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5·13”是李洪志践踏道德的耻辱日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卢国梁
【字体大小:

  “生日”是一个人出生的日子。对世间的芸芸众生来说,生日承载着对个体生命的纪念,神圣不能更改。

  而为了借佛祖转世的假象来传播“法轮大法”,李洪志蓄意将出生日期从1952年7月7日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阴历四月初八,这天是传说中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日即佛诞日);他还将在长春举办的“出山”第一个“传授班”的开班日刻意定在1992年5月13日。这个日子后来又经“欧美法轮大法修炼者倡议”被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证据的不断出现,李篡改生日的行为早形成了完整的人证、物证链条。因为不是本文的重点,笔者不多赘述。 

  与往年一样,5月13日(以下称“5·13”)前后,法轮功人员开始通过网络、研讨、集会等雷同方式庆祝“法轮大法日”暨“李洪志先生华诞”。照例,这些卖力炒作昙花一现,不会给世人留下些许印象。倒是法轮功的拼命闹腾,愈来愈使人厘清了本无内涵的“5·13”中隐匿的真相,愈来愈使人通过“5·13”看清了李改生日的恶劣行径和肮脏内心。 

   ——“5·13”,让人时时联想到李丧失人格,以骗篡改生日的恶行。  

  生命值得每个人敬畏、珍惜。而生日作为生命的纪念日,承载着个体的生命信息和“标识”,意义重大,弥足珍贵。敬畏生命、牢记和坚守生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是人类文明及传统道德中做人最基本的品格。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会把生日看得很重。对生日的随意、恶意改动意味着对本体生命信息的彻底否定,说重一点,就是自轻自贱。 

  而李恰好逾越了人格底线!1952年7月7日本该是李一辈子都牢记的日子,他却为了“附佛”的卑鄙目的,以阴暗的手法、欺骗的手段将生日随意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附佛”传功的功利目的暂时是达到了,可从道德层面看,他做了最低劣、最无德也为人不耻的事:不珍惜自己的真正“生日”,从根本上否定“自我”。 

  人们有理由相信,这种连“生日”都可以拿来作工具的人,这种肆意践踏道德底线的人,你能指望他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做“真善忍”的化身?  

  这大约是“5·13”的最大意义:“5·13”总能让人联想到李洪志的无人格。 

   ——“5·13”,让人时时联想到李毫无感恩之心、亵渎父母的劣行。  

  人来到世间,是父精母血融合的结果。母亲十月怀胎,并在特定的日期诞生个体生命,所以一个人的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对生日的牢记和纪念,也是对父母给予生命的感恩。从这个意思上讲,生日是神圣的,个人没有改变的资格。 

  李什么时候出生?五十年代初与李母亲卢淑珍同在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镇一家私人诊所任助产士且同住一个宿舍的潘玉芳老人最有发言权。她的谈话讲得非常清楚:李的父母相识于1951年春,1951年秋季结婚。1952年夏季,她到李氏夫妇家中为卢淑珍接生,卢分娩时难产,她不得已注射催产素,李才降生。且潘的说法与一系列物证可相互印证。 

  潘的谈话让李改生日的行为变得可笑:如按李的说法其生日是1951年5月13日,则李的父母在谈朋友不久就生下了李,这岂不是陷其父母于不尴不尬、名誉扫地的境地?另一方面,父母将李在1952年7月7日带到世间,李本该对这个特殊日子充满敬畏,对父母充满感恩。李却为了自己的私利,通过拉关系将生日硬生生改到1951年5月13日。李对给予其生命的父母还有什么敬重和感恩可言,又将在特定日期给予他生命的父母置于何处?因此,从伦理学看,李改父母赐予他生命的生日,是对父母不教、亵渎的卑劣行为。 

  难怪潘玉芳老人一想起“5·13”便气愤难平,“小来子不是要真、善、忍吗?怎么为了编瞎话把自己的生日都改了呢?”可巧,在今年5月10日母亲节,香港市民上街抗议法轮功,更是打出了“游子应思贤母泪,莫学法轮负母恩”的标语。这也揭示出“5·13”的另一方面的意义,“5·13”总使人联想到李洪志的不孝顺。  

   ——“5·13”,让人时时联想到李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丑态对弟子恶劣的影响。  

  李要弟子以“真善忍”为准则,讲真话,做真事。而他却在“弘法”之时改生日,进而将假生日“设计”成第一个培训的开班日,最终敲定为“法轮大法日”。这种做假对道德底线的践踏尤其严重。因为李常以超道德自居,号召弟子通过修炼上层次、“真善忍”、做好人,且宣称要提高整个社会(后来讲整个宇宙)的道德水平。在在生日变“5·13”问题上的做派,却是典型的不厚道,说一套做一套。正所谓“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口里讲的是超道德,做的则完全是无道德。李言行上的悖反,在弟子中产生了很坏的“破窗效应”。 

  对那些已知李改生日且唯李马首是瞻的的弟子来说,李的言行不一成了他们的行事准则。在日常生活中,这些人都成了些说假话,做假事,以假当真的“伪君子”。举个例子,2004年8月,法轮功痴迷者廖元华等人炮制了遭到“酷刑”的虚假现场,并拼凑成《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廖元华的非人折磨》在法轮功网站发表,不过,其造假说谎的真相很快被揭穿。廖悔恨地讲:“痴迷中的我,行为的唯一标准,就是李洪志怎么要求,我就怎么做,分不清是非,失去了自我”。李的生日造假的恶劣“示范”可见一斑。 

  而那些仍不明里究的弟子更可怜,李的欺瞒让他们一直生活在虚幻中。他们被蒙在鼓里,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年复一年地“纪念”一个虚无、与李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日子。有人甚至在家里摆“师父”牌位,每年的5月13日上供品,跪拜。 

  这大约也是“5·13”的重要作用,“5·13”让人时时想到李做人的无耻,口是心非,欺骗打头,言行悖反,以及对弟子极坏的“示范效应”。 

  总而言之, “5·13”是一面照妖镜,它让我们定期从道德上审视李的篡改生日,他的人格和道德伦理沦丧、他的欺骗和不择手段、他的无良和言行不一。“5·13”将李洪志牢牢钉在了践踏道德的耻辱柱上。 

  善良的世人应该遣责他,而不是盲从和轻信他。 

(责任编辑:紫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