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消业”险些害了我孩子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淑媛
【字体大小:

  

  我的婆婆贾玉莲,今年65岁,家住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街,文化水平不高,原来在毛纺厂当纺织工人。公公是司机在运输公司上班,经常在外面跑运输。十多年前的由于婆婆痴迷上了法轮功,差点害死我的孩子。如今看到我的孩子我恨我的婆婆,更痛恨法轮功。

 

  内蒙古乌兰浩特市成吉思汗公园 

  “下岗”后邂逅法轮功 

  1998年我大学毕业后男朋友带我回到乌兰浩特市他的家,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现在的婆婆,这时才知道婆婆下岗的事。看见她每天心情特别不好,我心里也特别难受,就劝阿姨:“下岗了没关系,我们结婚了会省吃俭用填补咱这个家的”,男朋友也说:妈妈你暂时找不到工作,咱家离北山公园这么近,出去走走散散心,别总闷在家里。”他妈看我俩这样懂事,脸上露出了笑容。

  1998年10月1日,我俩在通辽结婚了,丈夫工作是在通辽一家外企,我在通辽一所初中教学,日子过得还算可以。由于工作忙,交通不太方便很少回乌兰浩特,偶尔惦记,只好写信和婆婆们联系。婆婆回信说,自己现在经常去公园散步,遇见了以前工厂的姐妹,介绍她练习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自己买了练功资料和光盘,经常和她们练功。丈夫说:“不是每天闷在家里,有点事干,咱俩就放心了”。

   信“消业”为小孙子治病 

  1999年春节,我们回家过年。婆婆神神秘秘地对我俩说,“现在练的这个法轮功特别神奇,不但有病不用吃药,不用去医院,而且听‘师父’的话坚持练习还能‘上层次’、‘圆满成佛’,可以‘福报’家人。”我给听得云山雾罩的,本来自己也不太懂,也不想懂,就对妈妈说,“您不要太痴迷这些神啊、佛啊的,这里面有很多都是封建迷信。等我有了小宝宝,您还要帮着我照看呢。”1999年的8月,我的宝贝儿子在通辽降生了,特别可爱,全家上下喜气洋洋。公公婆婆也从乌兰浩特赶来祝贺,在医院每天守着自己的小孙子乐的合不拢嘴。

  2000年“五一”节前,婆婆打电话让把孩子送到他们那帮照看,我和丈夫商量后就送去了。为了练习方便我俩给婆婆家里新安装了电话,我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询问,婆婆总是说孩子很皮实、很健康。2000年的中秋节,早上刚刚起床,电话铃声就急促地响起来,接通电话就听见公公急促地喊着说:“你们快回来吧,孩子高烧不退,还伴有抽搐现象,情况挺严重,可你妈不让去医院。”我听了心急如焚,慌了手脚,丈夫急忙找朋友开车就往乌兰浩特赶。到了乌兰浩特家里,看到爸爸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也没顾上打招呼,直接冲进屋里。眼前的一幕把我和丈夫惊呆了,在妈妈的卧室里,孩子躺在床上已经嘴里吐白沫了,可妈妈却在旁边打坐,身前放着一本《转法轮》,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啥。我上前摸摸儿子的头,滚烫滚烫的,我声嘶力竭地吼到:“孩子都烧成这样了,为什么不送去医院?”这时的婆婆还振振有词的说:“不用去医院,我正给他‘消业’呢,如果吃药、去医院就会把‘业力’压回去了,就不能‘清理’身体了。”我听了疯了似的,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跑,妈妈还跟在后面喊着:“不能去医院啊……不能去医院啊……”

  误病情留后遗症 

  到了市医院儿科急诊,医生测了体温,高烧41.0℃,医生马上安排输液、CT、化验。这时的孩子已经烧得直打蔫,眼睛都没有力气睁了,还伴随着抽搐。我急得直哭,医生判断说这是高烧持续太久了,烧成脑膜炎了。我恳求医生:“救救我的孩子吧。”儿科的张主任把丈夫和我叫到办公室,严肃地说:“孩子由于高烧时间太长了,初步诊断为脑膜炎,抢救过来也会有后遗症。”医生的话像晴天霹雳,把我击倒在地上。我和丈夫决定转院带孩子去长春检查治疗,白求恩医科大医院儿科诊断也是高烧引起的脑膜炎,经过近两个月的住院治疗,孩子命保住了。

  陪孩子住院那段时间,我天天是以泪洗面,丈夫也特别后悔不该把孩子送到他妈家照看。公公听说孩子这结果,和婆婆大吵了一场,把她那些书、光盘、磁带都放到炉子里烧了。婆婆也知道自己惹下了大祸,如梦初醒,天天哭着说:“我对不起我的孙子呀,这都是法轮功害的,我再也不相信什么破法轮功了,什么‘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什么‘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清理身体,就不能治病了’、什么‘练功就能治病,修炼不许吃药’的鬼话,都是假的、骗人的啊。”

  孩子5岁多时,才能勉强扶着东西走,一些后遗症状也开始显现出来:运动麻痹,异常肌紧张,语言障碍,癫痫发作。如今儿子已经13岁了,每当看到他癫痫发作时,我都心如刀绞,是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害了我的儿子。

(责任编辑:沧海)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