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李洪志的 “法身”在哪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陈丽英
【字体大小:

  我舅妈叫吕秀梅,比我妈小两岁,1954年8月出生在北京市西城区的一个平房大杂院里。 

  舅妈生前是我们当地一家百货商场的售货员。1997年的那个冬天,她抱着强身健体的愿望经人介绍开始练习法轮功,后逐渐痴迷,成了一名“法轮大法”的忠实信徒,竟然说她们这些“大法弟子”有她们师父“法身”的保护,就不会出任何问题。然而,舅妈却因此而命赴黄泉。 

  我舅妈过去一直是工作勤奋努力的职工,曾连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她家柜子里,装了十多份舅妈获奖的奖状和荣誉证书。工作三年后,舅妈就被提拔为该商场服装组的组长。 1979年,舅妈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第二年便生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可以说,舅妈的家庭生活可称得上是幸福美满,工作上是一帆风顺,成就斐然。 

  然而到了1996年7月进入伏天后,舅妈逐渐感觉左乳房有些不适,而且摸到内有硬块,经医院检查患了乳腺癌,当即在医院作了手术。身体恢复之后回到商场后,就被同组的一个大姐以练功可以“消业”为由,拉进了法轮功组织。从此,厄运也就不知不觉地降临到舅妈的头上。 

  舅妈修炼上法轮功时间后,为了所谓的“消业”,就按照辅导员的要求,把心思全部放在了每天的练功和学“法”上。久而久之,舅妈就像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对工作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上心了,对自己的家庭也不像过去那么关心了。因为痴迷法轮功,一方面要与功友一道进行学“法”交流,以利于自己在学“法”方面的提高和“上层次”,一方面又要遵照师训和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集体出去执行所谓的“弘法”和“护法”任务。从而不但无心顾及工作,反而时常因此而迟到和旷工,她所在的服装组,销售额也开始直线下滑。这让商场的领导大为不满,曾多次找她谈话和予以批评,然而舅妈仍然我行我素。这服装组的组长只好另换他人,而我舅妈对此表现却无所谓,因为在她当时的心目中,自己早已经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了,如何才能“上层次”,何时才能“圆满”,那才是她真正关心的事情。 

  没了组长这个累赘,舅妈仿佛轻松多了,她每天早晨出去“晨练”,还经常与功友交流学“法”体会,一门心思想着“圆满”。 

  1998年底,单位开展减员增效,要裁减部分员工,因舅妈把心思都放在了法轮功的学“法”、练功上,基本无心顾及工作,舅妈不得不下了岗。对此舅妈却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们师父李洪志安排的,其目的就是为她排除干扰,好一心一意地学“法”,以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人的那些“执着心”,好尽快“上层次”,到达“极乐世界”。 

  1999年7月22日,民政部认定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决定予以取缔了。 

  舅妈在思想上委实想不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她一直认为,练法轮功有那么多的好处,既能健身祛病,有了病不用去医院,都让她们师父李洪志的“法身”帮助消了“业”。况且,师父李洪志还能“度”法轮功习练者到那铺天盖地都是金子的“极乐世界”享福去。这么好的功法,国家怎么说不让练就不让练了呢? 

  后来,舅妈由于在精神上反复受到她们师父李洪志所写经文的蛊惑,加之她的功友的不断指引和鼓动,所以她不顾舅舅的规劝,甘冒违犯国家法律的风险,走出去到原练功点公开习练法轮功。进而还曾经到大街面上去“讲真相”,说什么也要把“大法”给正过来。虽然舅妈因此曾经受到过公安机关的批评教育,社区的反邪教志愿者也纷纷登门帮助姨妈,使之尽快了解法轮功邪教本质,以便在思想上尽快脱离法轮功邪教的束缚。但这些都收效甚微,依然阻止不了舅妈通往“圆满”之路的脚步。 

  我舅舅看见自己的妻子整天不着家,整个人跟疯了似的跟着其她功友们到外面跑,害怕妻子因触犯国家法律规定而身陷牢役之苦,就不断规劝我舅妈不要再跟着别人出去招惹是非了。而我舅妈却不这样想,她对我舅舅说:“我参加公开练功和出去“讲真相”,功友们都说我已经上到了很高的“层次”了,距离“圆满”也就是一步之遥了,如果这时候停下来,岂不是前功尽弃了么?何况我们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是决不会出事的。因为我们师父说过,‘我的法身无处不在,保证你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至于警察说的那些话,那都是我师父安排他们来说的,是师父用来考验我的。”我舅舅听了这些如同天方夜谭般的话,也深感无可奈何,后悔没早点制止我舅妈练这倒霉的功,以至于变成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2006年的冬天,可能是舅妈长期处于这种既幻想着“圆满”,又时刻处于担惊受怕的极其紧张的精神状态之中,加之那天晚上的半夜,舅妈又偷偷摸摸地出去到街面上去贴“三退”宣传品,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摔倒在地。据和她一起出去贴传单的功友说,当时舅妈跟在她身后,突然听到后面“咕咚”一声有人倒地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只见我舅妈仰面倒地,面部不住地抽搐,吓得她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了。正巧有辆出租车经过,连忙和司机一起把我舅妈抬上车往家走。可惜的是,人还没到家,但我舅妈却已经停止了呼吸。 

  当自己与最亲近的人突然阴阳相隔,这种打击还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的。舅妈去世后,我舅舅整日无精打采,人一下子变得苍老了许多。事情虽然已过去多年了,但现在只要一提起李洪志,舅舅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李洪志不是常说对他的弟子有“法身”保护吗?我舅妈是李洪志无比虔诚的“大法弟子”,到了该用他的“法身“保护的时候,李洪志的“法身”此刻又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不来“保护”我的舅妈呢? 

(责任编辑:汪娜)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