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邪教进行精神控制主要手段的认识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2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洪林
【字体大小:

  邪教痴迷者是一群被教主迷魂洗脑的信徒,换言之,他们的精神被控制了。多年来,关于邪教教主使用什么手段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的多角度分析已有不少,但是从心理学催眠角度进行深入分析认识的内容很欠缺。本文试从这个角度谈谈看法。

  一、两个典型案例的意义

  案例一是某著名学府一位博士生与“法轮功”决裂的情况。这位曾经被邪教俘虏了的高智商博士生在转化过来后写到:“是通过‘学法’精神被完全控制”。他具体介绍说:“李洪志把‘学法’放到比练功重要得多的地位。李洪志说‘法轮功’只练动作是不行的,要用大量的时间来学法。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我每天花许多时间反复读‘法轮功’的书籍,看‘法轮功’的录像,听‘法轮功’的磁带,甚至是通过抄书、背书,直至把‘法轮功’的东西装进头脑。”“(学法使我)逐渐与周围的人隔开,与社会生活脱离,一步步走向思想的封闭,失去独立判断是非的能力,成为没有自己思想的躯壳,最后只能视李洪志的经文为圣旨,唯其马首是瞻……”

  案例二来自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过的一个事例。介绍某大学一位副校长,他不仅自己专业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是一个向大学生传授辩证唯物主义课程的哲学教授。表面看有些不可思议吧,这样一位高级知识分子也成了邪教“法轮功”的痴迷者。他被转化后说,他最初是抱着健身治病愿望学习“法轮功”的。当他刚接触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时,尚有清醒的辨别判断力,认为李洪志的一套纯粹是胡说八道。但在功友向他说,你不是想健身治病吗,那你就别管“法轮功”的理论有没有道理,只管按照练功要求实践念“经文”就行了,念着念着就能起到健身治病的作用。这位哲学教授介绍自己念来念去一些天后,就对原来持反感批评态度的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变得半信半疑了,再念来念去一些天后,对李洪志的大法变成坚信不疑了,并且还积极地为他参加的“法轮功”组织做事了。

  如果说没文化的普通老百姓被邪教给拉进去了多少还可以理解,面对高智商的博士生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方面的高级知识分子都成为邪教歪理邪说的痴迷者,人们普遍感觉难以理解,很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因和“窍门”。其实,如果有心理学催眠的知识基础,就可以很容易发现这两个人已经用他们自己的话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答案--“法轮功”是通过催眠手段对信徒进行迷魂洗脑使其痴迷的。

  二、催眠是怎么回事

  催眠是心理学内容。催眠状态是人的一种特殊意识状态,是介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恍惚意识状态。当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在一件事物上,如练气功的“意守丹田”、难以入眠时反复数数,或感觉受到外界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如乘火车长途旅行听到持续不断的车轮声……等等,意识就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心理学研究据此判断,凡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对人都有催眠的作用。催眠师也主要是利用“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这一特点来催眠受试者。

  研究中发现,被催眠人的意识进入催眠状态后,只对催眠师的命令或自己关注的内容发生反应,毫不怀疑地执行催眠师的命令或按照自己关注内容的要求行事,而对其它事物漠不关心或没有反应。大脑皮层接受催眠师命令的部分或自己关注内容的部分这时呈现强兴奋(清醒)状态,而皮层的其它部分则处于完全的或不完全的抑制(睡眠)状态。抑制程度深的人,甚至可以在这时对其进行剖胸或剖腹手术而毫无痛觉,此所谓催眠麻醉。不仅会出现感觉减退甚或消失的状态,处于催眠状态的人还可能出现幻觉,或者经过暗示可引发幻觉等精神症状,部分人还可能被诱发精神分裂。例如练气功不当,长时间沉浸在入静状态(自我催眠状态)可以引发所谓“出偏”、“走火入魔”等精神障碍病变已是精神病学界公认的事实。“法轮功”被定为邪教之前,一些医院已收治部分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障碍的患者也是不争的事实。

  三、催眠与邪教痴迷的关系

  通过前面论述,可以看到心理学早已通过大量实验得出结论:凡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对人都有催眠作用。现在让我们以邪教“法轮功”为例,看看它是否具备了这个催眠的前提条件。首先看看“法轮功”五节动功的练法,要求每天早和晚练两次,每次两个多小时。这本来就够长时间反复单调了。然而,李洪志认为“学法”比练功更重要,要拿出更多的时间去“学法”。前面介绍的博士生和哲学教授已经告诉我们,他们是不停地读李洪志所谓的经文、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抄写经文,背诵经文……据有的痴迷进去的家庭主妇介绍,为了不间断“学法”,她甚至在做饭炒菜时都带上“随身听”继续“学法”!显而易见,邪教“法轮功”这种近乎疯狂的“练功”和“学法”行为,早已超标具备了长时间反复单调的刺激这个心理学催眠的条件。结论是,无论你职位大小智商高低,任何人这样“练功”“学法”都必然要被催眠。揭示的事实告诉我们,各种邪教基本都有与“法轮功”“学法”大同小异类似的催眠手段。

  心理学研究还发现被催眠者表现为意识狭窄,只与催眠师保持单线联系。大脑除关注催眠师话语的部分处在清醒兴奋状态,大脑其它部分呈现抑制状态;“法轮功”痴迷者意识狭窄则表现为整个头脑除对“法轮功”内容高度关注有兴趣外,对其它事物漠不关心,甚至对国家法令法规等内容的记忆都被抑制。

  被催眠者只对催眠师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并且会按照催眠师的要求去行动;“法轮功”痴迷者则对李洪志的经文奉若圣旨,李洪志说要看淡名利情,痴迷者可以随意放弃原有的名利职位。李洪志说放下生死才能成神,痴迷者甘愿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或者通过自缢自残的方式对待自己的生命。李洪志说你现在的生身父母不一定是你真正的父母,有的痴迷者就认为规劝自己不要再练“法轮功”的父母、配偶是影响自己长功力的魔,毫无人性地挥刀残杀亲人。

  心理学临床利用催眠疗法给心理障碍患者在被催眠状态中“植入”新的观念,可以有效地在患者清醒后改变他原来的导致自己心理障碍的不良观念和行为;“法轮功”痴迷者通过“学法”导致自己处于催眠状态,将“法轮功”经文的要求变成自己的行为准则,自觉自愿地从事各种影响社会稳定的活动。

  四、结语

  心理学研究研究认为,凡是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刺激对人都有催眠作用。“法轮功”等邪教都含有类似的催眠手段(广而言之,各种宗教也都含有丰富的催眠手段)。邪教教主主要是通过催眠手段对信徒迷魂洗脑实现精神控制。因此,我们从事转化邪教信徒工作的人员应该具备相应的专业科学知识,遵循相应的科学规律,采用解除催眠的具体手段,才能在工作中事半功倍,提高转化效率和巩固住转化效果以减少反弹。

  (张洪林,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医学博士)

(责任编辑:汪娜)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