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邪教把信徒变成传教狂的心理奥秘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严梅福
【字体大小:

  举凡邪教都有一种非常邪乎的本领:能借助一套心理设计,驱使信徒们不管在什么场合,面对什么对象,都会自动地、狂热地布道(布邪道;宣传邪教的歪理邪说),禅精竭力地帮助邪教捕获信徒,使邪教组织得以飞快地扩大。邪教呼喊派就是靠了这种本领,在短短的几年内,就迅速蔓延至河南、浙江、福建、广东、河北、内蒙等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360多个县、市、区,一度蒙骗20多万无辜群众加入其邪教。门徒会也是靠了这种本领,几年功夫就在陕西、湖北、四川等15个省120个地(市)的681个县(市),发展信徒35万人之多。法轮功更是棋高一筹,在其最猖獗的时期,一度在全国建立了39个辅导总站,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发展控制220余万信徒。

  邪教和邪教教主们的这种能让信徒为之不遗余力地传教的邪乎本领,确实是令正统宗教望尘莫及和自愧莫如。正统宗教虽然也要传教,也要布道,但都是由神职人员、宗教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如神甫、牧师、伊玛目、阿訇、方丈、法师等这样一些宗教专职人员来进行,并且也都是在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绝不会不择场合逢人就布,有机会就讲。正统宗教的信徒也都只是自己潜心修炼,找机会参加各种宗教活动。倘若你不问他,不是看到他经常去教堂、寺庙,去作祷告、去烧香拜佛,你还很难知道他是一个宗教徒。邪教信徒们的行径恰恰相反,他们对宣传邪教处于了一种成瘾状态,在教主的控制下,一个个都变成了“传教狂”。 他们自己掏钱印制或购买邪教宣传品,四处散发,不仅逢人就大讲他信奉的邪教如何好,修炼后果如何美妙,而且还四处出击,竭力去寻找可以被他们发展的对象,一旦找到,就会使尽一切交往手段,给你传邪教的歪理邪说,拉你信邪教,并且表现出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劲,和一种若不这样做就会有如鲠在喉的心理感受。 

  那么。邪教及其教主究竟是靠了什么“法术”来让信徒们如此狂热地“不用扬鞭自奋蹄”地传播邪教呢?探明了这一点,也就揭示了上述邪教为何能如此快速发展和扩展的奥秘。从心理学的角度看,邪教主要是通过以下6种方式和途径来激发和调动邪教信徒们传教的积极性,把信徒变成传教狂的: 

  1.利用“神”的法力让信徒自动化地传播邪教

  不管是“门徒会”的教主季三保,还是“法轮功”的李洪志,他们要想让信徒狂热地为他传教,以快速扩大邪教组织,首先就要通过自我吹嘘、欺骗恐吓、广施暗示等手段在信徒心中树立起他是法力无边的“神”的形象,继而使信徒因对“神”无边法力的恐惧而对他从内心里不敢萌生哪怕一丝的反抗念头,惟命是从,像机器人一样任邪教驱使,这是因为邪教信徒们个个都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比如“主神教”头子刘家国就是这样做的。他自我吹嘘说:“要信天上的父,也要信地上的主,主就是我自己”,当有妇女不愿被他“蒙召”时,他就借所谓“长老”、“在上主”等邪教组织的帮凶之口威胁说:“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会有大难降到你头上,主神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叫你死就得死,叫你活就能活。” 

  邪教信徒们对教主这一法力无边的神的惧怕与人们对法律的惧怕有着巨大的差别,人们威慑于法律,只是在法律面前不敢做违法的事;但出于对神的惧怕,则意味着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敢做违背神的事,所以,当教主——他们心中法力无边的神要他们去弘扬邪教,救赎世人,提升自己的心性和德行的时候,他们焉敢有半点怠慢,不仅行动上不敢怠慢,连心灵深处都不敢生怠慢之念。 

  2.利用“教主崇拜”驱使信徒禅精竭力地拉人信奉邪教  

  邪教教主在运用上述自我吹嘘、欺骗恐吓、广施暗示等手段在信徒心理上将自己树立为“神”的同时,也在信徒心中建立起对他的“教主崇拜”,而正是这种崇拜构成了把信徒变成传教狂的另一个重要心理手法。 

  心理学认为,“教主崇拜”是一种极端的个人崇拜,是人类众多崇拜行为中的一种,实际上是某个群体的领袖人物个人影响力的异化。邪教教主一旦在信徒心理上树立起了对他的绝对崇拜,信徒们就会因为出于崇拜而丧失独立的自主意识和思考能力,把教主的歪理邪说视为真理,奉为圭臬。而认知心理学在理智和情感的关系上认为,情生于智或情生于思。强调人们的感情是随着他的思想,他对事物的看法的形成而产生,也随着他的思想、观念的改变而改变,这和常言所说的“知之深则爱之切”的道理是相暗合的;即都主张认识过程是产生情感的前提和基础,所以,当信徒在理智上出于崇拜而接受了教主的歪理邪说和邪教观念的时候,就会导致对教主产生服从感、敬畏感、敬重感、敬爱感、敬佩感、信赖感、亲切感等多种复杂的感情,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一个目标明确、意志坚强的人,他的行为是既要受到理智的控制,也要受到情感的支配:理性认识是人行为的指南针和方向盘,情感是人行为的动机和力量,一个人如果仅仅只是靠理智去行动,那这种行动是机械的、苍白的和无力的;反之,一个人如果仅是凭情感冲动去行动,那这种行动又是盲目的和难以持久的。 

  教主崇拜的建立意味着邪教信徒在理性上全盘接受了教主的邪说,他们在认识和行为上是受到理性控制的,尽管这种理性是在邪教教主的歪理邪说引导下的错误理性;与此同时,依据认知心理学情生于思的原理,他们又必然会对教主充满了爱、畏、佩服、服从、信赖、亲切等多种情感,其行为因此也不乏情感动力。这就意味着虽然邪教信徒们这种建立在教主崇拜基础上的心理和行为,从科学和唯物的立场看,都是荒谬的,但它们又都是受到了理智和情感双重力量支配的。 

  毫无疑问,这种双重驱动力较之于单纯理性或情感的驱动力的心理能量要大得多,它使信徒在理性上进入深度痴迷状态,在情感上具有强大动力,能让信徒们对邪教教主在心理活动与行为上都舍命相随,心甘情愿地将全部财产、身体乃至生命都拱手奉献给邪恶的教主。所以,当邪教教主要求他们去弘扬邪教教理教义,去救赎世人,把传教和“弘法”说成是“功德无量”“史前大愿”,要求他们“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条件弘扬大法……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 的时候,又有哪一个忠实的邪教信徒不会像中了邪一样去如痴如狂地宣传邪教,去拉拢他可能接触到的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些高学历、有身份、有社会地位和影响的人信仰邪教呢?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邪教信徒会那么自动地、狂热地、禅精竭力地传播邪教,成为传教狂。 

  3.利用信徒想进天国的需要促使其传教 

  信徒们根据邪教教主的说法,多度一个人,自己就多了一份功德,更加精进了一步,增加了自己身上的白色物质,有助于自己得果位,获圆满,上层次。也就是说,多度一个人,自己就离“天国”、 离“法轮世界”近了一步;而已有的关于邪教信徒心理的研究表明,想灵魂不下地狱、想得到永生、想进天国又是潜藏在每一个邪教信徒潜意识中的一个最为强烈的愿望。一位哲学家说过:“世界上若没有死亡的存在,就不会有宗教”。对死亡的恐惧和对永生的祈求也是人的一种终极情感,易言之,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超越死亡、获得永生的需求是宗教更是邪教产生和存在的一个重大缘由。试问有哪个邪教信徒信奉邪教最终不是为了逃脱死亡、寻求永生和早点进入天堂呢?可能有的人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潜意识里的这种愿望仍是十分强烈的。各路邪教教主就是抓住了信徒们的这一心理需要,一再声称他而且只有他能满足这一需要,这当然就会让一个个信徒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人,不知疲劳地去传播邪教,拉人进入邪教。 

  4.利用信徒的“阿基米德效应”推动其传教 

  “阿基米德效应”是指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发现了物理学上阿基米德定律(Archimedes law)后欣喜若狂,恨不得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所有的人一样的一种情绪状态。 

  相传古希腊国王在位不久,叫一个工匠替他打造一顶金皇冠。国王给了工匠他所需要的数量的黄金。工匠的手艺非常高明,制作的皇冠精巧别致,而且重量跟当初国王所给的黄金一样重。可是,有人向国王报告说:“工匠制造皇冠时,私下吞没了一部分黄金,把同样重的银子掺了进去。”国王听后,也怀疑起来,就把阿基米德找来,要他想法测定,金皇冠里掺没掺银子,工匠是否私吞黄金了。这次,可把阿基米德难住了。他回到家里冥思苦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办法,每天饭吃不下,觉睡不好,也不洗澡,象着了魔一样。

  有一天,国王派人来催他进宫汇报。他妻子看他太脏了,就逼他去洗澡。他在澡堂洗澡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称量皇冠的难题。突然,他注意到,当他的身体在浴盆里沉下去的时候,就有一部分水从浴盆边溢出来。同时,他觉得入水愈深,则他的体量愈轻。于是,他立刻跳出浴盆,忘了穿衣服,就跑到人群的街上去了。一边跑,一边叫:“我想出来了,我发现了,解决皇冠的办法找到啦!” 

  邪教信徒听信了邪教教主的歪理邪说,彻底为邪教所俘获,深深痴迷上了邪教,完全接受修炼邪教可以灵魂不死,修炼得到圆满就能进天国,而在天堂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灿灿的”,到了那里,你“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的谎言之后在情绪上也和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原理时的情绪状态一样,极度兴奋,高兴得到了极点,已经完全不能自己,恨不得立刻告诉所有的人“我发现了灵魂不死,进入天国的大路!”“我找到了灵魂不死,进入天国的大路!”,要向所有的人不厌其烦地诉说他所信仰的邪教如何如何好,怎样怎样的神奇,以一种诲人不倦的姿态,滔滔而又不知疲倦地既劝又拉不知情的人们信仰邪教。因为他们不这样做,高度兴奋的情绪就无法发泄,他们就会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甚至会憋死。邪教信徒们的这种心理活动和行为表现实际上和阿基米德发现了浮体定律时的心态在形式上是一样的。 

  5.巧用激励驱使信徒传教 

  管理心理学和组织行为学的研究表明,人行为的积极性是受到激励的结果,人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丝毫积极性去干任何事情的。依此原理,邪教信徒狂热地去传播邪教,当然是受到了某种有效的激励所使然,但邪教的激励与组织管理活动中所用的奖金、奖状、物质奖励等激励方法不同,邪教教主在激励上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可以分文不花就能将信徒激励得活蹦乱跳地去为之传教,而这种分文不花的激励方式只不过是一种简单的许诺——修炼得好就可以进天国。这种心理激励,虽然看似简单,效果却极佳,因为这是一个在你还活着的时候无法兑现的许诺,是一个无法检验是否已经达到的目标,是一个虚盲的目标,而“一个人如果决定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一项注定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虚盲目标,也就没有失败可言了。”受到这种激励的人将永远处在成功的自我体验之中,正是这种体验,激励着邪教信徒们不懈地、狂热地去宣传邪教,去说服和拉拢他遇到的每一个人加入邪教,信仰邪教。 

  6.靠内滋激励使信徒自发传教 

  管理心理学和组织行为学将种类众多的激励概分为内滋(在)激励和外滋(在)激励,外滋(在)激励是由外部所提供的精神(奖章奖状、荣誉称号等)或物质奖励(奖金、实物等);内滋(在)激励是由引发组织成员内发性需求,针对人内部动机而施予的一种激励,是活动者从活动本身获得满足而产生的激励,是由于活动后果使活动者在心理上产生理智感、荣誉感、自豪感、幸福感等情感而给出的自我奖励或报酬,活动者由中能得到的一种自我满足,由此而在无需外在奖励的情况下,仍旧乐此不疲地进行该项活动的激励方式。与受到外在激励的活动者是处于“要我干”的状态不同,受到内在激励的活动者是处于“我要干”的状态,显然,处于“我要干”状态者比处于“要我干”状态者工作起来也更主动,工作积极性要更持久,一个高明的管理者总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激发组织成员的内部(在)动机上的。 

  狡猾多端的邪教教主似乎都不学自通地懂得这一管理心理学原理,他们就是靠了对信徒实施内滋激励才得以让他们不取分文而为之拼命传播邪教的。邪教对信徒实施内在激励途径有两条:一条是给信徒提供一个邪教能让他成神成佛的醉人目标。这对邪教信徒来说,是一个令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另一条是拔高和提升信徒的地位和身份,让他们产生一种道德优越感、自我精英感和自豪感,从而产生出巨大的内滋激励的作用。世界邪教教主们都明白这一点,并且也都是这样做的。如美国的“天堂之门”,其领袖爱泼怀特不仅声称自己是来拯救人类的外空间生命,并且还声称自己的追随者也都是来自宇宙空间的特殊生命,目的在于让信徒感觉到高于和优于普通人。中国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将原来的“修炼者与常人”说法提升为“救度者与被救度者”,他们都用不断拔高成员地位和身份的手法来激励他们,不仅将他们说成是来自遥远天国的佛道神、主和王,更说成是负有特殊使命而来到地球上“助师世间行”,是在主佛“正法期间”边修炼边“救度众生”,而且,“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的高级生命,” 

  邪教及其教主将信徒变成传教狂的心理策略可能并不只是这些,但是,就靠这些也足以激起信徒们近乎癫狂的传教热情。 

(责任编辑:紫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