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一个老人的自述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2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贺洪开
【字体大小:

  我叫贺洪开,今年77岁,重庆石柱户籍的垫江人,退休后我一直生活在垫江县的老家。我1958年在四川雅安7793部队参军入伍,曾参加过1959年进藏平乱、1962年印度自卫反击战,在自卫反击战中火线入党,1966年到海南岛当排长、直到连长,1977年转业回地方。本来以为我的生活会逐渐变得美好起来,然而很多事情都不尽人意……

  1977年转业回地方,我本是垫江人,但是转业到垫江时没有找到单位接收,只好转到了石柱县任公安员,从此心中埋下了对社会的不满。1980年,我因为个人问题而被调离公安队伍到供销社工作。1992年,我患上了癫痫,住院治疗一年后办理病退手续。工作上的不顺和身体的不如意,让我感叹上天的不公,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情绪也越来越大。199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垫江高峰邮局附近看到有人在“传法”,挂着横幅写着“净化身体”,听他说有一种功很神奇,有病痛的人修炼这种功后,病就会自动好起来。当时我只是觉得很好奇,那人也发了我一本《转法轮》书,说是按照这本书真诚去修炼就会有收获的。

  回家认真看了下,我慢慢被《转法轮》书中所说的“真、善、忍”、练功可以“消业祛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等说法所吸引,按照书上所说,练了法轮功不花钱就能祛除病灾,强身健体,保佑家人平安。我尝试着按照书上讲的去练,刚开始每次练完之后就感觉整个人精神了许多,身体也觉得轻松了些。从此,我开始了习练法轮功之路。

  1999年7月,政府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取缔了法轮功组织。我觉得政府这么定性是不公平的,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事、当好人,怎么能是邪教呢?于是,我偷偷摸摸在家里继续习练法轮功。因为老家长期只有我一个人,老伴和儿女很少回家,所以我“潜心修炼”也没被他们发现。

  2005年春天,一次去赶集回来的路上淋了雨,感冒了,我感觉到呼吸不畅、浑身乏力。我觉得这是“师父”对我的考验,于是我不去看病,天天坚持打坐修炼,背诵“经文”,发正念。日复一日的练功,我的身体状况似乎有所好转,我认为这是成功祛除了“业力”的实证,因此更加对法轮功深信不疑,渐渐地痴迷其中。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2008年,我外甥满20岁,我去看他,在火车上看《转法轮》的时候被老伴发现了。老伴、儿女都劝我不要再练了,说法轮功是邪教,《转法轮》是邪书。我很生气,认为他们就是妨碍我‘精进’的魔,和他们大吵了一架。因为我固执己见,他们实在无法说服我,吵了几次过后也不敢和我争论什么了。慢慢的不怎么管我了,逐渐疏远我。三个女儿都到外地去打工了,儿子也到江苏去打工了,老伴到镇上帮儿子带娃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老家。少了这些妨碍我的“魔”,我更加“无拘无束”,依旧在家潜心修炼法轮功。

  家庭关系不好,这个年也过得异常清冷。2013年4月,我推车的时候摔倒了,额头上破了好大一条口,我赶紧拿出我平日里念的《转法轮》,认真地念起来。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小问题,按照以前感冒的经验,只要虔诚的修炼法轮功,不用打针吃药,伤口自然就会好的。想到这里,我更加认真地练起功来。持续的修炼了一个多星期,我的伤口并没有好转,反而觉得全身发烫、四肢无力,发起了高烧,连床都起不来了,到后来甚至浑身发抖,肌肉痉挛,口吐白沫。老伴回家拿东西的时候看到我在床上抽搐,吓得半死,赶紧将我送到了医院。医生诊断后是感冒引发了潜伏多年的癫痫。“幸好你们在最后时刻把病人送过来了,不然再拖一两天,可能就没得治了”医生提醒道。在医院住了几天,我的病才慢慢好转了。儿子说:“你不是信‘法轮功’啥子病都会好的吗,怎么这次没好?在这样下去整个家都会被你搞散了。”我无言以对,最后,我妥协了,毕竟还是不想把一个好端端的家给打散,我给他们讲了一个条件,说可以让他们找懂“真、善、忍”的人跟我理论,只要他能说服我,我就不再信、不再练“法轮大法”。

  后来,他们找来一个志愿者,是一名大学老师,给我讲人类起源到现代文明社会,讲物质世界到精神世界,讲封建迷信邪教歪理到科学文化及孔子的仁义礼智信的基本观念,他用渊博的知识和深厚的文化修养逐渐使我对法轮功的“笃诚之心”开始动摇,崩塌。这期间,老伴、儿女经常关心我,让我重新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村社干部也时常上门来嘘寒问暖,我也能逐渐和周边邻居说上话了。我终于发现,家人和社会并没有放弃我,我重新敞开心怀,彻底放下了对法轮功的痴迷,开始投入到幸福的生活中去。亲人、邻居们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躲我了,大家都能和和气气的相处,这才是我该享受的晚年生活呢!

(责任编辑:悠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