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愚师出愚徒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胡绪作
【字体大小:

  近期,凯风网爆出一例怪事:广东省云浮市法轮功痴迷人员麦月发、陈洁群夫妇,因在修炼法轮功时,不堪蚊子“干扰”,写下《正告蚊子书》。《正告蚊子书》抗议蚊子“不分好坏”,“迫害”修炼人,“助纣为虐”,劝说蚊子不要干扰“修炼人”,并“要求”蚊子阻止同类进入麦家,这样才能得到“福报”,“转世为人”。

  看罢《正告蚊子书》,真让人觉得这麦家夫妇荒唐至极。只听过对牛弹琴的,还真没听过给蚊写信的。

  有个“对牛弹琴”的故事,说的是春秋时期,鲁国有个叫公明仪的人对音乐有极深的造诣,善于弹琴。他的琴声优美动听,人们听到他美妙的琴声之后往往如醉如痴。有一次,他带着琴来到城郊的田野散步,发现不远处有一头大公牛正在吃草,突发奇想要为这头公牛演奏一曲。于是他对着这头公牛弹奏了一首高雅的《清角之操曲》。虽然公明仪弹奏的曲子非常悦耳动听,但是那头吃草的牛儿却根本不理会,低着头继续吃它的草。故事告诉我们,公牛虽然能听到琴弦发出的声音,但是并不懂得欣赏,也不会理解曲中的美妙意境,只知道吃能填报自己的肚子。后来,人们就用“对牛弹琴”来讥笑人说话不看对象。

  麦氏夫妇写《正告文字书》成了现代版“对牛弹琴”。不过,对牛弹琴说不上愚蠢,毕竟动物也会听得到音乐。据悉,也有人试着用旋律动听的音乐“养”猪,“养”羊,养牛。然而,给蚊子写信,那绝对是愚蠢之事。首先,蚊子不认字,那字比蚊子还大个;其次,蚊子与人不同类,无法用语言交流沟通,更别说用文字;其三,蚊子只知道吸血,因为它知道吸血才是生存的本能,哪管你是谁;其四,蚊子咬人也会选人,方便咬便咬一口,在你的巴掌到来之前咬一口便飞了。在蚊子眼里,没有贵贱之分,你静它就咬你。法轮功弟子搞“修炼”,一般是静坐、盘腿,蚊子最喜欢这类人,你不动它就更方便咬你。因此,麦氏夫妇写《正告蚊子书》,真是滑稽可笑。

  他们的世界,我们并不难懂。法轮功修炼人怎么会这么滑稽呢?从“正告书”的书写字迹看,工整、认真,不像是愚蠢的人所为。相信他练法轮功前,绝不会出现给蚊子写信的蠢事。那么,修练法轮功何至于让人如此愚蠢呢?从“正告书”里面那些个“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迫害大法”“干扰”“转世”等李洪志常用“术语”,可见是李洪志授人以愚,让麦氏夫妇变得如此之痴。李洪志曾说“蚊子不咬修炼人”。那么,咬“修炼人”的蚊子,那肯定是“旧势力”派来“助纣为虐”、“迫害大法”的。一贯喜欢用文字表达心声的“大法”弟子,他们写过“严正声明”,写过“郑重声明”,写过“退党声明”,写过“重新修炼声明”,遇到蚊子这种不断干扰“修炼人”的事,马上联想到是“旧势力”所为,因而写个“正告书”就不足为奇了。

  可笑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笑过麦氏夫妇之后,更多的是对他们的同情。如果不是李洪志编造歪理邪说毒害他们,想必他们一定有正常的思维,正常的生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洪志长期对弟子灌输这些荒唐理论,当然荼毒了弟子心灵。能够落得个“给蚊子写信”境地,“修炼”真是到了极其境界。

  什么样的师父决定了带出什么样的弟子。愚蠢的师父必出愚蠢的徒弟。可是,李洪志并不愚蠢,他只是在用“愚”教化弟子,愚弄弟子,让弟子成为他的精神傀儡。麦氏夫妇到了写“正告蚊子书”的荒唐境地,真是让人觉得可怜、可叹、可悲,对如此痴迷法轮功的他们,笔者怎么也笑不起来,恨不起来,骂不来……

(责任编辑:洞庭)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