那段时间,家人见我农活不干,家务事不做,孙儿不带,成天关在房间不是盘腿打坐,就是伏案看书,给我买的眼药水也不用,他们心中多有疑虑,更担心我的眼睛受不了。老伴经常唠唠叨叨地说:“医生不是早就给你说过,你的眼睛需要经常滴眼药水闭目养神多休息吗,千万别走火入魔伤了身体哈!”我说:“等我把功练好了,眼睛练好了,你自然就明白了,而且我一人练功,还能让全家都受益”。家人见我这么执着,也再没说什么了。 

  一天,表妹和功友们又来到我家,一见面我就给他们说:我觉得这些天眼睛有点痒痒的感觉,右眼好象在长肉,左眼也好像好了一些,眼药水也没用了。我现在才知道,我这眼睛痛都是我的业力过重,常人的药哪能有用,我有师父帮着呢。表妹说:表哥,你真不错,练功那么精进,这么快功德就提升了,功效就显现了。她这一说,真是让我高兴坏了,心想,要不了多久,等我功力再上一个层次,我的眼睛也能和你一样,于是我练功就更加带劲了。 

  就在我越来越痴迷法轮功的时候,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家人和亲友看了法轮功的真相,都来作我的工作,劝我不要再去练法轮功了。当时我和功友们都很不理解,觉得他们和我们不在一个层次上,我依然继续练功弘法,只是从公开转入了地下。师父说过,要想功力上层次,最终走向功德圆满,就得大胆的走出去讲真相。为了更好的向世人讲真相,我在发放资料的同时,还常常把赶集卖菜的钱挪用来购买印制法轮功资料的纸张,偷偷送到功友家,家人盼着我买菜的钱,孙儿盼着我买零食的钱都被我花完了,连续几次的空手而归,家人再不让我独自赶集了,家人失望的眼神和埋怨让我一度愧疚,但想着自己层次又提高了许多,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2009年,我视力下降得很厉害,功友们看我外出散发资料很不方便,就让我在家专门负责印制资料,他们把一台打印复印一体机悄悄地运送到了我家,还手把手的教我操作。对于象我这种年过半百的农村人来说,要使用这种高科技机器可不容易,我靠着模糊的视力反复看、反复试,慢慢也学会了复印和打印等各种功能。那段时间,老有陌生人从我家进进出出,电费也成倍增加,家人开始抱怨。和我住一起的小儿子说:爸爸,家里头里里外外事这么多,妈患有胆结石和胃炎,还要买菜、做饭、带孩子,您眼睛不好,我们什么事都没让你做,你也不要给我们添麻烦嘛!我告诉他:“我这是在弘法,为大法做事是要福泽后人的,我还不是为全家好,你总有一天能明白的”。 

  想着即将拥有能看清身边一切的双眼,我就特别来劲,印制工作做得津津有味,完全不理会家人对我不务正业的抱怨,对我忽视家庭的不满,也没有在意复印机的辐射和机器里飘出的粉尘对我眼晴的影响,我整天整天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赶着印制资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时甚至忙了一整天也不吃不喝。渐渐地,我时常会感到眼疼、头痛、晕眩,眼睛越来越爱流泪,看东西也更模糊了。妻子劝我去看医生,对我说:永发呀,你这眼睛是不是生病了哟?去看看吧?我还训斥了她一顿:我有师父法身保佑着,不会有事的,我们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就这样,我一直坚信师父会帮助我消业上层次增长功能,但我的眼睛反而看什么东西都越来越模糊了,而且疼痛得越来越厉害了。远在广东打工的大儿子打来电话说:爸,听妈说您眼睛疼还不去看,要是不去检查怕拖久了会瞎的哟。我说:我的师父会保佑我的,即使要瞎,那也是我业力太重。大儿子很生气地说:我看你是中邪了。我气得咚得一声把电话挂了。 

  终于,在20113月的一天晚上,我左眼胀疼得不行,眼泪一直流,眉心隐隐约约出现一片金光,似乎自己起来了,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当时就昏过去了,妻子见此情景,很是害怕,马上叫上儿子和媳妇,连夜把我送到区医院。经医生诊断,说我眼睛患有角膜炎,长期精神过于紧张,身体过于疲劳,导致眼角膜肿疼出现的晕厥,及时做眼角膜前房穿刺或角膜移植手术眼晴可能还能保住。医生建议我做手术,我怎么也不愿意,还说:这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功力还没上层次,身上的业力还比较重造成的,师父法身一直在保护我,一定会帮我消业让我眼睛好起来的。我坚决不从,强行要他们把我送回家,家人实在拿我没办法,只好让我出院回家。 

  回到家后,我成天躺在床上,嘴里还不停的念着经文,祈求师父的保佑。就这样又拖了三个多月,我的眼睛疼得越来越厉害了,眼球开始发红发肿,几乎看不见了,连吃饭都要家人喂了,家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强行把我拉上车,强制送我到医院接受治疗。医生说:你这种情况拖的时间太长了,眼角膜大部份已经坏死,只能做眼角膜前房穿刺手术,但术后治愈效果也不见得好。我听说要动手术,我怎么也不愿意,强行挣扎,最后实在没办法,家人配合医生强制把我按在手术台上,对我进行了全身麻醉,给我做了手术。医生说,如果再拖下去,眼角膜全坏死了,你就会成为瞎子。出院后,我的左眼算是保住了,也不痛了,尽管矫正视力不到0.06,但也还能隐隐约约看得见,只是工作生活起来不方便了。 

  那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师父不是说练功可以消业祛病吗?功力上了层次圆满了还可以开天眼吗?十多年来,我这么认真、虔诚地弘法,我的左眼不但没好转,反而病情不断加重,还差一点成了瞎子?这么多年师父没给我开天眼,倒是医生简单地动下刀子就让我眼睛不痛了,也能睁得开了,隐约也看得见了,还是医生把我天眼开了。以前家人和亲人的一句句忠告我怎么也听不进去,现在想来还真有些道理,渐渐地,我也开始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 

  后来,家人、亲朋反复给我做工作,村上的志愿者也再次来给我讲法轮功的真相,我算是彻底醒悟了。唉!现在回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的练功经历,真是可笑、可怕,更又可悲呀,要是自己当年不听别人的鼓吹,不信法轮功的邪说,也不致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啊! 

   

陈永发照片

(责任编辑:川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