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王亚珍:“练功”断送了我一生的幸福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王亚珍(口述) 王臣(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王亚珍,女,今年52岁,是辽宁省凌源市乌兰白乡人,曾经是乌兰白乡法轮功辅导站站长。10年的修炼生涯不仅荒废了我的青春,还毁了我的家庭。今天我要说法轮功就像海洛因毒品一样,是个残酷无情的杀手,它葬送了无数人的幸福生活。

  当年由于家里穷,我又是家中的长女,为了供弟弟妹妹上学,初中毕业后,我便辍学回家,一门心思挣钱,什么累做什么,什么赚钱干什么,像个男人一样。在亲朋友好友的帮助下,我养猪、做豆腐,每年都获得了可观的收入。几年间,弟弟妹妹们相继长大成人,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1989年,我们村的老支书看到我是个“人才”,就把他的外甥介绍给了我。我丈夫体贴能干,人们都夸我有福气,第二年我的女儿出生,那时我们的豆腐坊和养猪场也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经济来源相对稳定,我们三口之家温馨而幸福,在村里可以说是“先富起来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法轮功,这一切都是那么快地离我而去!1999年春天,我弟弟因没有正当职业,经常打架斗殴被公安处罚拘留。为了能拴住他的心,我就和丈夫一商量,把做豆腐的生意交给他经营,我呢,则专心养猪。3月中旬的一天,由于一场突然袭来的温疫,使猪场里的猪死了大半,为了缓解一下烦躁的心情,晚饭后我来到了村口散步,发现好多人聚集在一起打坐练功,其中有个花白胡子的老汉在振振有词地说着什么。我好奇地看着他们,他们练完功,我帮他收拾音响、碟片、书籍等杂物。我们俩个攀谈起来,老汉很健谈,他就对我说,你快来和我们一起练法轮功吧,很神奇的,练了以后不但能治病健身,而且还能领悟万物真谛,促进事业大发展。这一句话说到了我的心上,我将信将疑地接过他递给我的一本《转法轮》,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开始走上了练功之路。

  《转法轮》看久了,我慢慢被吸引,开始拿法轮功的东西对照自己,觉得书中讲的真准。书中说,人身上都有“业力”,只有通过修炼法轮功,“业力”才能消除,使人达到“乳白体”状态。当时,我想自己之所以又黑又瘦,不是操心所致,原来是“业力”所致。于是,我想改变自己,就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好好“学法”、“练功”,尽早消除“业力”,最终达到“圆满”。从此我就坚持天天和功友们一起“练功”,每天还虔诚地打坐在第一个位置。半年后,那老汉见我“进步”很快,就把乌兰白乡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的位置让给了我,并意味深长地说:“年轻人,好好练功,这个位置会让你前途无量啊!”听了这话,我练功和督促功友们练功的劲头更足了!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丈夫对我说,你原来在村里威信那么高,更要遵守国家法律,现在国家都取缔法轮功了,你就不要再练了。我当即骂他愚昧无知,说“法轮大法”高于人间,现在正是“大法”与常人较量的时候,是考验的时候,国家怎么能取缔得了。丈夫气得找村干部反映,当我听说丈夫开始公开告我修炼法轮功,我气急败坏,没等村支书说完,我就甩门而去。回到家里,丈夫正在看电视,我疯了一样指着鼻子骂他,怒斥他今后少管我的事,骂他是我修炼进程中的“魔”,我咆哮着把家里的茶几、电视、镜子、厨房锅碗瓢盆统统砸烂,并对丈夫说如果你容不得我,那就离婚散伙好了。丈夫气得浑身直打哆嗦,眼眶中充盈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00年2月,我练功已经达到了疯狂和痴迷程度。为了尽快“上层次”,我决心首先摆脱丈夫的“纠缠”与“束缚”,不听他劝阻,不与他同床。因为“师父”说:常人都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练功人,一个超常的人,首先就要突破这个东西。常人很多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执著心”“放不下”,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欲”和“色”、“欢”与“合”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掉,于是我从卧室搬出来与丈夫分床而睡。丈夫尽管不情愿,但他并没有嫌弃我,抛弃我,反而苦口婆心劝我不要沉迷在虚幻的追求之中。让我多为家庭、为女儿想想,孩子都大了,懂事了,让我别再痴迷了。但我却对丈夫的肺腑之言不屑一顾,甚至都不想再看他一眼,说那是常人的追求。认为他根本不懂“大法”的好处,让他别管我,等自己修炼成神后,就带他和女儿、母亲一起到天国去享福。70多岁的老母亲气得直跺脚,每次看见我都要打我。

  为了去掉“师父”说的“根本执著心”,我开始经常不回家了,什么活也不干,什么事也不做,一门心思专心“练功”,更不理会丈夫、孩子和70多岁的老母亲的生活。由于我的固执和偏激,丈夫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常常半夜里到院里失声痛哭,他的性格也变得压低、孤僻、焦虑,刚过四十岁竟然平添了许多白发。2005年3月,我的家庭已发展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窘况,成了闻名全村的“困难户”。丈夫、孩子、老母亲想用离家出走来对我施加压力,期盼我能放弃法轮功。但亲人们没想到,那时的我已把法轮功看得比亲情、家庭,甚至生命都重要了,并把他们当成“破坏法的魔”。认为他们如果离开,反而让我觉得是又上了一个“层次”,是大法的胜利。为了摆脱家庭的羁绊,尽早放下“人心”,我就一天几次砸东西逼他们快走。最终丈夫与我离婚,女儿投靠舅舅生活。没有了他们的“阻拦”,我便更是无所顾忌地投入到练功之中,家中能变钱的东西全被我变卖了,直到最后卖了房子,所得的钱款全部用来买印刷工具、纸张、光碟、磁带、挂像、书籍等物,白天蜗居“练法”,制作大量的法轮功传单,晚上四处串联功友到居民区散发。

  2008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在散发反宣品的过程中晕倒在大街上,被路人送往医院抢救。经医生检查诊断,由于我身患糖尿病多年没有坚持治疗,已经转化为糖尿病综合症,如果不坚持对症治疗很有可能转化成尿毒症,就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存了。这时我才从噩梦中醒来,但却为时已晚。丈夫已经组成了新的家庭,不可能再回到我的身边;我身患重病没有经济来源不能抚育女儿,孩子只能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是我自己亲手毁掉了曾经幸福、美满、温馨的家庭,是法轮功毁了我的幸福生活!

(责任编辑:梓桐)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