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全能神”割断了我与母亲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任萌萌(口述)王世元(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任萌萌,今年26岁,我和丈夫在银川市金凤区开发区某公司上班。我母亲叫樊俊侠,50岁,初中文化,是一名下岗职工,父亲是一名企业职工。本来我有一个不富裕但是很幸福的家庭。但是,自从母亲信了全能神后,家里的一切都改变了。

  母亲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2010年2月的一天,我母亲在金凤区基督教堂聚会的时候,她原单位的同事魏玉玲,很神秘的对我母亲说:“现在教堂聚会人多,实在不方便,我们几个姊妹又信了一种教(即:全能神),以后不用来教堂了,可以在家里祈求、祷告。和教堂一样,只要坚持每天坚持祷告,家里的一切都会好的,‘神’就会保佑你,而且还能消灾避难。”一开始,母亲并不相信那一套,但是魏阿姨很热情,隔三差五就来我家对我母亲进行“洗脑”。再后来,魏阿姨领着王兰和李静阿姨每周来我家三次,开始讲一些所谓的“福音”。我母亲感觉很深奥也很玄妙,慢慢的沉迷其中,每天沉浸在与“神”交流的“氛围”中,感觉很满足和幸福,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全能神信徒。

  加入这个邪教后,我母亲和魏阿姨她们每周二、三、六在家中组织聚会“交通”和“传福音”。有一次,魏阿姨提来了《话在肉身显现》、《羔羊展开的书卷》、《跟随羔羊唱新歌》等一袋子全能神的书籍和光盘,她们整天在母亲卧室里看书,看光盘,直到深夜。每周日还到金凤区的保伏村、平伏桥、魏家桥等村庄和西夏区芦花乡等地方传“福音”。妈妈整天在外面跑,不回家,除了祷告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对家里的事不闻不问,我和父亲吃不上一顿热饭。我和父亲轮番百般劝母亲,为了我们家,脱离全能神,不要成为全能神的牺牲品,我姨妈也哭着劝她:“姐姐,你这样会害了自己,会毁了这个家的。”可是她根本不听,而且变本加厉,更加痴迷,甚至很长时间都不回家。

  2010年10月,正当我母亲把“传福音”当成事业,如痴如醉的时候,我父亲由于操劳过度,在从单位赶公交回来给我做饭的时候,突发心脏病,摔倒在地,被路人送进了医院,经抢救无效去世了。父亲的离世,真是晴天霹雳,给我们全家打击很大,母亲精神彻底崩溃。我想母亲能够醒悟过来,因为她的祷告没能保佑父亲平平安安,没能保佑父亲醒过来,全能神都是骗人的。可是,母亲依然执迷不悟,每天除了“祷告”什么事都不做。

  2013年11月,我结婚后很快怀孕了,妊娠反应很厉害,整天什么都不想吃,希望母亲能过来照顾我,可是母亲对我的请求,一口拒绝了,她说她“传福音”很忙,没时间照顾我。她有时一周或者一个月都不在家,手机也经常关机。后来,我根本找不到她。有一次,我担心她出危险,就挺着怀孕的肚子到处找她,由于天黑路滑,摔了一跤,致使我怀孕3个月的孩子流产了。我非常伤心,她得知后,回来看过我一次,不但不安慰我,反而责怪我没有加入全能神,没有神的庇佑,才使孩子流产了。最终,我和母亲大吵一架,她摔门而走。以后,我再找她或者打电话,她都会劝我加入全能神,慢慢的我们的联系少了,连感情也冲淡了。母亲现在就把我当做路人一样,不闻不问。

  我真的痛恨全能神,是它把我慈祥、善良的母亲变成了一个只想自己,自私自利的“信徒”; 是它把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变的支离破碎;是它割断了世界上最可贵的母女亲情。

  真心希望,母亲能幡然悔悟,能让我再抱抱她,让我再看到以前那个对我嘘寒问暖、慈祥亲切的妈妈!

  

(责任编辑:陆原)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