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李洪志的“神功”和大法弟子的“出功能”之考析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清筑
【字体大小:

  李大师的“神功”根源之问考   

  李洪志自诩为“宇宙主佛”,意为能掌管全“宇宙”的神龛。此称谓可算极大,名号可算极高。从古自今,通观天下,一个曾经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常人(李洪志真实的出生日期为:1952年7月7日。后来其将生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为农历的四月初八),如今窜升到如此的高度,李洪志还真是第一人。凡看过李氏大著《转法轮》的人都知道该书附后的那篇《李洪志先生小传》(《转法轮》第333页)。在《小传》中这样写道: “李洪志先生四岁时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修炼‘真、善、忍’最高特性……八岁的李洪志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 该传中介绍了李洪志自幼经过什么“全觉法师、八极真人、真道子、佛家女师父”四位“高师”的传授,二十多岁时便具备了通天的“神功”。

  李大师的“神功”为何只吹不练 

  既然李大师四岁得法,八岁已经具备大神通。在经过几位“佛道名师”的亲传后,自然要把看家的本领亮出来给弟子们瞧一瞧。否则弟子不信服,“师父”如何有颜面收钱?故有了李大师到贵阳传法时,亲手灭蛇妖的事(《转法轮》第五讲 180页至181页), 也有了李大师的亲传弟子——太原某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汽车碰倒毫发不伤的事及北京的法轮功学员“ 回家坐椅子,他不能用手去按,用手一按那椅子‘啪’就碎了” 这类功能大显的事(这两个例子见《转法轮》第142页和221页)。可惜李大师恰恰忘了中国有句俗语,叫做“人怕出名猪怕壮”,李大师的“神通功能”随着大法“一亿弟子” (李洪志的说法)在人间的弘法,搞得“地球人都知道”。从此,李大师扬名海外,威震宇宙。

  可偏偏有些常人不买大师的牛皮账,硬逼着李大师把神功拿出来晒一晒,甚至三番五次地公开登报挑衅,并提出优厚的条件让李大师出山表演。面对常人周锦兴(注:周为加拿大《华侨时报》的主编)的屡次请教,李大师却装聋作哑,不置与否,做起了缩头乌龟。常人竟敢挑战“ 宇宙主佛”,这件事后来连大法弟子都忍无可忍。可是“师父”却隐忍至今,把“真善忍”的“忍功”修炼得炉火纯青。不禁有人要问:难道那个常人周锦兴比贵州山洞中的蛇妖还可怕吗?“师父”当年用一种“化功”灭了妖怪,怎么现今却不能灭了这个诋毁大法的“魔”?

  于是,“师父”到底有没有神通?修炼大法到底能不能修炼出“神功”?这个问题成了法轮功的最大忌讳,也成为至今还企盼修成“佛道神”的弟子们最关心的重大焦点。本来,笔者真想亲自聆听一下李大师对这个问题的“法解”,可大师连周锦兴这种常人中的名人都不见,更何况笔者这类常人中的无名之辈。虽然无法亲见李大师的神通,但“师父”的弟子——包括亲传弟子,笔者倒是见了不少。下面就以事实为依据,揭秘一下法轮功“神功”(大法弟子又称为“出功能”)的真伪。

  大法弟子苦心修出的“神功”全是如泡如幻 

  大法弟子在法轮功修炼中修出某种“神功”的事是一种较普遍现象,法轮功的圈子称这种现象为“出功能”。因为“神通”二字只有师父才可配用,故弟子们即便有了“神通”也只能叫“出功能”。师父经常强调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所以,弟子修出了“神功”首先要归功于师父,是师父让弟子有了“功能”的。如果弟子有了“显示心”,甚至妄想与师父的神功比肩高下,师父就会把弟子的“神功”收回,还要责备弟子的“执著心”没有放下。故而,做师父的弟子很难,一方面要响应师尊的号召修出“神功”,一方面又不许显示证明。怎么办呢?好在师父鼓励弟子们“集体学法交流”,而“出功能”就成为弟子们最感兴趣的“交流心得”。笔者也是在一些弟子的“得法感言”中获悉了“出功能”的秘诀,下面看看弟子们几种“大法神功”的实况:

  神功之一:天目之功

  《转法轮》第二讲专门讲了了“开天目”问题(《转法轮》41页),李大师把“天目”分为五个档次,并承诺弟子“我给你直接开到慧眼通这个层次上(为“天目层次”的第三层)。因为有了“师父”的承诺,许多弟子在修炼大法中开了天目。那么,弟子们都看见了什么呢?有的看见了“法轮”、有的看见了“白光”、有的还看见了“师尊”。总之所看到的景象,无一不是地球上或生活中或知识范围里的东西。例如,内蒙古的法轮功受害者侯某某就对笔者说过:她看到过旋转的法轮,还看到过四轮车(说四轮车在空中起伏)。那“法轮”什么样呢?就与《转法轮》封面上的图案一个样。北京气功协会的刘教授有一个讲座,专门讲这个问题,并解释了所谓“开天目”的生理现象。原来,练功者长期打坐练功,入定后进入一种半睡眠状态,此时练功者脑子里原有的一些印象(即头脑对存在的反映)或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就会在这种睡眠状态中浮现出来,就像平常的做梦一样。这就是所有气功静坐都会出现的现象,叫“幻视幻听”。而侯某某每天抱着《转法轮》看,已经进入痴迷的程度,她打坐时能看到“法轮”又有什么奇怪呢?而她本人原先有过卖菜的经历,自然就可能看到了“四轮车”。问题是,“慧眼通”这个层次按大法的说法,已经超越了“地球”,到了“另外的空间”。可为什么大法弟子还看见了地上的“四轮车”,难道“师父”让弟子修炼了好多年,还要到“天堂”里去做卖菜的营生吗?

  神功之二:定物之功

  “定物”是李大师的四大神通之一,意为可用神功将运动中的物体(物或人)定住不动。这种神功没见到李大师亲身演示过,但弟子们却对这种神功情有独钟。这是因为,大陆的弟子们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讲真相”和“救度世人”,可警察及反对大法的群众,往往加以阻挠。于是,弟子们常常一边口发“正念”(师父说正念可以增强功力)一边大喊“定---定---定”,想用神功把“恶警”定在地上动不了。例如贵阳地区的某女性大法弟子在扰乱社会秩序时,见到民警来维持秩序,就以意念发功,企图把跑到眼前的民警定住。然而,民警走到她身边后,还在口喊“定、定、定”。连身边的人都大笑不已,对其说“你怎么不跑呀?”而这位痴迷的大法弟子却说“我要用师父的功力把他们定住,可惜没发出来”。这类看似笑话的事,各地都发生过。因为那些愚昧而虔诚的弟子们相信他们的师父会通过“法身”传授给自己神功,而这种所谓的神功却没有一次灵验过。

  神功之三:腾飞之功

  李洪志多次承诺让弟子们“圆满”,并描述了“圆满”的前景:“我也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讲法》听听,如此的“壮举”多么庄严神圣。哪有“宇宙主佛”说话不算数的呢?于是,很多弟子在修炼中幻想自己的“白日飞升”,这就促进了“腾飞”之功的“出功能”成为弟子们修炼中的一种常态。

  例如:内蒙古的一位大法弟子任某某就秘密地告诉笔者说: “我打坐真得从床上腾空了起来”。 笔者当时聊侃他说“那是你的副元神升空了吧?”任某某认真想了一会儿,回答:“你说的对,也可能是副元神”。其实,这位痴迷的弟子就是在打坐时出现了幻觉。后来,这位幻想“腾飞”的弟子在2012年3月因糖尿病而病逝(任某某1997年修炼法轮功,长期有病不医治)。类似任某某这种大法弟子在打坐时出现这种“腾空”幻觉的还有许多。而“腾飞”之功最可怕的要害是:长期持有这种幻觉,会给练功者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于是,有的大法弟子就以这种感觉为真实,从高处(如高楼处)去“腾飞而起”,以为可以“羽化升空”,达到圆满的目的。哪知腾空一跃,地心的巨大引力便使其身体坠回地面,结果摔得粉身碎骨。如呼和浩特市的女法轮功人员黄利华,2012年在家里练功时出现幻觉,导致其跳楼身亡,年仅28岁。原来李大师的神功克服不了地球的引力,可“师父”却不向弟子明说,让很多“腾空”的弟子枉送了性命。到底是弟子修炼的功夫不到家呢?还是李“主佛”将弟子的生命视如草芥?

  除了以上列举的“神功”外,有的弟子还修炼出了什么“穿越”、“隐身”等功能。结果却是 “出功能”越多,笑柄就越多。如安徽某法轮功受害者(男性)因违法获刑入狱,其面对监狱的高墙,竟然以“穿越”之功撞向墙壁,以为可以穿墙而出。结果因用力过大,脖子被撞歪,留下了“歪脖”的后遗症。大量的事实说明弟子们所有的神功,最后都被实践证明是“如泡如幻”,没有一件是真实的,没有一种神功是管用的。最终的结论为:法轮功的“出功能”只是修炼中的一种邪教心理体验。

  李洪志用“神功”虚招控制弟子还能骗多久 

  李大师狂吹自家有无限之神功,可却从来不亮给世人看。弟子们辛苦十几年修炼来的神功,又全都是“逗你玩”。那么,法轮功的神功到底藏与何处?是在永远不存在的“另外的空间”?还是在修炼者的幻想中?说白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神功。而李洪志最大的神功恰恰是以“神功”之名行欺骗、控制之事。而“师父”对弟子的精神控制,一曰“拜”、二曰“俱”、三曰“钓”,而神功正好具备了这几个要素:

  “拜”就是教主崇拜。因为师父有上乘大法神功,对外可以灭蛇妖,对内可以给弟子“清理身体”。这叫弟子好不崇拜,自然乖乖地俯耳听命,此控制效果之一。

  “惧”就是弟子对师父的内心恐惧感。因为师父具有无数之“法身”,整天盯着弟子的一举一动,名曰“保护”实为“监视”。假如弟子的人心不去或不愿为师父“讲真相”卖命,则就可能被大法淘汰,甚至被远在美国的师父来个“神形俱灭”。师父的神功掌管着整个宇宙,弟子无处可逃,自然惧怕。此控制效果之二。

  “钓”就是鱼饵之利。由于弟子太贪心于修成“佛道神”,而师父手中又握着“圆满”的入场卷,即所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特别是师父有给每个弟子腹中安装“法轮”的神通和权力,如不听命于师父,休想成佛圆满!虽然此“圆满”承诺了二十多年还没有兑现,但毕竟令弟子垂涎,翘首以盼。此控制效果之三。

  有了以上“拜、惧、钓”的三点,师父的神功就自然成为高悬在弟子头上的“法器”,也成为操纵弟子命运的法宝。因而,只要弟子一天痴迷于法轮功,就一天被师父的神功所控制而丧失了自我。但使李大师最恐惧的是:大陆的弟子们在中国依法取缔法轮功后的十几年里,绝大部分法轮功受害者早已脱离了法轮功。余下的为数不多的受害者们,也大部分被社会上的反邪教志愿者挽救了过来,健康地回归了家庭和社会。为此,李大师内心焦急呀,为了挽留弟子,经文发了一篇又一篇,阴招出了一招又一招。结果呢,“发正念”不管用,“学大法”没人听。难怪“宇宙主佛”的“佛顶”上的毛都快谢光了,累呀,真是累呀。然李洪志是否想到:当被蒙骗的弟子们全部醒悟,他们回归社会之时,就是李大师的神功作废之日。那时,曾经作为大法标志的“神功”,只能成为李洪志吹牛皮的一种可笑记录。

(责任编辑:黔风)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