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我是这样帮助鲁奶奶摆脱法轮功的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鲁朋美
【字体大小:

  鲁奶奶,女,1953年6月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生有二个女儿,1996年7月曾因肚子气鼓气胀久治不愈练法轮功,通过练习法轮功的动作,逐渐有所缓解,从此认为法轮功很神奇、李洪志很伟大,并且对李洪志感恩戴德,视为“师傅”。 1999年中央宣布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鲁奶奶并没有改变,仍继续练习,认为“法轮功”是一部真正叫人向善,能强身健体的大法。由于思想上执迷不悟,她一直在家坚持练功修炼,无论其家人如何规劝都不肯丢弃法轮功,针对她的痴迷症结,我采取了如下步骤,让鲁奶奶终于明白了法轮功所谓“祛病健身”的真正原因。

  ——让鲁奶奶明白非器质性的疾病可以通过锻炼来调节和缓解

  非器质性的病变是指不是病理改变,而是功能的改变或障碍。如肿瘤患者就是病理改变,必须通过治疗才能消除或者缓解;而脑神经衰弱、腿脚酸痛、肚子气鼓气胀与心理因素、生活、饮食习惯以及劳累因素有关,调节后会自动消失的疾病。鲁奶奶以前是在一食品厂守传达,整天以坐为主,所以长期积累后,她因活动较少落下肚子气鼓气胀的老毛病。而她就是这样迷上法轮功,也觉得练功能治好自己的病。我不断的为其分析其实他这样的肚子胀气是属于通过锻炼、饮食调养、生活习惯可以缓解的疾病。她听了我的分析以后,她说没练法轮功以前她也一直坚持锻炼,我让他把自己的锻炼方式、大体时间告诉了我。根据鲁奶奶的陈述,他是时断时续的锻炼,也就是去河边散散步,这种不能持久的锻炼,往往效果较差,后来鲁奶奶每天坚持练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恰恰法轮功五套动作本来就是一些气功动作,是李洪志剽窃科学气功禅密功和九宫八卦的动作拼凑而成的,没有任何神奇,所以说鲁奶奶的病缓解甚至自己感觉好了,实际是通过锻炼缓解了病情。相反,如果鲁奶奶过多的时间都来打坐,会导致更严重的胀气病,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没有摆脱这个疾病的原因。通过我的反复劝说,鲁奶奶渐渐少打坐,转而开始户外有规律的锻炼。

  ——让鲁奶奶明白要想身心健康,必须摆脱对法轮功及其活动的精神依赖

  法轮功痴迷者从一个常人变成一个痴迷者,他们往往出于自身原因自愿接受法轮功的精神控制,心理健康受到极大的破坏,要使他们的思想实现根本转变,需要他们在自我意识上达到真正的觉醒。其实她自身有很大的心结,心结打不开,精神上依赖就摆脱不了。我逐步采取了很多办法让其改变对法轮功的认知。一是摆事实。刚开始鲁奶奶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求这个退团,那个退党,帮人“洗脑”。我问她:“这几年,有没有一个人受你规劝的”,她说:“没有”。“这就证明你的认知是错误的。”接着告诉她,“这么多人都不接受这个法,不认可你说的,你应该要看得到。”接来下,我和鲁奶奶多次谈到法轮功说的退团退党的意义,练功为什么要退党?你能谈谈你对共产党的不满吗?这么多年来,你自身的经历足能让你感觉到党和政府的温暖有哪些?法轮功口口声声退党好多万,国家就要完,岂不是谣言,我们党越来越伟大,9.3阅兵式你看了,有震撼吗?鲁奶奶不语,多次陷入自己的思考。一个建国不久后出生的人,我相信她对于国家和党的概念还是很有深刻体会的。二是谈功法。法轮功的功法能救人保平安吗?由于鲁奶奶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为了避免和她纠缠法轮功所谓的法理,我只是不断的用她周边的事例一个个的告诉她现实。我县有一个法轮功人员,张贵林夫妇一直练功,还是我县原站点负责人之一,最后都在家里病死了,最后几年过得凄惨极了,病得痛苦不堪还在看书练功,直至家破人亡。同时举出国家现在对于法轮功组织的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丝毫没有减弱,目前,我市又有8名法轮功人员被判刑,其实这是挽救其他人的幸福生活,避免受他们影响带动其他人加入进来。通过耐心细致的讲解,使鲁奶奶终于认识到:每个“法轮功”练习者都是最自私的,心底藏着一个最大的私念,就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圆满”,不惜伤害别人,甚至是最亲的人,最爱自己的人;痴迷“法轮功”的结果是和家庭、社会、道德、伦理、朋友、亲情背道而驰!原来自己所用生命作赌注换来的是一场虚空。一切的一切,因自己的所为,连累了家庭、亲戚、朋友,给他们都造成了非常深的伤害,可是社会从来就没有抛弃自己,大家都对她心存希望,把她从悬崖的边缘拉了回来,重新体会到亲情的温暖、珍贵,现在觉得格外轻松。

  ——让鲁奶奶明白“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的危害,特别是对家庭的隐性危害。

  鲁奶奶究其心理,是想通过练功来保平安、求健康,他对其家里的人看得非常重,心理尤其放心不下二个孙子。我们联合鲁奶奶的家人一同来做其工作。鲁奶奶的丈夫尤其对其练功十分反感说:“我已和家人、亲戚都说好了,给她下了一个硬杂子,如果你再练法轮功,我们几十年夫妻感情一刀两断,别说我无情无义。”鲁奶奶常住女儿家,先要求女儿安排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由她干,陪她多上上街、聊聊天,参加一些有益的公益活动,让鲁奶奶寻找一种健身的方法如做体操、散步、打太极等替代法轮功的动作,分散她的注意力,转移她的爱好。由原来每天练功二次,每次二小时减少到每天一次,每次一小时,随着时间一长,慢慢二三天练一次,直到停止练功。几次家庭内战,都是因为全家反对她练功,一次内战好比一堂政治课、批斗课,效果一次比一次好。鲁奶奶明白了许多,感慨地说:“亲人把最真的爱给了我,为我付出了许多,我却不断用刀子去割他们的心,我简直不是人?要不是大家的帮助,我可能到现在还不能认识到自己当时对亲情、爱心麻木到什么地步?我对不起我的家人,对不起我的二个孙子,我要为后代着想,决不能因我影响了他们的前途,影响子女家庭的幸福。”我也隔三差五地打电话与她拉拉家常,生日、节假日时发信息送去问侯,春节送去慰问金,每季度上门送反“法轮功”等有关资料、书籍、光碟,让其感受到大家都在关心她,让其在观看的过程中产生共鸣,让她增强自我意识,提高自尊、自信水平,启发其对法轮功言论的怀疑、辨证思考及批判意识,逐渐摆脱对法轮功及其活动的精神依赖,恢复心理健康并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

  我们通过耐心、细致的帮助,鲁奶奶终于走出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误区。之后,我又从法律、健身等不同角度与鲁奶奶进行了多方面沟通。鲁奶奶的案例使我认们识到,帮助、挽救法轮功痴迷者是全社会的义务和责任,只有全社会的充分重视和参与,才能更有效地帮助和挽救这些痴迷者,才能铲除邪教组织滋生蔓延的土壤,构筑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和谐社会。

(责任编辑:洞庭)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