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端午节,我包的粽子给谁吃?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沈大军(口述) 松泉(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沈大军,老家原来不在南京,1972年随父母从宁波迁居到了南京栖霞。在八卦洲乡长江村落户后,一家人踏踏实实的过着务农的日子。1990年,我和同村的姑娘结婚,说来也有缘,我叫沈大军,她叫沈小君。两年后,我们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我们给她起名叫沈君君。虽然生活谈不上富裕,但一家人其乐融融,倒也逍遥自在。在妻女的眼里,我是个慈祥能干的父亲,在我们家,端午节是要比春节都快乐的节日,因为在端午节,母女两能吃上我自己为她们包的粽子。自从2012年妻子信了全能神之后,我们一家快乐的生活就一去不返了。

  前年端午,粽子没有吃完 

  妻子小君曾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我们这个洲没有教堂,每周她都要到迈皋桥的教堂去做祈祷。但是从2012年夏天开始,她去教堂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以前一周一次,后来就到一周两三次,再往后每天都要去。家里还经常来一些她的教友,每次来都躲在卧室里交头接耳、鬼鬼祟祟的。为此和她吵过几次,我觉得信教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不能因为信教影响正常的生活。每次小君都冲我吼着说:“你什么也不懂!你不知道世界末日就要来了,我这是在救你!救女儿!”每次我们两都不欢而散。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2013年的端午,趁着女儿从扬州大学回家,我包了好多粽子,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小君好好谈谈,让她别为了信教影响家庭。看着母女两开心地吃着粽子,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快乐时光,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和小君说:“基督也会保佑我们全家幸福的,有基督的保佑,你去教堂的次数少一点,基督也不会怪罪你的。”没想到小君一下子就和我翻了脸,她说“你说的基督和我说的就不是一回事!‘女基督’你根本就不知道!”“过不到一起就不要过了!”我们又吵了起来,小君发起脾气,扭头冲出了家门,只留下我和女儿一脸错愕的坐在桌边。谁都没有心思再吃粽子了,那年没吃完的粽子最后都扔掉了。

  去年端午,粽子吃了一地 

  女儿知道了我和小君之间的矛盾,每周都要打好几个电话来劝我不好再和妈妈吵架。2013年寒假结束,女儿大四实习,她放弃了在扬州的实习机会,回到南京,在洲上一个信用社里实习,也想好好陪陪我们,缓解一下我和小君之间的关系。但是事情并没有向我希望的方向发展。小君借着女儿经常陪着她的机会,竟然拉着女儿也入了她的那个教!母女两经常各自抱着她们的“经书”,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再怎么发火、再怎么吵都没有用。再后来,她们嫌我唠叨,竟然搬了出去,在燕子矶一带租了套房子。说是离教堂近,每周就回来个一两天。有一天,女儿一个人回来了,我拉住她想和她好好说说,没想到以前和我最亲的女儿却不怎么肯和我说话了,一张嘴眼圈就发红,只是跟我说:“爸爸,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为了家好,你放心吧。”

  我决定要彻底解决这种状况。2014年的端午节,我再次包了好多粽子,打电话给小君让她带女儿回家过节。她支支吾吾的不肯回来,我在电话里说:“你就是要和我离婚,也得回来见个面分个家吧!”她这才同意了。我没有想到,小君一回到家就说要离婚。更让我觉得晴天霹雳的是,女儿君君竟然怀孕了!我大发雷霆,指责小君带坏了女儿,我流着泪冲小君吼叫“女儿还没大学毕业!你个母亲是怎么当的?”小君却说这是“过灵床”,是为了君君、为了家好。我追问君君,谁是孩子的父亲?君君支支吾吾地不肯说。我气得掀翻了桌子,狠狠的打了母女两个。这年的端午节,是我人生中最惨的一个!那一地的粽子我到今天都忘不掉。

  今年端午,我包的粽子给谁吃 

  我和小君没有离婚。小君她走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她曾经打过两次电话回来,我查来电号码,一次是在镇江句容,还有一次是在山西。每次打电话过来她都不跟我说话,只是和女儿匆匆说几句。女儿在电话边哭着喊她回来,那边电话却挂了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知道君君怀孕后,我没让君君再离开家,君君的大学也没有毕业。我仔细问过君君,那段时间她和她妈还有十几个人一起住在廉租房里,她们没有去教堂,就是每天在一起念经,唱歌,晚上和不同的人睡在一起,也有人不定期的和她睡在一起,所以她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报了警,但警察随君君到廉租房看过,那里已经没有人了。警察还说这事也构不成强奸。今年春节前,君君生下了个男孩。我想过掐死自己的女儿、掐死这个小生命然后自杀,但我就是下不去手。

  我现在就好像一个行尸走肉,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端午节又要到了,我习惯的去买了粽叶、糯米,但我包了粽子给谁吃呢?

  我想,我的妻子,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责任编辑:宜 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