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法轮功”给了我一段黑暗往事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2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罗犹佳(口述) 余雨(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罗犹佳,今年41岁,家住重庆市北碚区劳动村23号。“法轮功”给了我一段黑暗的往事,每每回想,常觉懊恼不堪,悔恨不已。1998年,我与爱人步入婚姻殿堂,共住一套二居室的小房子里。虽说当时我们收入都不高,但丈夫细心顾家、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对我也非常体贴、关心,我们俩恩恩爱爱,生活倒也温馨浪漫。 

  1998年年底的一天,我到婆婆家去看望她,看到她在家打坐练功,便好奇地问她在练什么,她告诉我是在练“法轮功”,练了有祛病健身的功效,有病也可以不用上医院。因为我从小体质就偏弱,所以对涉及身体健康类的事物都特别感兴趣,何况当时,大家也不知道 “法轮功”是邪教,于是就跟着婆婆开始了修炼。  

  1999年初,由于练“法轮功”一段时间后,我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特殊变化,况且怀孕时不方便练功,生完小孩后又忙于照顾孩子抽不开身,更加之当年7月政府取缔了“法轮功”,于是我就渐渐疏远了练功这回事。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为人母的我却感到下腹涨痛并时而伴有出血的症状,到医院检查出是中度的宫颈糜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还是感到症状时有时无,给我带来很大的苦恼。在2008年的一次家庭聚会中,舅妈知道我的身体情况后就鼓动我说:“你可能是没有坚持练功的原因,你看我坚持练了之后,身体一直很好,从不生病。”我心想:反正我也知道那些练功的动作,不如就再试一试吧。就这样,我又开始练起了“法轮功”,练了几个月后,感觉身体似乎有些好转,觉得“法轮功”真的很神奇。  

  我翻出以前的《转法轮》、练功磁带还有师父李洪志挂像,开始每天早起练功,一门心思研究如何“精进”。于是,我渐渐被书中写的“高深”的功法所迷惑,觉得很有道理。在李洪志“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的诱惑下,为了“上层次”,“开天目”、取得“圆满”,甚至修得“金身正果、成仙成佛”,便向单位请病假,连班都不上了,专心在家修练。 

  我家境本来就不富裕,女儿正上小学,正是用钱的时候。我没上班后,就靠丈夫一个人微薄的收入支撑着全家。一向敦厚老实的丈夫见我整天沉迷在“法轮功”中,非常着急,“练‘法轮功’再好也不能当饭吃,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不好好上班,要是把工作丢掉了多可惜呀!”丈夫便劝我,“你练了这么久,病好了吗?怎么人越来越瘦了。”的确,我感觉下腹的病痛和出血仍然没有减轻。心想,肯定是自己用功不够,心不专一的原因,丈夫的话我根本听不进去,仍然我行我素。师父说过:“修炼就要去掉执著心、去掉各种欲望,生活琐事无需考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苦读 “经文”,练功“弘法”,把家务、孩子一股恼地抛给了丈夫。丈夫一人独立支撑,整天忙得团团转,而我却在“法轮功”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家中的开支已经入不敷出了,但为了“修练成正果”,我却背着丈夫偷偷把家里的生活费克扣下来买制作“法轮功”资料的工具。

  2009年的夏天,天气异常炎热,家里因为没有空调,屋子里热得像蒸笼一般。一天,女儿放学回家直喊:“妈妈,给我一元钱,我买只冰棍吃吧。”这事要放在以前,我肯定毫不犹豫的掏腰包给女儿买,但是此刻的我鬼迷心窍,不为所动的说:“心静自然凉,你跟着我练功就不热了。”然后就不再理睬她,独自练功去了。女儿很无奈,到厨房去猛喝了几口冷水,做作业去了。半夜12点左右,女儿的房间里突然传来“唉哟”的叫喊声,我和丈夫急忙下床到女儿房间,看见她双手抱着肚子痛得在床上直打滚,丈夫一把抱起小孩就要往医院送,而我却死死拽住他:“去医院没有用,不要去浪费钱,这是你们不相信‘大法’所受到的惩罚,只有好好跟到我练功,才能够不生病,成佛成仙。”丈夫气得脸膛发红,举起手“啪”的一声扇了我一耳光,怒吼道:“你看你做的好事,你还配做一个母亲吗?”说完抱着女儿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而我却在背后咒骂:“你们不练功就会遭“业力”报应的。”从那以后,我和丈夫、女儿越来越疏远,家里再也听不到女儿那稚嫩的欢声笑语。

  2010年女儿上小学五年级了,为了不让我影响女儿的学习,丈夫把她送到了外婆家里居住。平时丈夫工作繁忙,早出晚归,一到周未就去外婆家和女儿团聚,从此家里变得冷冷清清,毫无生气。

  2011年11月的一天,我到娘家想把女儿带回来,见女儿哭着不愿跟我走,恼羞成怒动手打了她,母亲大声训斥我:“你干啥?你这个执迷不悟的东西,你想把你女儿的前途毁了才满意吗? ”我一个人懊恼地回到家里,看着冷冷清清的家,丈夫、女儿和亲戚朋友都远离我,难道我错了吗? 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

  在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亲朋好友、同事还有社区志愿者多次来到我家,反复和我交心、谈心,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我,帮助我,而且给我耐心的讲解“法轮功”的欺骗性和危害性,给我讲解一些科学知识,劝我早点回到公司上班。他们坚持不懈的关心帮助,让我感受到来自身边点点滴滴的真情,特别是经过了2012年所谓的“世界末日”之后,我终于彻底清醒了,李洪志是人不是神,我将“法轮功”的谎言彻底看清。

  经过这一段痛苦的经历,我恍若做了一场恶梦。现在,我又重新回到了公司工作,把女儿接回了家,我们一家三口又重新团聚在一起,看着不离不弃的丈夫和女儿脸上消失了很久的笑容,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罗犹佳近照   

(责任编辑:悠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