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我亲手毁了温暖的家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0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淑梅(口述)新柱(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李淑梅,1968年5月22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1987年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进入了当时的联合化工厂当了一名工人。参加工作四年后,我结了婚,爱人叫马长青,是四平市一建公司的工人,婚后第二年,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女儿的出生给我们这个不算富裕的家庭增添了许多欢乐。

  1997年女儿上了小学,由于学校离她爷爷奶奶家近,孩子就住在爷爷奶奶家,每天就由爷爷奶奶接送。孩子一下子不在身边,我感到了轻松很多,每天吃完晚饭就出去走走,锻炼一下身体。在1998年3月开学的前一天,我送孩子去婆婆家,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我家的老邻居胡阿姨,胡阿姨问我丈夫的腰间盘突出好没好。我丈夫在工地干活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扭伤了腰,得了腰间盘突出,犯病时就做做牵引,按摩按摩,在家疼时我就用热毛巾敷敷,吃点药,贴点膏药,缓解一下,好几年了也没怎么见好转。我就告诉胡阿姨还是老样子,胡阿姨就说,让你丈夫练法轮功,练了法轮功就能治好他的病,我当时说丈夫经常在工地,有时很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没有时间练,胡阿姨就说,孩子不在身边,那你有时间,你练法轮功,你练了你丈夫也能受益,也能治好他的病。我就问胡阿姨,我练法轮功丈夫怎么会治丈夫的病呢?胡阿姨说,练法轮功的人都是“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当时也不怎么相信,胡阿姨看我半信半疑,就说,那你就先练练看,还把我领导他家,给了我一本叫《转法轮》的书,告诉我第二天一早到小广场去,大家一起练。第二天一早,我来到小广场,看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里比划了,胡阿姨看我来了,就说,他们都是练法轮功的,我们教你练,就这样,我开始了习练法轮功。

  习练法轮功后,我就被师父所说的练法轮功的人都是讲“真善忍”,是在做好人,练功的人将来都能“圆满”,而且“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等等所迷惑,开始每天早出晚归,和功友在一起练功,可以说是风雨无阻。丈夫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还以为我在锻炼身体,还挺支持我的,家务活也是他做。有时我也劝丈夫和我一起练功,丈夫说他没时间,一家一个人练就行了,我当时想,我练法轮功,将来你跟着受益,你的病好了,你就知道法轮大法的神奇了。

  1999年6月的一天,丈夫没到下班时间就被同事送回了家,那时我正和几个功友在家里练功,看到丈夫回来了,我就问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丈夫说他的腰间盘突出病犯了,坚持不了工作,领导说让回家准备一下,然后去医院检查治疗。当时我就说,不用去医院,我和功友给你发功就能治好,不顾丈夫当时疼痛难忍,我就和几个功友给丈夫发功治病,可发功之后,丈夫还是未见好转,满脑袋是汗,疼的直不起腰来,我的功友就说,再怎么疼也不能去医院,是你丈夫的“业”太重,等把“业”消了,病也就好了,如果去医院,就消不了“业”,病永远都不会好,我当时也相信丈夫的病是他的“业”太重造成的,不让他去医院,坚持在家给他发功治病。可半个月过去了,丈夫的病不但未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这时他的单位领导和同事听说他没有去医院看病,趁我出去和功友练功的时候,把他送到了医院就医,我回来听说丈夫去了医院,就问他们送到了哪家医院,我的想法是把丈夫接回家,我自己发功给他治病,可他们怕的就是我把丈夫接回来,所以也没告诉我,我当时还和他们吵了起来。一周后,丈夫的腰不疼了,就回到家静养,我看到丈夫回来了,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1999年7月22日,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并报导了许多因习练法轮功而自杀、杀人、精神失常、有病不就医而耽误治疗等事实,丈夫以为我这下可以回心转意,放弃练法轮功了,可我对所有的报导都认为是假的,是骗人的,不顾丈夫和亲友的劝说,还是偷偷的习练法轮功,一天也没停止过,还把他们劝我的话当成是“魔”话,他们让我放弃练法轮功,就是阻碍我练功“圆满”路上的“魔”。

  2002年3月春节后的一天,我在家里练功打坐,丈夫在洗衣服,端水盆时把腰扭了,腰间盘突出又犯了,当时他疼的脸煞白,站都站不起来了,可我看到后还是无动于衷,还想,这就是他不让我练功的恶果。丈夫勉强着扶墙站了起来,要给别人打电话,我当时就把电话线给剪断了,丈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第二天,丈夫的朋友来家里拜年,看到这种情况后,喊来几个人,不顾我的强烈反对,把丈夫送到了医院。

  经过治疗,丈夫的病好转了,出院后,丈夫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交给了我一份离婚协议书,原来丈夫对我的所作所为已经难以忍受了,无奈之下,坚决要和我离婚。就这样,我和丈夫离了婚,孩子归丈夫抚养。

  反邪教志愿者和亲朋知道我离婚的缘由后,多次来到我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做我的工作,讲练法轮功的种种害处,听了他们的话,我开始反思自己的练功经历,想到我练法轮功这么多年也没能治好丈夫的病,如今造成了离婚的局面,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练法轮功不但没给我带来一点好处,还让我失去了温暖的家,可这能怨谁呢,一切苦果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吗?

(责任编辑:陆元)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