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十二支派"成员:我没有童年,跟苦工一样(图)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1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唐微微(编译)
【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德国《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是一个古典自由主义报纸,成立于1945年,总部位于首都柏林,提供政治、柏林、经济、媒体、体育、世界、文化等板块内容和新闻。本文于2014617日发表,采访了脱离邪教十二支派裹挟者克里斯蒂安莱普,莱普说到儿童在十二支派中受虐待的非人生活,即使是脱离了邪教后依然留下阴影,影响正常的工作和日常生活。 

  他的父母是基督原教旨主义者十二支派的成员。(原教旨主义:一般提倡对其宗教的基本经文或文献做字面的、传统的解释,并且相信从这些阐释中获得的教义应该被运用于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克里斯蒂安莱普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常年被虐待、毒打,现在这个年轻人开始寻找新的生活。 

  克里斯蒂安莱普回忆说有一次他捡了一点糖吃被发现了。组织里的成年人找到莱普的爸爸,让他惩罚责打莱普。于是莱普的爸爸把他带出家门痛打了他一番。不管怎样孩子应该会哭着回家,因为那些人就等着看这个呢。 

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510/W020151023/W020151023321434830430.jpg 

  十二支派基本不弹奏愉快的音乐 

  当这个如今已经22岁的男人回想起自己在邪教十二支派内度过的童年和青年时期时,诸如此类的场景比比皆是。可是什么叫童年呢?我没有童年,莱普说,我们从很小开始就要为这个邪教出苦力。 

  十二支派自诩为早期基督教的范本——教内没有等级制度,共享教内资源,完全按照圣经里的原文工作和生活。 

  四年半以前,莱普和他的父母以及三个兄弟姐妹从法兰克地区的沃尔尼兹的邪教据点逃了出来。此外,该组织在拜仁的多瑙里斯还经营了一个更大的庄园,那里的土地和房产都很便宜,而且能让信徒远离大城市的诱惑。诺德林根已经是离那最近的城市了,但是距离奥格斯堡和乌尔姆仍有80公里以上的路程。 

  早上六点,警察开着警车来接走了40个孩子 

  克里斯蒂安莱普的绝大部分生活都是在教内度过的。现在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坐在诺德林根的咖啡馆里,在宏伟的圣乔治教堂投射的阴影下,将这些故事娓娓道来。当孩子们唱一些俗乐,或当孩子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张开手臂,模仿飞机的嗡嗡声时,挨打是家常便饭。他说:我们处在完全监视之下,每个成年人都有权力体罚孩子。 

  推崇棍棒教育使十二支派近年来频频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去年RTL电视台记者沃尔夫勒姆库内希克潜入了十二支派内部,秘密的拍摄了儿童受虐待的场面。大人们在邪教创建的学校里的地下室和锅炉房内用棍棒打骂这些孩子,这些画面实在是太可怕了。(编者注:沃尔夫勒姆库内希克是德国RTL电视台记者,曾秘密潜入十二支派,记录了50多个儿童被虐待的画面。) 

  多瑙里斯青年福利局对此迅速做出反应。在201395日早上六点多联合媒体和警方开展突击活动,同时包围了修道院基地和沃尔尼兹,救出了所有儿童,共40人。根据法院判决,剥夺邪教成员对儿童的监护权。这些孩子被领养家庭带走并上了学。现在这些孩子都过得很好。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开始呈现颓势。 

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510/W020151023/W020151023321434865674.jpg 

  克里斯蒂安 莱普22岁了,已经摆脱了那些痛苦 

  教会决定了这些孩子在哪工作和生活 

  克里斯蒂安·莱普出生在法国西南部的一个农村,那里是十二支派一个非常重要的据点。他父亲是一个工程师,认为20世纪80年代的和平运动和联邦共和国冷战是个错误。他被这种好战的基督教深深吸引,移居到该牧区。他的妻子是一个裁缝,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跟他一起加入了邪教。 

  牧区决定莱普一家在哪里工作和生活。莱普解释说:不停的变来变去。有一次他们被分到不莱梅附近的一个牧区,后来又分到修道院,又到维尔尼兹,又回到修道院、总而言之,莱普夫妇有6个孩子,莱普说:谁结婚谁就有生孩子的任务。他的家人也再次分崩离析。克里斯蒂安莱普在大概17岁的时候必须到处工作,因为当地紧缺他这种专门装配太阳能系统的工人。 

  儿童和打大人一样都要干农活。修道院内有装配公司和建筑公司。但教内没有一个成员有劳动合同,莱普说。没有医疗保险,没有社会保险——也没有奖金。 

  要是有人向该邪教询问有关经济活动的问题,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想到教会到访的话也会碰钉子。 

  尽管有人会去修道院内寻找答案,可是找到的只能是一个荒废很久的西妥教团的修女庵,中间还有一个天主教堂。沿着住宅区和农田之间的人行路走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又大又老的农村住宅区,在房子前的院子里有一些一屋晒在绳子上。很快就会跑出来一个女人大骂道:站住!你想干什么?这是私人房产。50岁左右,灰白色的头发,穿着劣质的褶皱的连衣裙。长得简直跟别人常描述的邪教成员一样:长头发,穿着老掉牙的嬉皮士服装。(西妥教团:是非常严谨的传统教派,修道士们严格按照教规过着清贫简朴的禁欲生活。) 

  邪教生活 

  这里大概有15所住宅,此外还有经济区、温室暖房、车库及大量的可耕地。该邪教取名于圣经中所写的以色列十二支派。他们说,他们生活的好像早期教会的第一个信徒一样,将自己的工作和财产奉献出来。(编者注:以色列十二支派由以色列第三代始祖雅各的12个儿子发展起来的。)圣经引文中说过:‘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大约有80-100人生活在这个修道院内。两个男人(即记者)想进修道院里面去,你们不许进,他们说,我们绝不与媒体交谈,你们写的都是谎言。 

  不仅仅是媒体,这个邪教也不接纳公立学校。因为公立学校传授性常识和进化论。1979年以来,该组织尝试自己教育小孩子。自由州巴伐利亚用了七年之久才允许了私立学校的批文。克里斯蒂安 莱普有一份他已经在这个私立学校完成了义务教育的证明,他一再的扪心自问,他有的这个证明到底是什么。这意味着,他甚至连中学的学位都没有。他也不知道哪个孩子能有中学学历。莱普回忆,在他学的书本里许多图片都被盖住了。现在阅读和写作我都觉得很困难,莱普说。 

  小孩子一周内要挨多少次打?莱普嘲笑着说:一周内?基本上每个小孩子每天都要挨打。就打裸露在外面的手和屁股。其中还有一门课就教怎样用透明胶带修补打人用的荆条,这样他们就能打更多次,打更长的时间。 

  每天都有宗教例会和授课 

  克里斯蒂安还在邪教组织内的时候,他的教名是扎卡,从希伯来传统风俗中取这种老掉牙的名字在十二支派中习以为常。与这个组织的破裂始于莱普13岁的时候,他拒绝庆祝犹太教的受戒礼。我用不戴帽子的方式抗议。他的家庭还因此关他禁闭长达一个月,用邪教内部的话来说是隔离、谴责。这次的摩擦愈演愈烈:莱普必须蓄须蓄发。没有胡子的人会被当成是同性恋。他总是用指甲钳凑合着剪剪胡子。比他小一岁的妹妹奥美沙也开始反抗了。我们两个都有点厌烦了。(编者注:Mizwa受戒礼:为满13岁的犹太男孩举行的成人仪式。) 

  这个邪教虐待人、控制欲强、而且还很虚伪。邪教组织内部还有一个二级系统,是完全的极端主义,有特权就能够拥有金钱、电脑和汽车。而第二等级的那些人禁止使用这些东西。至于儿童读物或漫画、糖果、录像?莱普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天外来物。 

  有时候也有一点点空间。教会偶尔会允许他们家到40公里以外的阿伦(Aalen 德国巴登符腾堡州),他外祖父母住在那。去那的时候孩子们会得到一点零花钱,然后他们用这点钱在书店里买两本少儿科普书籍《这是什么》回家翻翻。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书就会从他的房间消失。 

  孩子们总会跟父母谈起退教的话题,因为邪教给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两个年轻人对真实的世界越来越好奇,感觉到邪教的管理制度越来越严格。每天都有教内例会和授课。至少每三次例会就要求发言,这是规矩。但是克里斯蒂安莱普已经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了。母亲与孩子们站在一边,她不想留在这。父亲则犹豫不决,他对退教后的未来感到恐惧。 

  在莱普的姐姐和姐夫离开十二支派的两周后,莱普也走了。在一个周五的下午他彻底的剪了头发,周六的早上他找到组织头目说:结束了,我们要走了。放过我父母,我们想离开。 

  那头目把他们赶走了,朋友把他们带到海尔布隆(德国巴登符腾堡州)附近的一个公寓住了几个星期。一开始我们买了一个CD播放器和蝎子乐队的音乐。(编者注:蝎子乐队:德国著名重金属摇滚乐队。)这还没完呢。随后他们搬家了,在沃尔尼兹附近租了一个公寓。 

  他孤独,谁都不认识。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世界遗弃了 

  身体上的责罚已经留下了一辈子的伤口。克里斯蒂安 莱普现在是一名卡车司机学徒,他说:在公司因为一点小事生气的时候,我就一整天都放不下。然后就特别害怕会受到重罚。仅仅是他的师傅站在他后面,我就背脊一阵发寒。 

  此外,莱普发现不仅仅是工作的很艰难,退教后莱普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穿衣打扮。那他这个年龄的人都穿什么呢?在邪教内的时候我们都只能穿老旧的二手衣服,他说。买衣服的时候他得找人商量。他喜欢跟同龄人交流。但是我该怎么开始呢?他问,我谁都不认识。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世界遗弃了。 

  跟父母的关系直到今天还不大好,莱普说。他们总是觉得因为没保护好他而自责。尽管从不说出口,他的父母也知道,他的生活被邪教给毁了。 

  莱普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远离邪教的。自从青年福利局把孩子们从邪教里解出来之后,那就满是混乱。有人说还有示威游行,对孩子们来说与父母分开比留在邪教里必须忍受的虐待更折磨人。那40个孩子中的26个已经远走高飞了,他们上了公立学校。四月底的时候有5个家庭带着他们的孩子从修道院离开去了奥地利。据说他们最后在奥地利蒂罗尔州的一个小村庄落了脚,离德国边境只有15公里。不久以前一对夫妻带着4个孩子也离开了邪教。以此盼望着那些孩子能够重新回到他们身边。这是邪教瓦解的先兆吗? 

  邪教成员克劳斯T被当成是非官方头目,他当时在美国学习。20世纪70年代初在美国以耶稣人民为噱头建立了邪教,现在那已经是基地,最多成员聚集的地方了。人们猜想,T归国后,十二支派的欧洲首领应该是接受他了。如果到2026年,还有这么多人接受十二支派,那么无论如何世界都要灭亡了。 

  “十二支派”起源于70年代的美国田纳西州东南部城市查特怒加市,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有3000名教徒,在英国、德国、法国、西班牙、澳大利亚、阿根廷、拿大和捷克共和国等都有其独立的分部。2013年,该教派德国分支教会成员在地下室虐待40名儿童的视频流出后轰动一时,该组织也因强烈的种族主义政策长期遭人诟病。

(责任编辑:慕容)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