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李洪志果然是“天诗”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谭安
【字体大小:

  “法鼓法号显天威”,“主佛”做起童年梦。只要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李“主佛”只要一出手,就知道他的“诗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本来这个“天国乐团”的标题就让人云里雾里,注定了“诗”的内容肯定会“不同凡响”。果然,这一声“法鼓法号显天威”,让大家想起了早四十多年前乡下的穷人家有人病了请不起医生于是请来“师公子”(专门搞迷信骗吃骗喝的人)“冲傩”时出场的场景——一位“法师”手持木剑如临大敌般地绕着病人跑来跑去,口中疾呼,念念有词,然后“扑”的一声倒地不起来,等待着主家的“包封”,红包一到,师公子也爬起来了,“鬼”也赶走了。而那师公子口中魇语般的咒词就好像是“法鼓法号显天威”。敢不是李“主佛”原来是个“冲傩”的?而过细一了解,原来李“主佛”在上中学时爱好吹唢呐,对小号情有独钟,现在得意了,便觉得当时的“爱好”是何等的有先见之明。以“诗”抒怀,他还躺在童年的梦中没有醒来。

  “去邪除恶唤回归”,“主佛”继续狂人梦。这一句有点味道。从该“诗”的连贯性来看,应该是指“天国乐团”,也可能是指那些“法鼓法号”有这个“功效”。虽然有点过于夸张,但见怪不怪,李“主佛”什么时候说个一句真话咯,抑或,在他的心目中,那些法鼓法号就是能够去邪除恶唤回归的呢,信不信由你,反正他是信了。当然,我等凡夫俗子也不可能揣摩到“主佛”的“诗兴”意境。据说,李“主佛”在读中学的时候,就是一个长期打架斗殴的主儿,恐怕,在当时他还将打架斗殴当成了“去邪除恶”也未可知,毕竟,在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崇尚暴力和血腥的角儿。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策划出诸如自焚、绝食等致人死地的“绝招”来表现他嗜血狂人的本性。从这里,也看得出他野心勃勃的狂人梦想。

  “末世救人惊天地”,“主佛”在做桃花梦。在这里,李“主佛”就有点惊世骇俗了。首先,他将现在的朗朗乾坤继续定位于“末世”,继续宣扬他的“世界末日”论,不免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因为法轮功的“世界末日”在早几年就到期了,再将这个不能自圆其说的故事翻出来,难道李“主佛”要打自己的耳光么?其次是“救人”这个词用得“贴切”,显得很高深。不知道那些“法鼓法号”是如何救人的,都救了些谁,难道他李“主佛”是“天国乐团”的“法鼓法号”所救的?如果这些“法鼓法号”真的能救人,为什么不去救李继光、封莉莉、刘静航他们咯。当然,按照李“主佛”及“天国乐团”的信徒们玩起的“男女双修”和“研习大法”的术,这些“法鼓法号”自然也是“救人”的。原来,李“主佛”盛赞“天国乐团”,是日本法轮功“天国乐团”团长纪江与一女大法弟子“双修”、纪江多次到该女家中整夜“研习大法”的“美事”撩惹了他,使他想起了当年当兵时追女兵的旧事,难免心头痒痒,让他做起了桃花美梦来。

  “法正乾坤放光辉”,“主佛”沉醉权力梦。这才是李“主佛”诗意的最终境界,他希望能够“法正乾坤放光辉”。但这一句却是败笔,因为这句话看不出名堂来,这个“法正乾坤放光辉”是指“天国乐团”?是指“法鼓法号”?还是指他李洪志呢。如果是指“天国乐团”,势必让他的下属日本弟子抢了风头,这不是他李洪志的做法;如果是“法鼓法号”,更加没有这个道理,“法鼓法号”也不可能做到“法正乾坤放光辉”的;如此看来,也就只有他李“主佛”才有这个本事了,当然是他李洪志“法正乾坤放光辉”。如此一来,就将他李“主佛”想称霸全球,独步宇宙的野心暴露无遗了。当然,李洪志有野心,也不是今日才有,据报道,李洪志上世纪70年代在吉林森警宣传队吹小号时提交的“入团申请书”和“思想汇报”中写到“希望团支部给自己一定的温暖和帮助”,并愿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所有这些,都说明李“主佛”以一个伪君子的面目,还在做着那些欺世盗名的权力梦。

(责任编辑:辛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