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被李洪志下了蛊的十七年

发布日期:2015年11月2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胡顺芳
【字体大小:

  我家住上海松江,受李洪志蛊惑,陷入法轮功17年,把原本很幸福的家拆散了,给自己和亲人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我和丈夫从小就是邻居,毕业后他在机关工作,我在石油公司上班,1991年我俩结婚,第二年添了儿子。因月子里落下偏头疼病,常去医院针灸治疗。1995年底,看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宣传,是什么“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练功后会自动清理身体,不用吃药什么病都没有了”。我把孩子托付给大姑姐照料,到练功点试着练功,一段日子下来,觉得头痛发作少了。练功点负责人怂恿我买书,“师父”说的:“把学法看书也象炼功一样天天去做,天天去看,才能指导你做一个好人,你心性才能修上来,功才能长上去的。”于是我抱回了一大堆法轮功书籍和用品。

  自此我练了功就“学法”,对《转法轮》中的“消业”、“开天目”、“法身”、“圆满”感到既新奇又兴奋,学着学着就迷上了。为了提高自己,我做每件事都要和李洪志的言论对照,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否在“法”上。不久,“精進”的我当上了金山石化厂区的练功点辅导员,每天清晨和傍晚带着一群功友练功,下午组织集体“学法”,晚上看书“背法”到深夜,认真执行着李洪志对辅导员的要求:“要多看书,多听录音,最起码要比一般学员明白才能真正当好辅导员,对法的理解一定要清楚。”让亲戚临时照料的儿子,也变成了长托。

  大姑姐打来电话说我儿子发高烧要赶紧送医院,我哪有时间呀,况且我一点也不着急,告诉她不用去看医生,“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我对李洪志的话深信不疑,“炼正法的,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儿子自然会因我受益,不会有危险的。而事实是儿子重感冒转成肺炎,在医院挂了一星期点滴才痊愈的。后来儿子再生病,婆家人怕我阻拦,直接送去医院治疗。亲朋好友也都说我换了个人似的,我却叹息他们是无缘人。丈夫在外省驻地工作,仕途顺利,我也归功于自己,认为是我在庇护全家,对“学法”更上心了,还常去外地同那里的功友切磋交流。

  知悉法轮功被政府取缔,我非常失落。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要我把心思好好放在工作上;丈夫特地回家开导我,但我根本听不进去,满脑子想着自己原本快要“功成圆满佛道神”了,几年的修炼前功尽弃了。2000年,前练功点负责人来找我,要我动员功友们一起上北京为法轮功讨个说法,起先我还犹豫不决,单位请不了假,丈夫也会阻止和生气的,但当我收到李洪志的“经文”《走向圆满》:“目前所发生的事是久远历史前就安排好了的。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马上丢掉了所有顾虑,伙同功友进京上访去了。

  经过教育和规劝,我好像醒悟了些,看到丈夫忧虑不安,儿子疏离自己,父母声泪俱下,我感到了愧疚,也想回到从前一家其乐融融的生活中去。可是法轮功不肯放过我,偷偷摸摸送来新“经文”,李洪志的威逼利诱也总能触动我的神经,点发我的欲望。按照李洪志所言,经受住“考验”的弟子“圆满”在即,转化了的弟子下场将很悲惨。而蛊惑“经文”一篇连着一篇,虽然篇幅很短,却字字句句像精神鸦片,摧毁着我的意志,常产生杯弓蛇影的恐惧,比如身体不舒服,家人有个头痛脑热,我都惊慌失措,担心这是李洪志在警告我,开始惩罚我了,弄得我晚上无法合眼,惧怕神通广大无所不在李洪志把我淘汰。“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在潜意识里,我也不甘心这些年的倾力付出化为乌有。

  “你们知道吗?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被李洪志下了蛊的我,“早日圆满”再度成了我最大的精神追求。在李洪志的鼓动下,我频繁外出,散发法轮功宣传品,向路人“讲真相”,往居民信箱里塞资料和光盘。我的疯狂举动,让丈夫伤透了心,但他还是一次次接纳我,苦口婆心挽救我,而我想的却是“圆满”后的美妙,即便精疲力竭的丈夫下了最后通牒,我还在用“正法理”对照,这人中夫妻之间的婚姻生活,无论多恩爱也是很低能,不能带上天“圆满”的。2007年我和丈夫离婚了,亲戚和邻里都非常惋惜,我的娘家人更是痛哭不已,我却一个劲地背诵着李洪志的“法”给自己打气,作为“超常人”,解脱了婚姻的制约,得加速树立自己的威德,“圆满”自己的位置。于是我更加肆无忌惮地为李洪志做“三件事”,至于是否触犯法律,是否扰乱百姓,我根本不去想,且一点儿也不怕,“你去香港、你去美国,你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我有什么可害怕的。

  而当我被群众一次次举报,“法身”却总是不闻不问;我拒绝帮教,用绝食“效忠”李洪志,翘首期盼“法身”凌空而降,但除了饿得眼前金星乱飞外,“法身”踪影全无。若不是帮教人员不厌其烦地给我滴豆浆,及时送医救治,我早就没命了。而李洪志曾许诺了无数遍的“圆满”,却越转越远销声匿迹了。

  痛定思痛的我,开始了深刻反思,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2013年,我彻底清醒了,原来李洪志的“经文”都是害人的蛊,而我中了蛊毒整整17年,把人生最好的年华都毁掉了。回想自己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给国家和亲人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我追悔莫及!罪孽深重的我现在皈依佛门吃素念斋,当我学到了真正的佛法后,发现所谓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破绽百出,全是被改头换了面的胡说八道。我准备把佛法学好后,一定要揭露李洪志的谎言,让其他人不要再上当受骗了。

胡顺芳近照

(责任编辑:华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