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儿子患上自闭症——一个母亲的忏悔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清 音
【字体大小:

  妈妈,这是天下最伟大、最美的称呼。我也是一个妈妈,可是很不幸,我同时还是一个“法轮功”习练者。因为“法轮功”,因为我这个妈妈的失职,我的儿子一度患上自闭症,险些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叫何晓芳,是一名商场售货员。从小,因为我是独生子女,父母十分疼爱我,生活上百般的呵护,造就了我胆小懦弱、消极避世的性格。走上工作岗位后,因为我不善言谈、不会与人沟通交流,销售业绩一直不好。我很苦恼,不知该怎么办。

  1998年的一天,在下班回家路上,我在一个地摊上发现一本讲述“法轮功”的书。当时社会上正流行练气功,我出于好奇便买回家读起来。本是无聊随便看看,但很快我被书中教人做“好人“的内容所吸引。我觉得自己一直这样谨小慎微地生活,其实就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之所以生活不如意,是因为我做得还不够,“心性”的修炼还未达到层次,只要不断修炼,升入“法轮世界”,我就能从痛苦之中逃离到天国去。从此,我迷上了“法轮功”,开始了那一段至今回想仍让我颤抖不已的生活。

  在练习“法轮功”后,由于商场生意不景气,加之我本来销售业绩不好,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练功,我干脆不去上班,并且把两岁的儿子送到父母家,自己在家里专心练起功来。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已深陷“法轮功”泥潭里的我,根本不相信“法轮功”是邪教组织。我想“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不可能是邪教。因此,我一如既往地练功、念“大法”,早已忘了我还是个妈妈,忘了没有妈妈疼爱的孩子心灵会受到多么大的创伤。父母、丈夫为了阻止我练功,将儿子送回家中,试图用儿子、用亲情来感化我。但我根本不理解这些,只觉得儿子的玩闹影响了我练功,经常打骂儿子。渐渐地,儿子越来越怕我,见了我就躲。我不仅不伤心,还引以为傲,我觉得自己是在去亲情,在远离“魔”。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那个爱蹦爱跳、爱笑爱闹的儿子没有了,胆小、怕见生人、不爱说话、发呆,直到有一天发展到患上可怕的自闭症。儿子患上自闭症,仍然没有唤回我,我甚至认为这是因为我的父母、丈夫和儿子不信“法轮功”、不练“法轮功”,因为他们都是“魔”,才会有今天的结果。

  2001年,为了再上一个层次,我听信了李洪志“走出去”的谎言,和功友们一起上街散发传单时被拘留。在劳教所里,教官对我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苦口婆心地劝说,耐心细致地帮教我,终于让我幡然悔悟,原来我盲目地信奉邪教歪理邪说及自私自利伤害了我的家人,特别是我年幼的儿子,我这个不称职的妈妈给他带来了不该他承受的伤害和痛苦。回到家中,我看到父母的头发在短短几个月内全白了,儿子仍然用他胆怯的目光望着我,我的心碎了。这些年来,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没有尽到一个女儿的责任,更没有履行一个妈妈的义务。在家人的鼓励下,我全身心地照顾儿子,带着他做康复训练,天天陪伴着他,所幸儿子没有错过最佳治疗期,病情一天天地好转,能对着我笑了,可是依然不愿意开口讲话。一天下午,我正要出去买菜,当我刚要踏出家门时,儿子突然喊到:“妈妈,你别走”。我顿时怔住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宝贝终于又开口说话了,他终于回到以前那个活泼可爱的他了。

  现在儿子已经上大学了,每当我回忆那不堪回首的过去,我仍然后怕不已。如果没有家人、社会的不离不弃,我不能想像我会变成怎样,我的儿子会变成怎样,或许我早已离开人世,我的儿子落下了终身残疾。这一切我不敢再想……

  摆脱了“法轮功”的魔掌,我和家人幸福地生活,是啊,明天是美好的,儿子,快乐地成长吧!

(责任编辑:晓涵)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