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十七年前失踪的妻子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0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宝柱(口述)青城(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李宝柱,今年54岁,包头人。我的妻子叫白四莲,她比我小4岁,算起来今年也是50岁的人了。17年前,她那时33岁,还是个有模有样的年轻女子……我们一家生活在包头市郊区的一个村子里,以种地为生,虽说不算富裕,但日子也算过得平稳充实。我们农村在冬天属于农闲时节,村里人也不用在地里忙活,就做做家里的家务,喂养几只猪羊,算是一年中最清闲的日子了。为了让家人的生活可以过得更好一点,我在市里找了份帮人送货的活儿,有时吃住都在市里。好在市里离家不是太远,而有妻子在家操持家务,照顾娃娃,我也比较放心。我这个妻子也算一个贤内助,脏活累活她都干,从没有抱怨过什么。有她在家照顾一家老小我很放心,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外出打工的这段日子里,家中来了外祸。

  好友蛊惑 误入歧途 

  那是1996年的冬天,同村的杜和义、李秀梅夫妇从外面打工回来了。李秀梅和妻子年龄相仿,关系情同姊妹。因为我打工在外,李秀梅就常来我家找妻子聊天,帮她干点家务活。平时妻子一个人也无事,有个姐妹来作伴我也放心。那年年底我的孩子生病了,妻子一个人忙里忙外忙不过来,就打电话让我回来。而这时恰逢快到春节,要送货的活儿堆成了小山,我又想多赚些钱好过年。我就叫妻子找李秀梅搭搭手,说我暂时回不去。果然李秀梅跑来帮忙,还拿出100元给孩子买营养品,妻子很是感激。借这个机会,李秀梅跟妻子说:“姐夫在面给人送货,你一个妇道人家毕竟能力有限,家里稍微有个大事小情,就够你受的,不如跟我们信全能神吧,有了神的庇佑,也许孩子就不会再生病了,你也不用每天担心姐夫开夜车不安全了。”没有什么文化的妻子觉得信神是件好事,何况李秀梅他们两口子也信,就开始和李秀梅两口子一起参加了“吃喝神话”的聚会。李秀梅还给了妻子几本“全能神”的书,妻子就这样参加了他们的教会。

  妻子奉献 家庭失和 

  自妻子入了李秀梅两口子介绍的教会后,慢慢地就发生了许多变化。家务事她管的少了,晚上外出聚会的时候倒越来越多。有一次我半夜送货回来,又累又饿。回到家后,锅里没饭、壶中无水。我叫妻子给我做口饭吃,她却躺着不动,说什么读了老半天的教会的书,现在读得困了,不想动。我就说:“你这叫信的甚神了?连给男人做口饭都不能,你们的神是咋教育你们的。”谁知妻子听了大为反感,坐起身来和我争辩,说她们的“女基督”是最好的神,说我现在开车没有出过事都是“女基督”保佑的。还说“世界末日”快来临了,她要抓紧每天做祷告,否则我们全家都得遭殃。我越听越觉得妻子在胡说八道,可我累了一天也不想与她拌嘴,只好饿着肚子睡觉去了。

  1997年春节前,我准备自己买辆旧货车好拉货。省得租用别人的车,每天都要交费用。哪知回家后发现家里存折上的钱少了5000元,就赶紧问妻子这是怎么回事?妻子说是这些钱都拿去“积功德”了,奉献给了“女基督”。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我在外面开夜车挣回来的血汗钱都被她给奉献了!不由分说对妻子一顿拳脚相加,还把那些全能神的书一把火都烧了。我告诉妻子不允许她再和李秀梅来往,赶快从那个教会里退出来。妻子见我不打她了,就起身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等着神用闪电把你劈杀吧!”说完就跑出门去李秀梅他们家了。

  之后,妻子又到了她姐姐家,一个星期也不回来。妻子的姐姐出面调解,我也给妻子赔了礼,承认我打人不对。但我坚持让妻子退出教会,可她也不答应。最后妻子虽然回了家,但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冷漠,好像对待一个陌生人。连两口子之间亲热的事情也没有了,这叫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最后没办法。只好去找李秀梅两口子,把我家的情况叙说了一遍,希望他们能让妻子退出教会。没想到李秀梅却把我狠狠数落了一番,说什么我打老婆的屁股就是打“女基督”的脸,神是一定会惩罚我的。后来又说我如果想跟老婆和好,就必须也入教并交三百元的“赎罪费”,好求得“女基督”原谅。我越听越有气,对她两口子说:“呸!我就是不要老婆也不会信你们那个混蛋教!”从他们家出来后。我又有点后悔,害怕李秀梅把这话告诉我妻子。反正我和妻子谁也不让步,我俩就这么着一直冷战着。

  离家传教  心盼妻归 

  1998年8月份的一天下午,我接到家里孩子他姨妈的电话,说妻子已经几天没回家了。我连夜赶回到家中,亲戚们都说四莲走前什么也没拿,就说要补个什么保险的手续,可这一走就再没见回来。大家又告诉我李秀梅、杜和义两口子也没了踪影。我觉得妻子肯定是被他们叫走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镇里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同志说我媳妇很有可能是外出传教去了,告诉我这个全能神教会,其实是一种邪教。信这个教的人会到处传教,拉人入伙,还怂恿信徒不断地交“奉献款”。我恍然大悟,这才知道了这个教会原来是个邪教。

  我放下所有的事情,跟朋友借了一辆旧车,从包头地区、呼市地区到巴音淖尔地区,整整跑了两个月,也没有寻到妻子的踪影。我真后悔自己意气用事,没好好关心家庭、关心妻子,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更后悔当初干嘛打她,没有跟她好好说说,不就五千元钱吗?现在人没有了,到底在哪也不知道。可这又能全怪我吗?她要不是参加了邪教,鬼迷上身,又怎么会丢下我和娃娃离家出走呢?

  如今,妻子离家已经十七年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如果她还活着,她现在变成了个甚样子?这么多年有没有想回家?有没有脱离邪教?还是已经不在了人世……白四莲呀,你真是把我坑害苦啦,我和孩子这么多年还在盼望着你---可你到底在哪儿?!

(责任编辑:若水)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