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迷信法轮功差点送了命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雷元芬(口述) 正雨(整理)
【字体大小:

    我是成都郫县古城镇邻城村人,今年48岁,1994年开始习练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大法”的15年里,我无心家务,把李洪志的“神像”供在神龛上,每日顶礼膜拜,练功打坐,到处去“弘法”、“传法”,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飞升”,会“圆满”,直到2010年1月的一天,因为迷信李洪志差点送了命,才让我对“师父”和法轮功产生了疑问和动摇。 

  2008年5月2日,丈夫再次劝我不要整日沉迷“练功”,我听不进去,认为这是外界的“魔”在干扰我的“修炼”,依然打我的“坐”,虔诚地默念师父的经文。盛怒之下,丈夫烧毁了《转法轮》和《新唐人晚会》等书和碟片,我感到万念俱灰,那可是我通往“天国”的“神梯”呀,况且万能的师父知道书被烧了,怎么了得?一时间我伤心失望到极点。“去掉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此时我深切感到丈夫的反对就是我“圆满”的绊脚石。于是下定决心,毅然离家出走,到邻县一个单身“功友”家里住下。两人搭伴,学法交流更有劲儿了,还经常到外面瞅机会给一些老年人“讲真相”。

  这一走就是一年多。有时候我也想家,想丈夫对我的关心和体贴,想我走了之后他会不会找我?但每当这种思念开始,我就提醒自己这是常人的情,我不能受情干扰,于是我就想丈夫烧书那可恶的情形,想他对“大法”的“亵渎”,一遍又一遍地抄写“师父”的话“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练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心里面请求“师父”原谅。

  转眼到了2010 年1月,那天特别冷,我正在彭州市一个村里,向几个太婆发“平安符”,讲那些“神迹”,蛊惑她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可以保全家平安”,忽然感到心口和肚脐周围一阵阵的绞痛,豆大的汗水从脸上渗出。怕几个太婆看出我的异样,赶紧溜到一个角落,忍痛“打坐”,琢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因为“师父”说过,“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它不是病是业力”。我认为自己违背“大法”的行为,虔诚地向“师父”祈祷,希望他的“法身”能看到我,消除我的痛苦。可是直到黄昏,我的疼痛反而加剧,还漫延到腰部和右下腹部。

  一个骑电动三轮的人从我身边路过,我请他载我回家。本是想回“功友”的家,但怕她批评我“练功学法”不精进才受此病痛折磨,便改口说出自己家的地址。当我出现在家门口,丈夫非常吃惊。一年多不见,他显得老了许多。看我疼痛的样子,他非要带我到医院去看病,一听到“医院”两个字,我马上拒绝并威胁他再说送医院我马上就走。

  我坚持着盘腿“打坐”,祈求“师父”赶紧来救我,但下腹部的绞痛更加厉害,再一次呕吐后,一抬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我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发作,幸亏你老公把你送来得及时,再迟点阑尾就穿孔了,大量细菌就会被腹膜吸收,进入血液循环引起败血症,你就没命了!躺在病床上,看着每天陪在身边照顾我的老公,我想了许多……

  87年我高考落选,回到农村,结婚生子后,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让我感到非常厌倦。94年,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以后,被里面描述的“上层次”、“圆满”和“宇宙天国”所诱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我不是“常人”,我要跟着师父修炼,直到“圆满”。坚持“修炼”这么多年,我抛家弃子,到处“弘法”可谓虔诚,但如今却颠沛流离,饱受病痛折磨,李洪志说“我这个法身多得已经不能用数字计算了。……有人说你在国内,国外能不能保护我啊。你跑到月球上,跑到哪儿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我们给人家宣传,念一句“法轮大法好”就可以保平安,我一直坚持“修炼”,他的“法身”怎么不保我平安呢?

  出院那天,我再也无法拒绝久别的亲情,告诉丈夫,我不再相信李洪志了,也不想什么“圆满”、“飞升”了,就踏踏实实的在家里做个女人,过自己平平凡凡的日子就行了。

  现在的我,再也不是那个孤僻冷漠的雷元芬,性格开朗许多。特别是去年年底,我们一家参加了土地整理,搬进了小区新家,我每天带带孙儿、跳跳“坝坝舞”,过着非常幸福的日子。

(责任编辑:川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