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我零距离接触过的邪教全能神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霍哥
【字体大小:

  (一)

  2015年2月2日,山东招远血案中两名罪犯张帆、张立冬被执行死刑。去年5月,两犯及其协同人员在麦当劳索要女子电话遭拒,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将女子打死。从庭审的细节来看,这些邪教犊子,动辄以神自居,将不服从自己的人认定为“恶灵”,动辄就采取暴力手段。在法庭上,主犯张帆承认支持父亲出轨,将母亲赶出家门,亲手将自己养的宠物狗活活打死,其行为已经严重走火入魔。

  虽然此案已经尘埃落定,但社会上很多人对邪教的暧昧认识,却让人异常担心。更有甚者,甚至将这个和宗教自由扯在一起。对于这些人,我只想用发生在我家的一件事,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

  我对全能神教并不陌生,老家那边一度被这个邪教搞得乌烟瘴气。我母亲是一个老基督徒,在她的眼里,这些经常说别人是恶灵的人,其实才是“异端”和“邪灵”。10年前,我家曾零距离接触过全能神教,信仰坚定的母亲,差点被这个邪教拖下水。鉴于很多人对邪教持有“暧昧”的态度,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一切写下来,让大家了解一下邪教的本质,不被其蒙蔽。

  (二)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03年的寒假,当时我上大三。回到家里的几天,就见到母亲和两个女子来往密切,母亲说是她的教友,但我此前并没有见过这两个人。后来母亲告诉我,认识她们也属偶然,并给我讲了一个离奇的过程。

  两三个月前,她正在家里做家务,突然一个女子哭哭啼啼找上门来。该女子称,她的妹妹和妹夫闹矛盾,喝农药自杀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次两口子又闹起矛盾,妹妹就离家出走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因为妹妹是信基督教的,所以当她找到我们村的时候,觉得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想到找个同样信基督教的教友祷告一下,也许会有些效果。

  我母亲是个热心的人,特别是见到同道中人,就觉得分外亲切。于是虔诚地为这个女子的妹妹进行了祷告,但该女子称,自己尚未信教,不知道怎么祷告,所以只是一脸愁苦地坐在一边。

  (三)

  过了一两周后,这名女子带着她的妹妹登门拜谢。说我母亲祷告的那天,正好她的妹妹要跳河自杀,眼睛一闭就往下跳,但她并未沾水,就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推到了河边,她反复试了几次都不成功,最后就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我母亲很高兴,与这个自称信基督教的妹妹一起感叹“神的奇妙”,关系亲密了不少。后来,他们隔上十天半个月就来我们家一次,每次都带上一包点心什么的,和我母亲拉拉关系。女子的妹妹告诉母亲,她的姐姐生活条件好,姐夫是搞建筑的,很有钱。姐姐什么事情也不用干,就在家里照顾一对儿女,生活过的有些无聊,但是拉她去教会,她却不愿意去。

  于是,我热心的母亲、以信奉上帝为终极目标的虔诚信徒,就和妹妹一起劝说其姐姐信基督。这个过程中,姐姐表现出犹豫不决的态度,似乎被说动了,但又没有下决心去信奉基督教。但是她倾诉了很多生活中的不如意,说了很多有钱人的不快乐。她得知我们家有两个孩子在读大学、一个读中学,母亲经济压力大后,表示愿意在母亲感到困难时,资助我们一些学费。母亲对此表示很感激,更加心无芥蒂地和这两姐妹交上了朋友。

  (四)

  我们放寒假的时候,她们的关系已经很好。听了母亲的讲述后,我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虽然我没有信教,但母亲当时信教已经有六七年,我对之也有一些了解。我觉得宗教会在事情的因果上产生一些影响,说远点就是前世今生,说近一点的话,也是上一代人的善恶会对下一代产生或多或少业报。但是母亲祷告了,作用就马上出现了,我绝对不相信。

  我始终信奉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两姐妹的热情让我有些怀疑、警觉。他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们的不信任,每次就只和我母亲交流,并且有时候赖在我家吃个饭,在饭桌上也从来不多说话。这种不正常,让我更加怀疑,提醒母亲千万不要接受她们任何金钱方面的资助。后来的发展看来,我在这个方面有些多虑了。

  (五)

  临近过年的一天,这两姐妹在我家吃了下午饭后,一直没有走的意思,往常她们都是吃完饭后就离开了。一直到了晚上,母亲无奈让我父亲和我们一起睡,让这两姐妹与她一起睡。午夜时分,隔壁的房间传来惊讶的叫声,随后就是一阵低声的祷告,折腾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第二天,我问我母亲是怎么回事,她一脸惊喜地对我说:“昨晚,神的灵光显现了,她平时贴十字架的旁边墙上,一个明光闪闪的十字架,关了灯也看的一清二楚。”母亲告诉我一个细节,说是他们祷告时,那个妹妹不断用手在十字架上摩挲,那个十字架被越摸越亮。

  我似乎知道了什么,便去那个发出“灵光”的墙上看,从侧面看过去,明显有一个十字架状的东西,是被人为地涂上去的,但因为也是白色的质地,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我用指甲刮了一些,然后到门后面的黑暗处一看,也是闪着一种夜光。我对这个太熟悉了,因为当时流行荧光粉笔,班级的同学曾经拿这个东西在宿舍的墙上写一些字,故弄玄虚。

  我的发现说服了除母亲之外的家人,但母亲就像被洗脑了一样,就是不信我们说的话,只说我们不信基督,不懂这些。

  (六)

  后来,这两姐妹又给了母亲3张照片,她又看得眼睛睁大了。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从她手中抢了过去,发现有一张是一对坐在海滩边的情侣,海上天空有一个人形的云,很像是画中的基督像,另外在一个欧洲式的教堂上空,有一个人站在云上,教堂前的众人都望向那个人,第三张我不记得到底是什么了。

  用过电脑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照片绝对是电脑合成的。可无论我怎么给母亲解释,她都不相信我说的。也难怪,她一个农村妇女,哪里见过什么电脑,更不能想象电脑的神奇。她从我手里抢回照片,并且神秘兮兮地警告我,不要说这些诋毁神的话语,会惹祸上身的。见我们三番五次地告诫母亲,这两姐妹多次把我母亲拉到一边,告诉她不要把有些秘密透露给我们这些不信的人,以免有不好的事情降临到我们头上。

  (七)

  等那两个女子走后,我们联合起来批判母亲,但母亲怎么都不信我们。到了晚上,我们家的几面墙上,都是荧光闪闪的字,那些字的语气也很吓人:“神的国要降临了,不信他的有罪了”、“上一次灭世是洪水,这一次灭世将是熊熊大火,信他的将到天堂过幸福的日子,不信的将被火海烧死”,反正这些字在晚上荧荧发光,十分吓人。他们给母亲的一本类似《圣经》的书,也发着这种夜光。

  母亲房间的那个十字架也发着夜光,炕周围的墙上也有各种吓人的话语。这时候,母亲似乎有所觉醒,她说了一个细节,说是白天时,看到那个姐姐站在墙边不动,似乎在墙壁上写着什么。当时她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未怀疑什么,原来是在写这些字。

  因为夜光字吓得人无法睡觉,我们全家人就找来铲子、小刀等,将墙上的荧光粉笔刮掉。但荧光粉似乎渗透进了墙壁,刮完一层,还是不彻底,父亲只好找来一些石灰水,对墙壁有字的地方进行粉刷。一直折腾到半夜,才马马虎虎地处理完,一家人精疲力尽地睡了一晚。

  (八)

  经过前一晚的惊吓,母亲把那本已经扔进炕洞里的山寨《圣经》烧掉了,并且彻底地觉醒了。过了两天,我还在睡懒觉,只听得门口有人吵闹。母亲和父亲大声说:“你们快滚,敢踏进我家门一步,就把你们的腿打折。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母亲的情绪很激动,似乎所有的怒火都在一瞬间爆发了。

  我穿好衣服跑到门口时,几个人已经离开了,我要拿铁锹追上去,但被母亲拉住了,只好对着他们的背影大骂几声,让他们不要再来纠缠。母亲说,当天来的几个人里,没有那两姐妹,从穿着装束上来看,应该是邪教里比较高级别的负责人。

  后来母亲从县城教会的高层了解到,这些人只是打着基督教的幌子,到处拉拢信众。就像传销一样,拉一个人给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对于老基督徒或者在正规教会里有一定级别的牧师、长老,则标价会格外高。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她们精心为我母亲设一个局,处心积虑地要拉拢我母亲入伙。

  (九)

  这个邪教,在老家陕西关中平原,叫“东方闪电”,即全能神教的另一种叫法。前几年,每次回去,都会听到一些关于这个邪教的议论。他们处心积虑拉你进教会后,就会用威胁的手法不准你退出,并且还用金钱刺激的方式,鼓励你去拉拢新的成员。另外,一些女信众还会被安排给高等级的“领导”性淫乱,并以这个来胁迫其不能退出他们的组织。

  大约是2006年前后,该邪教在老家那边很猖狂,因为他们砸钱去拉人头。一些乡、村干部都沦陷其中,将这个作为一门生意来做,到处游说别人加入。与之相应的是,政府部门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对邪教的打击力度也相当大,一度抓了很多人。这两年回去,还是会听到谁谁因为搞邪教被抓了,但已经比前些年少很多了。而一度公开化的邪教活动,也转入了地下。

  (十)

  查了一下资料,这个邪教之所以具有迷惑性,是因为曲解《圣经》中的教义,并且很多东西都是圣经里面的话语。比如,“东方闪电”的称呼就是曲解《以赛亚书》41章2节和《马太福音》24章27节而得来的。《以赛亚书》41章2节说:“谁从东方兴起一人……”,本意是指波斯王古列说的,但他们却曲解为上帝第二次所兴起的基督不是犹太人,乃是生在中国的东方人。又引用《马太福音》24章27节的经文“闪电从东方发出,直到西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曲解她就是“从东方发出,直到西方”的“闪电”,她要把所发表的话语从中国传到西方国家。

  根据这种曲解,具有极强组织能力的“全能神”发起人赵维山,把一个高考失意并且精神分裂的河南女子塑造成第二次降临人间的“女基督”。据有关资料显示,该组织体系自上而下设有“女基督”、“大祭司”、“圣灵所使用的人”、“省级领导”、“区级领导”、“城乡领导”、“小排领导”和“细胞小组领导”等。“女基督”是全能神邪教名义上的最高权威,但实际上只是“大祭司”赵维山的一个傀儡,并无实际权力。

  结语:

  2001年6月,“东方闪电”的发起人赵维山在美国纽约以“逃避宗教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我一直在想,这个邪教拉拢信众,都是明码标价,但是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的活动经费,到底是谁支持的呢?

  另外,真正的宗教有信和不信的自由,其作用更加体现在对人心灵的拯救和救赎上,而不是对世俗权力的一味垂涎。而且正派的宗教传教,不强迫别人,更不会设下陷阱,采取欺骗的方式拉拢别人。

  以我母亲为例,性格耿直的她,当年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巨大的生活压力,在别人的劝说下进入教会,全靠自己的自愿,坚持至今。用她的话说,每周日半天的聚会,是她的一个心灵港湾,是精神和心灵上的一次洗礼。并且每天早晚祷告,早上向上帝汇报自己一天的安排,晚上忏悔一天里的各种不当言论和行为。近20年来,我看到了她身上的巨大变化,从一个脾气有些暴躁的人,变得宽容大度,这一切都归功于宗教对她心灵上的洗礼。其间只是主动地接受别人宣讲的教义和见证,并未被强迫着要去做这个做那个。

  幸运的是,这件事发生在全家人都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帮助母亲很快走出蒙蔽。并且母亲经此一役,对邪教的骗人本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此后再未受过蒙蔽,并且随着对正统教义理解的提高,练就了一项本事,就是与“异端”分子谈几句话,就能很快辨识出对方是否正统。

  我将这个10年前的旧事写出来,就是希望大家能对邪教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被邪教利用,在家人被蒙蔽的时候,也能用这一见证去说服他们。

(责任编辑:李小白)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