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如何用”新论语”转化法轮功痴迷者

发布日期:2015年10月15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薛麟
【字体大小:

  2015513,李洪志宣布要修改《论语》,524就迫不及待地在网上把旧《论语》彻底改掉了。新《论语》有一个颠覆性的变化,就是“佛”已不“佛”,看来,法轮功的确已沦落到苟延残喘的境地,迫使“主佛”不得不抛弃“法轮佛法”,另起炉灶,对痴迷者再灌迷汤。 

  可是这样一来,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就难以适从。原因是李洪志从他第一本书《中国法轮功》,就开始盗用“佛法”的概念,打着“佛家气功”的名义来宣传自己。后来李洪志不仅祭出“佛法”的旗,说自己说的就是经文,讲出来就是法,造谣歪曲佛教经典,编造邪说对信徒精神控制,自封为至高无上的“宇宙主佛”。一直到此次修改《论语》之前,整个过程靠的都是假冒佛法来欺骗人分析现有的法轮功痴迷者,大多数都认为法轮功就是“佛法”。现在颠覆“佛法”的概念,法轮功痴迷者的思想必然受到冲击。 

  李洪志旧《论语》错漏太多,不改不行,但是新《论语》和原来的邪说相比,自相矛盾的问题更大。李洪志歪理邪说中的自相矛盾一直是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的突破口。本人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利用新《论语》引发的新矛盾,在社区和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已转化人员开展帮教、讨论,经过四个多月的实践,认为在十个关键点批驳李洪志的自相矛盾,可以有效帮助法轮功痴迷者认清李洪志的邪说,摆脱邪教精神控制:     

  .“大法”创造了宇宙,而“创世主”创造了“大法”。 

  那么,请问“创世主”李洪志您是从哪里孵出来的?     

  2.“大法”造就了宇宙万物,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不同层次中的具体体现”。 

  那么,请问科学是不是“真、善、忍”特性的体现?那么,用“真、善、忍”“大法”创造的科学来证实“大法”,有什么不对吗?难道“大法”创造的科学,会与“大法”成敌对吗? 

  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你说是因为:“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所以你就一直想修改《论语》。 

  你难道忘了科学是“主佛”您和大法创造的吗?你难道忘了科学也是大法给人类造就的文化吗?你难道忘了科学是神为了给大法铺路而造就的吗?    

  3.“人类的探索是为了技术竞争”吗? 

  请问,没有人类的探索,你李洪志哪里能够在长春、北京、纽约、新泽西购买一幢又一幢的豪宅?没有人类的探索,你李洪志哪里能够印书报、开网站,搞电视台敛财吗?     

  4.人类的探索,“借口是改变生存条件”吗? 

  请问“主佛”,人类的探索需要借口吗? 

  不好意思,我们人类想要探索就探索,需要探索就探索,我们想要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想要解开世界的奥秘,所以,我们就探索。Just do it!从来不需要任何借口,也没有找过任何借口! 

  您作为从外星来的低级动物,想必很难理解这一点?     

  5.人类的探索,“多数是以排神、放纵人类道德自我约束为基础的”吗? 

  西方许多科学家、多数科学家不都是信神、信基督、信天主的吗?而且,李洪志你自己也说过:“有许多科学家是敢于出来证实人体科学、古老的科学的”、“有很多科学家、哲学家最后都走入了宗教,都是很有成就的人”、……。是不是你想怎么说就可以随便怎么说,只要有利于你的邪恶目的,就翻手云覆手雨,是不是? 

  你不是说过科学越来越证实宗教讲的是对的吗?那怎么还会是“排神”呢? 

  科学的发展,跟人类是否放纵、是否自我约束,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有关系吧,因为你李洪志一直以来就在利用科学技术来制造谎言、散步谣言、欺骗世人、放纵你的欲望、放纵你的道德、实现你的非法敛财和图谋政治权力的野心。正好你李洪志就是利用科学技术放纵道德和肮脏欲望的典型。 

  什么叫做“排神”呢?是把神一个一个地排成一队跳舞给你李洪志看吗?要不怎么能放纵你的欲望呢?话都说不清楚,看来你高中的函授班白读了。   

  6.人类的探索,对于“精神、信仰、神言、神迹,在排神的作用下从来不敢触及”吗? 

  谁说人类在科学探索中对于精神、信仰、神言、神迹等东西从来不敢触及呢? 

  李洪志你说你能思维控制,从来没见过你能控制谁。然而科学技术现在已经发展出意念控制的技术和设备,比李洪志你厉害多了。你自己不也在《转法轮》说过:“现在搞人体研究的人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是一种象电脑这种形式的东西”吗?你一下子说人类在研究精神领域,一下子又说人类不敢触及精神领域? 

  人类的考古学家不是一直在研究“神迹”吗,例如寻找“诺亚方舟”,有各种考古证据证明《圣经》中讲的故事。李洪志你自己不也说过:“爱因斯坦不是一般人,他发现了宗教甚至神学所讲的东西是对的”吗?现在怎么就变成说,人类不敢探索“信仰”、“神迹”呢?     

  7.旧《论语》真的“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吗?“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就不可以吗? 

  李洪志虽然已老,凭三寸烂舌忽悠人的技术还是不老啊。旧《论语》中,真的是用科学证实法吗?不幸的是,在你李洪志把旧《论语》毁尸灭迹销毁证据之前,大家已经把它保存下来了,让我们凭事实说话: 

  旧《论语》中说: 

  “目前人类的科学再发达,也只是宇宙奥秘的局部。” 

  “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 

  通篇把科学摆在极低下的位置,把“佛法”摆在极高级的位置。怎么说是“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呢? 

  如果说“用科学证实法的意识比较强”就不可以,那么,在新《论语》中用了现代科学的字眼有:粒子、原子、分子、星体、星系、天体、星球、时间、空间、探索宇宙、物质世界等至少11个概念,比旧《论语》中来自科学的概念还多,请问“主佛”,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不能用宇宙最低层次垃圾站——地球人类的科学来证实法,那你为什么又要用地球人类——这宇宙中最低级的变异、败坏、肮脏的道德观念来证实法呢?在新《论语》中,“道德”一次出现了3次。     

  8、李洪志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因为这个《论语》当时写的时候是为了叫那些不知道什么是法的人明白法,起点不高”,真的吗?! 

  无所不知的“主佛”,怎么会写出一部起点不高,需要等到后来再来修改“起点”的“大法”呢? 

  当初为了那些不明白法的人,就可以起点不高,那现在和以后,为了那些不明白法的人,就要起点高吗? 

  而且,主佛您在1998年《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不要抠文字,我叫你们明白的是里边的内涵,与你们修炼能够认识到的东西,你不要去抠这个表面上的字意。我刚才还在讲,我们这本书如果没有他背后的内涵和其它的书是没有什么两样的,白纸黑字。” 

  不要忘了,在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你又讲了:“特别是在修炼中,法的内涵不体现在表面的文字上。” 

  法的内涵不在于文字表面啊,法有层层层层更高的内涵,1996年你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还讲了:“修炼中每当提高了的时候,这时你看书会发现同一句话与原来你看书时的意思不一样了”,既然如此,怎么还需要劳烦主佛你亲自伸爪来大篇幅修改《论语》呢?法的内涵不在于文字表面啊! 

  《论语》就是“大法”,“大法”怎么可能存在起点高不高的问题呢?李洪志说过:“宇宙大法(佛法)从最高到最低一层是贯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会也是一层法的构成啊!”那么,《论语》肯定要照顾到不同的起点,包括最低的起点啊!怎么能改呢?     

  9、李洪志说修炼形式只有一种,怎么又变了? 

  2006年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了:“我们今天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不可能再从新选择。我们就是这样一种修炼形式了,就是这样的修炼方式。” 

  一直以来,“主佛”你是用“大法”来正宇宙的法,《论语》本就是“大法”,大法弟子们就是依据这部法修成神的,大法弟子同化的是这部法,宇宙无量众生都是靠这部法而得救的。现在怎么能够怎么变成“创世主”,重新来过呢?而且,走到今天已经不能再从头选择了,如果改动“大法”,就等于正法要重来,大法弟子必须重新修炼,众生必须重新救度,因为,整个宇宙都以“大法”为存在的根本依据啊! 

  你之前说不可能从新选择、法不可能改变,现在又随意更改,无限慈悲的主佛怎么能够对众生这么不负责任呢?     

  10、李洪志你不是“随意所用”吗?还说什么:“这个《论语》我一直不满意,作为书的概论。……,所以我就一直想修改他”呢? 

  让我们先温习一下李大师两段重要宣言: 

  1999年《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我在论佛法,用人的语言,所以我就把他叫《论语》。……人的语言为法所用,怎么用都行。只要能说明问题,只要能度你们,只要能说清法,我就会这样用。所以我不受现代规范了的语言与词汇的限制。” 

  《随意所用》:“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只重法的内涵。对于人的规范没什么必须的概念。” 

  一向“讲经说法”都敢于随意胡说八道、信口雌黄而毫不脸红的李大师,现在怎么突然间讲究起来了?突然间不满意了,突然间要修改“大法”了? 

  最讽刺的是,李洪志在《随意所用》中大言不惭地说:“讲法时宇宙大法绝不能掺进这些人的东西,使法被人的观念所干扰”吗?那么,“主佛”当初在写旧《论语》的时候,怎么却掺进了人类的科学呢?! 

  “主佛”的幽默总是能给人以“惊喜”。在《惊醒》这篇“经文”中,他说:“这部法是宇宙的特性,是伟大的佛法真实体现,是我修炼开悟后,记忆起我自己先天之所有,又用常人的语言把他讲出来,传与你们以至天上,法正乾坤。……就《转法轮》而言,我自己亲自修改三次后定下稿而出版的。” 

  难以想象,“创世主”记忆起他先天脑中的整部“大法”,还需要“亲自修改三次后”才定稿出版。更不可思议的是,亲自修改了三次,还会出现把“科学摆的太高了、太大了”的错误。 

(责任编辑:慕容)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