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法轮功”害我夫离子散(图)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徐富英(口述)功臣(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徐富英,女,生于1970127日,小学文化,四川省沐川县风村乡红桥村2组农民。1990年,经人介绍我和利店镇的农村青年伍福志结为夫妻,婚后育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我常常在家带小孩并料理家务,丈夫除干好包产地外还经营一片果园,每年均有几千元的收入。一家老小日子过得富足充实,其乐融融。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自从痴迷“法轮功”以后,我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致使夫离子散。 

  我在练功前,患有支气管炎哮喘,常年咳嗽、喘气不断,病情发着时,我就吃药控制,病情就好一些。19992月的一天上午,我的父亲徐成德,(原沐川县原法轮功辅导站的副站长兼凤村练功点负责人)见我支气管哮喘复发了,他专程赶到我家来探望我,并给我一本《转法轮》书,他欣喜若狂地说:“女儿,现在我们正在传授一种新型气功叫‘法轮功’,修炼它能教化人信奉‘真善忍’,不吃药不打针,包治百病,如果‘精进’修炼还能‘成仙做佛’,这次你得的病总算有救了,你到我们的练功点去学法修练,早点把你的病治好”。听后,我觉得父亲关心我,练功不花钱又能治病,当然让我很高兴!于是,我就毫不犹豫答应了父亲参与修练“法轮功”。自从这天起,我就陷入了“法轮功”深渊,险些丢了性命。 

  刚开始练功时,我每天跟着父亲到练功点打坐修练,父亲手把手教我练功动作,要我静心修练并认真读“师父”的经书。我按父亲的指点,一心一意修练。父亲为让女儿长功快,他格外关照我,给我购买了李洪志画像、练功垫、录音机、讲法录音磁带等资料。他叫我白天同功友一起去学法交流,晚上抄写并背诵经文。经过大约二十几天有规律的练功,自我感觉身体舒服多了,咳嗽哮喘减轻了。于是我把这一切都归功到修练“法轮功”的神奇效果,对“法轮功”祛病健身坚信不凝,越练越痴迷。 

  练功三月后,我不分白日昼夜练功学法。不与任何人来往,不看电视,不关心子女的学习和生活,不料理家务,不管果园,更不与丈夫交流,一门心思用在练功学法,把家务重担全交给了丈夫。 

  19997月,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好心的丈夫怕我外出弘法宣传,违反国家法律,连累家庭。他劝我不要再练功了,要遵守国家法律。我表面答应,但暗地里仍我行我素,认为这么好的一个功法,怀疑是国家搞错了。我背着丈夫和其他功友一起秘密串联,走乡串户发展“法轮功”人员,组织功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丈夫知道我暗地练功串联,他多次劝我,不要再痴迷修炼了,好好过日子。可我不但不听,反而责骂丈夫是干扰学法练功的“魔”,我要去掉亲情,排除干扰,精进学法。当时和丈夫争吵、我还出手打了丈夫! 

  20022月,我背着丈夫再次走村串户宣传“法轮功”遭到丈夫的反对,他好心劝我不要外出串联宣传,要照顾好女儿的学习和生活,我不但不听劝,又与丈夫发生抓扯打架,把丈夫当成修练路上的魔!丈夫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省外打工,从不和我联系。丈夫外走,我并不因为伤感,而是暗地高兴,没有丈夫干扰,我才好清静练功。认为自己是在按“师父”的教导,放弃亲情练功学法,长功才快,病业才能消除。 

  从此,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法轮功”拆散了。由于我痴迷练功,家里的田地荒芜了,也没有经济来源,女儿辍学在家,儿子只有委托给外婆照料,邻居都改造了住房,我只有继续住在破烂的土墙房内偷偷的练功弘法。 

  20115月的一天中午,我在打坐练功时,突然出现喘息,气急,胸闷,咳嗽等急性发作,当时,我倒在地上,大汗淋淋,呼吸困难,不省人事。多亏邻居张姐路过发现,迅速找人把我抬到乡卫生院抢救。在医生的清心治疗下,我渐渐苏醒。当我苏醒准备拔掉输液针及氧气管拒绝治疗时,但一点力气也没了,只听医生说:“要不是你的邻居发现你,你可能像著名歌星邓丽君被哮喘夺去了生命。 

  听了医生的话,我在病床上反思!回想自己辛苦练功多年,不但病没练好,反而还加重了,险些丢了命。在我痛苦的时候,村委会以及邻居纷纷来慰问我,并给我端来热气腾腾的稀饭,耐心开导我走回归之路,并帮助我修缮危房和解决低保,让我从身边的事中看到了真正的真善美,让我看到了希望,让我明白了“法轮功”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害我家夫离子散。 

   

  徐富英生活照 

(责任编辑:川君 晓涵)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