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信了全能神,老婆瘫了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口述:顾林浩 整理:梅芳
【字体大小:

  我叫顾林浩,今年45岁,妻子黄妹芬,43岁。我们住在上海杨浦区殷行地区。我们的居住地是城乡结合部,家里是农民出身,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好日子,我于1998年娶了来自安徽的外来妹黄妹芬为妻,两年后有了一个女儿。我在上海市区开了一家装潢公司,经常两三个星期不回家。妹芬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妻子,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在家里种种自留地,还在村里的饲养场打工,照顾公婆和孩子,把家务事照顾得井井有条,让我在市区工作很放心。

  妹芬她娘家是农村地区,都兴相信个鬼神什么的,所以她对类似于宗教的神迹奇事很感兴趣,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神神叨叨地掐算一下。她还跟着信基督教的母亲做做祷告。嫁过来后,跟同村信基督教的大妈姐妹们一起,经常在附近的基督教堂聚会。2008年春节前后,大概是太累了的缘故,她犯了腰痛的毛病,常常直不起腰来,于是心里烦躁,又开始疑神疑鬼地忙起来。2008年3月上旬的一个晚上,同村的一位小姐妹玉霞敲开了我家门,带来了一个皖北方言的五十多岁的陌生老太,说是她的远房亲戚。因为正好是安徽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下子拉近了两个人的亲近感,越聊话越多。聊到投机时,老太对她神秘兮兮地说:“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因为你现在信的基督教是假基督,根本保护不了你。现在耶稣再次降临在河南,看得见摸得着,叫‘全能神’,这才是真基督,只有信奉新的神,才会在末日得救,信‘全能神’吧,信了可以消灾退祸,保你全家马上都身体好起来。” 还拿出几本书给妹芬,说这是最新的“神的教义”。老婆听了她的说教,联想到自己最近确实身体不好,马上就信了她,第二天就和玉霞等附近的七八个人一起随老太到六里路以外的一个街道去参加了非法聚会。

  妹芬与此人越走越近,从此走上了不归路。起先,除了去聚会点,就是把自己关在家里看书、听录音、祷告,无心种地,辞了饲养场的工作,家务活和孩子也不关心了,全心全意信这个。家里家外的事不管不问,与家人、亲戚、邻居也疏远了。我回到家也不让我看电视,只见她不是听《活体肉身呈现》、《全能神你真好》录音,就是看《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东方发出的闪电》、《圣灵末世的作工》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册子。偶尔会口中念念有词,惶惶不可终日。我问她为啥不去教堂,她说耶稣已不在教堂里了,真耶稣是河南一个姓邓的女子,说她只为拯救中国人而来。说世界末日要来了,只有跟着女基督才能躲过灾难、保住命。

  我翻过她带回家的内部资料,才知道她信的叫“全能神”,让教徒脱离家庭和社会。我感到太邪门了,于是阻拦她,但她坚持,本来很善良的一个人完全变了,我们夫妻关系变得紧张了,动不动就对我大吼,有时候两个眼珠子冷漠得可怕,连女儿都吓得不敢看她。对刚上小学的女儿也不管不问,孩子经常挨饿,委屈地哭着问她:“妈妈,你不管我了吗?”不知哭了多少回,问了多少次,老婆只当没听到、没看到,面对老婆越来越不对劲的变化,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从2012年年初开始,“世界末日”的传言让老婆好像整个身心都处于恐慌和紧张的状态中,她变得更加焦躁不安,行为更加荒唐,经常外出,有时一走就是三五天,手机也不带。我曾经报过案,但没证据,警方无法介入。2012年5月下旬的一天,她被居委会好心人送回家,一问,原来她把家里的钱偷偷拿走,连续几天走家串户发“全能神”的传单,宣传世界末日来临,信“实际神”才能得救。没有人相信她的蛊惑,使她精神受挫,情绪抑郁,整日魂不守舍,加上饥饿劳累,一天傍晚,她竟鬼使神差地向路边的小河走下去,差点被淹,幸好被路过的一位好心人看到,把她拉上岸,送到居委会。听了原委,当时我都傻了,真没想到她中毒那么深。看着她那丢人现眼的样子,我又气又急又羞愧,真想挥拳狠狠地揍她一顿,但看到一旁哭成泪人的女儿,我又不忍下手。孩子跪着求妈妈回头,她两眼茫然,毫无所动。

  老婆变成这个样子,往日温馨的家变得一团糟,我心都碎了。为了挽救她,挽救这个家,我只好关掉了在上海市区的装潢公司,专门回家看着她,一边照顾家庭。

  日子一天天艰难地过着。她回家后,更是极度狂热,做祷告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是长时间地跪着不停地祷告,“主啊!神啊”念个不停,把家里折腾得通宵难眠。有一次女儿高烧不退,她好像被什么击中神经,显得异常激动和兴奋,不仅不让我带孩子去医院,还要我们全家一起跪到地上,为女儿祷告。见大家根本不理会她,她又是大哭大闹,大吵一场。

  老婆由于心理上越来越不平衡,加上长期的跪拜,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害。2012年10月开始,老婆出现了胡言乱语、精神恍惚症状,想法也越来越荒诞,经常对着天空,说什么“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女基督派来的‘诺亚方舟’会来接我们全家”,“自己来世会成为成功的男人”等等。我强行把她送进区精神卫生医院,她大喊大叫,拒绝治疗,对着我一会儿瞪眼,一会儿磕头,我只好又把她弄回了家。

  这一年的12月5日早上,老婆趁我不备,叫嚷着“女基督来接我了”,一下子从2层楼的窗子上跳了下来,我发现后立即送到医院抢救,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但拍片检查后,医生诊断为“第二胸椎以上的脊柱椎骨骨折,受伤脊髓横断平面以下,肢体的感觉(痛觉、触觉和温度觉)、运动、反射完全消失,膀胱、肛门括约肌功能完全丧失。 高位截瘫。”从此老婆将终身瘫痪在床。

  现在,我天天为老婆端屎端尿,给她喂饭。有时候,她从上腹部到脚都会有疼痛,有时如万根针扎、有时如火烧,并且整个下身象被水泥灌注了一样僵硬的疼痛。我问她:“你辛辛苦苦相信的‘全能神’到哪里去了啊?为什么不保佑我们啊?” 她默默无语,拉着我的手,哽咽着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责任编辑:华君 晓涵)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