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当代中国邪教信众的基本心态分析

发布日期:2015年04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罗田甜
【字体大小:

  摘要:邪教犹如人类社会的一颗精神毒瘤,它的存在给社会的稳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反对邪教,维护社会的安定和团结,是一项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同时它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所在。邪教所传播的思想从知识理性分析的角度来看往往漏洞百出,不堪一击。但如今社会上还有一小部分的人们受邪教组织的蛊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本文试图从邪教痴迷者的基本心态和原因分析入手,对邪教现象的心理学根源做一定的简要分析,在此基础上提出一些治理措施。 

  关键词:邪教  基本心态   原因  措施 

  一、邪教的定义 

  法国专家们经过深入研究,认为应该从社会学角度出发,以“威胁性”来界定邪教:一个团体,利用科学、宗教或治病为幌子,掩盖其对信徒的权利、精神控制和盘剥,以最终获取其信徒无条件效忠和服从、并使之放弃社会共同价值观(包括伦理、科学、公民、教育等),从而对社会、个人自由、健康、教育和民主制造成危害,即为邪教。从邪教的活动而言,邪教定义为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播歪理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人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邪教大多是以传播宗教教义、拯救人类为幌子,散布谣言,且通常有一个自称开悟的具有超自然力量的教主,以秘密结社的组织形式控制群众,一般以不择手段地敛收取钱财为主要目的。 

  二、邪教活动的心理学理论 

  (一)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 

  人的需要是多种多样的,对此许多心理学家进行了研究,在众多的研究中,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可谓独树一帜,他提出的需要层次理论认为个人成长发展的内在力量是动机。动机是由多种不同性质的需要组成,而各种需求之间,有先后顺序与高低层次之分。这些内在动力从低到高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求知的需要、审美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等[]。在这七个层次需要之中,只有当较低的一级需要得到基本满足之后,高一层次的需要才会产生。正因为有这种需要的内驱力推动下,人们就会不断的寻求一些途径来得到这种需要的满足。邪教就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需要层次来作为精神控制的社会心理背景。所谓精神控制,也被称为“洗脑”,是指一个群体或个人系统地运用超乎常规的方法,劝说其他人顺从操纵者意愿的过程。对信徒和外界环境交往的控制是精神控制最主要的特点,精神控制实质就是给信徒施加一定的影响,使信徒的心理和行为得到一时性或永久性的控制,从而内化信徒的强烈需求,进而演变成信徒自愿的控制行为,使其形成“成瘾”心理。 

  (二)社会心理学的从众、暗示、社会感染。 

  从众是在群体压力下,个体在认知、判断、信念与行为等方面自愿地与群体中多数人保持一致的现象。从众俗称“随大流”,表现为个体的意见与行为和群体中的多数人相符合。[]邪教组织就是利用这种从众心理强化了在没有直接强制要求的条件下依从群体压力的行为表现,即在受到团体给予的有形或无形的压力时,使自己的行为和意见发生变化,以迎合团体的行为和意见的倾向。 

  暗示指在非对抗的条件下,通过语言、表情、姿势及动作等对他人的心理与行为发生影响,使其接受暗示者的意见和观点,或者按所暗示的方式去活动。[]被暗示者如果独立性差,缺乏自信心,知识水平低,那么暗示效果就明显,被暗示者年龄与暗示的效果也有关系,年龄越小,越容易接受暗示,如果受暗示者缺乏相应的知识经验,又十分容易迷信,或有某种强烈的需求,就会出现非常强烈的暗示效应。所以加强青少年对邪教的认识就显得尤为重要。 

  社会感染是一种较大范围内的信息与情绪的传递过程,即通过语言、表情、动作及其他方式引起众人相同的情绪和行为。[]大型开放群体感染,发生在处于同一物理空间,但其成员又不可能人人都接触的大型群体内感染。其重要特征是循环反应,个体的情绪可引发他人产生相同的情绪,而他人的情绪又反过来加剧个体原有的情绪。在这种感染中,情绪反复激荡,易于爆发,容易导致人群非理性行为发生。邪教组织的破坏活动就是人们因惊慌失措所致的行为表现。 

  三、当代中国邪教信众常见的基本心态及成因 

  (一)现代社会飞速的发展引起较高的社会心理压力 

  生活、学习或工作引发的焦虑,是现代社会飞速发展下形成心理问题最常见的一种心理现象,在这种焦虑的情境下,个体与他人亲近的需求就会增加,但现代社会人际间的交往,往往缺失有效的沟通、交流的机会,从而导致负面情绪长期的困扰。这部分人为了能获得心理的寄托,往往会盲目的参加一些非法组织。心理学调查结果显示,易于选择邪教组织的人性格倾向上具有偏执、强迫型人格倾向,分裂型人格倾向,癔症型人格倾向,冲动型人格倾向,神经质人格倾向,受施虐型人格倾向等。具有以上这些一到二项的人格倾向的人,都容易受邪教组织蛊惑而参与邪教活动,并受其精神控制。偏执、强迫型人格倾向,往往认知狭隘、偏执,无反向思维,易于被邪教组织的鼓吹所控制;分裂型人格倾向,思维习惯于任意联想,易于被邪教组织鼓吹的奇迹所吸引;癔症型人格倾向,不习惯于理性逻辑思维,情绪化超出理性思维,易于用想象代替现实以满足心理需求;冲动型人格倾向,行为有不可预测性,往往情绪激动极易发怒,做事从不计后果;神经质人格倾向,缺乏自信,盲目乞求他人帮助,自愿从属他人,缺乏这种依赖会有毁灭感和无助感;受施虐型人格倾向;易于任人摆布、自轻自贱、屈从外力,容易成为邪教攻击社会的工具。 

  (二)因遭受身体疾病,希望通过一些空灵的力量获得帮助的从教心理。 

  一些邪教组织常常利用人们对疾病的恐惧心理,通过散布歪理邪说,让信徒对所谓的教主顶礼膜拜、绝对服从,将个人神化为信徒崇拜的偶像,败坏社会风气,涣散人们的斗志。然后实施精神控制。邪教“教主”以各种谎言、骗术、心理暗示诱导和吸引信众,宣扬“信教”能治病,并推行“信则灵”的歪理邪说来诱人上当,实施精神控制,使人们丧失理智、丧失判断能力和自我,从而导致精神失常、分裂和彻底崩溃。严重者延误病情,导致死亡。如今,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地提高,教育、科学、医疗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人们应当建立在相信科学的基础上,当发现疾病时及早到医院进行治疗,而不是盲目的听从所谓的“神力”,学会采用科学的方法来对待自己及身边家人的身体健康。一些极端的思想或无知的想法不仅会危害自己的身心健康,更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例如“法轮功”兜售 “圆满说”“强身健体”,有病不吃药。“三班仆人派”这些邪教多涉嫌有组织地从事杀人、绑架、诈骗、偷税等刑事犯罪活动。 

  (三)精神上遭受重大挫折或长期以来期望某种愿望实现,希望通过超凡的外力寻求心理上的满足和平衡。 

  在科学昌明、社会文明进步的今天一部分人还痴信鬼神、痴信命运,遇有灾难和困苦就企盼神灵解救,不仅是缺乏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缺乏自立自强的主体意识,而且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最容易被自封为神灵的异端教团或邪教的教主,随意创造的神灵世界、随意解释的灾难的征兆,随意编造的异端邪说所吸引,被骗入其组织,为其呐喊,任由摆布,执迷不悟,成为异端邪教的力量。可以说,迷信是邪教滋生的土壤。 

  (四)盲目听从社会上反动势力的蛊惑,无知的加入邪教组织 

  随着现代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多元化发展,一些社会上的不法分子打着各种诱人的幌子,乘机混杂其中,奉行神秘主义、反社会的教义和反传统的伦理道德,进行反科学、反社会等一些非法活动,严重的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秩序,导致一幕幕悲剧上演。 

  四、对邪教信众心态的治理措施 

  ()保护弱势群体,构建和谐社会。邪教总是以一种“伪善”的面目出现,它容易在弱势群体中滋生,因为弱势群体更需要来自社会上人们的关心和爱护,如今我们的社会正处于转型和变革时期,弱势群体往往承受着比别人更多的心理压力。构建和谐社会,需要社会各阶层的人们从思想、生活、工作上给予他们帮助和关心,及时的帮助他们缓解因生活、工作、学习等问题产生的精神压力,消除他们在适应这个社会过程中产生的孤独、忧虑、恐惧、失望、悲观等消极心理。努力帮助他们克服来自自我内心产生的焦虑与不安。尽量营造一种和谐、健康、文明的社会环境,从而消除邪教滋生的土壤。 

  (二)加强法制建设,完善法律制度。健全法制体系,依法打击邪教违法犯罪分子,是我们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手段之一。法律是规范人们行为习惯的有力武器,2014年山东“5·28”麦丹劳故意杀人案震惊全国,犯罪嫌疑人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的身份被揭开,5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至此,人们已经能够看到这不是一起一般的刑事案件,而是一起邪教造成的反社会、反人类的极端事件。随着案件的告破,我们应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那就是邪教的产生固然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但在任何一个国家,邪教都是和谐安定的敌人。没有哪一个社会,能够容忍邪教伤害社会、制造恐怖的存在。邪教对于安全的破坏,对于生命的伤害,首先就是违法犯罪,无关信仰、无关宗教,只关乎法律与安全。没有什么手段能够比法律的打击更有力、更有效。因此对于邪教组织,我们应充分运用法律手段,依法取缔严厉打击各种邪教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加强对宗教、气功、传销等社会现象的管理和研究,发挥宗教事务部门和宗教界在反邪教斗争中的作用,保护合法宗教,打击非法宗教。 

  (三)加强反邪教知识的宣传教育 

  提高国民意识应先从教育抓起,高度重视预防范邪教的宣传教育工作,多形式、多渠道开展反邪教的知识宣传,也可以举办“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的展览宣传活动,以此来广泛宣传科学精神、科学知识、科学方法,揭露邪教害人本质,戳穿看相测字、算命卜卦、神医治病等迷信活动的伪装,还可以编辑出版反邪教的画册,宣传社会主义荣辱观,引导人们树立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倡导市民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推进公民文明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 

  (四)发动一切社会力量,打击邪教恶势力。 

  反邪教工作是一项需要全党、全民、全社会共同齐心协力来完成的一项艰巨任务。它需要反邪教的职能部门坚持不懈的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教育群众和青少年远离邪教。让更多的群众有所觉悟,认清邪教的本质,这样一来邪教在人们的认识中就没有立足之地。因此,充分发挥民间非政府组织的优势,深入基层,通过多种形式,开展群众喜闻乐见、生动活泼的反邪教警示教育,帮助各族群众和青少年提高对邪教组织的警惕性、鉴别力和防范能力,同时,大力开展科普宣传活动,传播先进思想和科学文化知识,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营造全社会自觉抵御和防范邪教的社会氛围 

  反邪教斗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具有一定的艰巨性和复杂性,随着社会快速地发展,邪教的问题已经涵盖了人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所以,我们应该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反对一切邪教组织,对任何非法活动组织都要强有力的打击,使其没有发展的时间、空间,努力营造一个健康、稳定的社会局面。 

 

  参考文献: 

  [1]]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组织编写.心理咨询师(基础知识)[M].民族工业出版社,2012.7.266. 

  [2] 国十二所重点师范大学联合编写,心理学基础[M].全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2.7.178. 

  [3] 黄希庭.心理学[M].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68. 

  [4] 董奇,陶沙. 脑与行为——21世纪的科学前沿[M].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56. 

  [5] 燕国材. 新编普通心理学[M].东方出版中心, 1998年版.28. 

  [6] 张春兴. 现代心理学[M].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90. 

  [7] 孟绍兰. 普通心理学[M].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4年版.74. 

  [8] 郑全全,俞国良. 人际交往心理学[M].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9年版.65. 

  [9] 金盛华,张杰. 当代社会心理学导论[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41. 

  [10] 高玉祥. 人际交往心理学[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77. .7 

(责任编辑:徐虎)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