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小号与“法号”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0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瞿 江
【字体大小:

  众所周之,虽然只有小学文化,“宇宙主佛”李洪志却十分热衷附庸风雅,时不时诗兴大发,抛出几首文理不通的歪诗。8月1日,李“主佛”又开始舞文弄墨,抛出一首名叫“天国乐团”的歪诗。

  看诗名,便知李洪志欲借此诗歌颂其手下的“天国乐团”。诗中一开篇便说他的“天国乐团”“法鼓法号显天威”,把其“天国乐团”一下子提到了举世无双的高度,接下来再配以诸如“唤回归”、“惊天地”、“放光辉”等等词语,又把其“天国乐团”提到了“震动寰宇”的地步。

  没想到世间竟有还有如此“高超绝伦”的“乐团”,真不愧为“天国乐团”。不过问题也来了,一些尚未达到“圆满”层次的弟子鼓捣的“法鼓法号”就能产生如此的“功效”,那么吹小号出身的李“主佛”那把“小号”吹起来又该是何等的惊天地,泣鬼神!

  不幸的是,别看“天国乐团”的“法号”吹得那么得响彻寰宇,但李“主佛”自己那把“小号”却吹得如此憋屈、失意与悲凉!

  李洪志“吹小号”出身,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可谓人证、物证俱在。曾任吉林森警支队(森警总队前身)宣传队班长、宣传队队长,森警总队后勤部部长李庆元。便是李洪志在吉林省森警服役期间吹小号的见证人。李庆元说“1972年,当时森警宣传队在搞人员调整,需要小号演奏员。经别人推荐,知道李洪志有这个特长,就把他招进来了”。而且据李洪志曾经的战友介绍,李洪志的小号吹的水平确实是非常非常的一般,他所在的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回忆说,面试时,李洪志一连吹了好几首曲子,没有一首是完整吹下来的,吹着吹着就找不着调了,只好从头再来。但想到他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也就让他过了关。

   

  李洪志吹小号时的照片

  按理说,李洪志号称他是比释迦牟尼还要高万倍的佛,自称“八岁修炼圆满”,具有“搬运、隐身、定物、预测未来”的神通,他那把“小号”要是吹起来,不能说能“显天威”、“惊天地”,至少也能吹得自己顺风顺水,有如神助。而事实是,李洪志最终能凭借他这个“吹小号”的“特长”进到宣传队,其过程充满了辛酸与悲凉。李洪志的父母离异后母亲卢淑珍独自一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为了将李洪志调到身边,卢淑珍给当时的八一军马场政治部周瑞山主任写信,再三恳求将李洪志调到身边。信中卢淑珍自述“我有严重的心脏病,多种病状。为了小李调转证明办不下来,我急得现在咳血特别厉害”。1972年12月的一天,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又找到当时的宣传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提出把李洪志调到宣传队。当时,队里正缺个吹小号的,于是,在半是需要半是同情的情况下,队里才同意把李洪志留在宣传队。进了宣传队,李洪志也丝毫没有想到过要凭借这把小号去“显天威”、“惊天地”,他也像那时的普通年青人一样希望求得政治上的进步。1975年3月14日、1975年12月20日,李洪志先后向吉林森警宣传队递交了“思想汇报”和“入团申请书”,这两份材料均由李洪志亲笔书写,字迹工整,态度诚恳。

   

  李洪志母亲卢淑珍的亲笔信

   

  李洪志的入团申请书

  这似乎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那些尚是“肉身”,远未成为“佛道神”的“天国乐团”的乐手们吹起“法号”来都能“显天威”、“惊天地”,而身为“宇宙主佛”的李洪志那把小号吹起来,不光号吹得不怎么样,而且还得劳烦自己的母亲“咳血”求人,这又是一个何等荒谬的悖论!这里面到底是谁在恬不知耻的吹牛,答案已不言自明。

  不过,以下两点倒是事实:一是“天国乐团”远没有李“主佛”吹嘘的神奇,那个乐团鼓手功吴凯伦不就病死了。二是李洪志的“小号”确实在别的方面显了神威,他这个吹小号的竟然最终把自己吹成了弟子膜拜的“宇宙主佛”,从此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是这才是“天国乐团”“法号”与李洪志那把小号最大的区别!

(责任编辑:湖一亭)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