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法轮功使我荒了业弃了家

发布日期:2015年12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金原(口述)一木(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金原,今年56岁,安徽省颍上县人。我曾经是安徽省歌舞团的一名演奏员,原本有份令人羡慕的事业,也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自从痴迷上法轮功后,这一切都离我渐行渐远了。

  艺术道路上,我与妻子相识相爱

  母亲是一名剧团教导员,在我们安徽省颍上县剧团工作,所以,打我出生起,就同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1978年,我从安徽省艺术学校毕业后到安徽省歌舞团工作,由于我在二胡方面有突出专长,剧团就安排我担任二胡演奏员。1982年,我在演出路上与妻子结识并相爱,我们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常被人誉为艺术界的杨过和小龙女,1985年,我们还代表出国参加第七届亚洲音乐节。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在事业和爱情上实现双丰收,家里人都乐得合不拢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1986年儿子出生,父老乡亲更是把我家当作美满幸福家庭的典范。

  1993年,我和妻子离开家乡去到了中国南端的海滨城市珠海发展,一起建构我们的美好生活。然而,不幸的事情却在我们身边悄然降临……

  医治疾病时,我把希望给了法轮功

  到珠海不久,不知是因水土不服还是过渡奔波操劳,我的身体每况愈下,经常犯病,后来还患上了严重的心肌炎疾病,频繁胸闷、胸痛,多次寻医无果。身体上的疾病,成为了我追求事业和建构生活的最大障碍,它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我心里一样痛苦难耐。

  1998年春节一过,一位老朋友来找我,跟我说最近社会上有一种气功很流行,叫法轮功,是专门治病健身的,很多人都在练,效果相当好。经老朋友这么一说,我对法轮功有点心动。朋友随即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张VCD光盘,说一张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另一张是功友治病事例,还递给了我一本名叫《转法轮》的书,叫我好好看看。

  朋友走后,我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把VCD和《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我越投入,越看我越兴奋,原来法轮功治好了很多人的疑难杂病,不仅如此,书上还说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性、长功,又修命、肉身不死,到“圆满”时“白日飞升”。就这样,我被法轮功的神奇治病功效和“圆满”所深深吸引,开始按照VCD中所教的去练法轮功。

  我一天到晚都专心修炼法轮功,把家庭和工作上的事情都抛给了妻子。过了十来天后,我觉得自己身体好像有某些变化,感觉胸口没那么痛了。这时,我心里认定这是法轮功起到了作用,法轮功真能治病啊!我兴奋得像个小孩蹦跳起来。这以后,我似乎把治病的所有希望都交给了法轮功,拼命地练功。

  逐渐痴迷中,家庭濒临支离玻碎

  那段时间里,我专心于练功学法,家里的事自然没多少的时间和心思去理会,起初的时候,妻子虽偶尔唠叨几句,但她以为这是治病必须作出的牺牲。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感觉我跟以前大不相同,似乎我的一切都被法轮功吸走了,开始觉得不对劲。她多次询问我这是什么气功,都练了些什么,对我的埋怨逐渐增多。李洪志说过:“执着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对于妻子的关心和抱怨,我不以为然,甚至还把她当成我“精进”的绊脚石,经常与她争吵。对于我的情绪变化,妻子一时难以理解,更让妻子无法接受的是我对儿子的教育,由于我听信了李洪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大法弟子的亲人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的说法,对儿子的教育根本不闻不问,放任其自由,使儿子逐渐变得懒惰、冷淡,成绩也一落千丈。

  见我性情大变,妻子觉得肯定是法轮功惹的祸,坚决反对我再修炼法轮功。妻子的反对,使我对她更加冷漠,从一开始的分房睡逐渐发展到外出功友家睡,经常在外练功不回家。昔日和谐幸福的家庭已面临解体。

  深陷泥潭里,荒废了艺术事业

  痴迷法轮功后,我把“练功学法”当作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慢慢把自己的艺术梦想和事业前途抛之脑后,对待工作不再像以往那么投入万分热情,而是抱着不思进取的思想,上班漫不经心,有时候还无故旷工。对于我的异常行为,领导很不满意,多次找我谈话,我却不以为然,继续专心“练功学法”。

  与妻子闹僵后,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过了李洪志宣称的“亲情关”,以为再过了“名利关”离“圆满”就更近了。2001年元月后,我辞去了舞蹈培训中心的工作,彻底与事业背道而驰,一心一意忙“圆满”的事,开始从“练功学法”逐渐向“讲真相”过渡,主动上网下载资料、打印、刻录,到街上散发宣扬法轮功的传单,涂写法轮功宣传标语……

  如梦初醒后,方知早已伤痕累累

  在社区工作者的一次次教育下,我开始反思这些年来自己所做的事所走的路,逐渐看清了法轮功的真实脸面,方知自己早已上当受骗,原来自己所做的事早已与治病初衷渐行渐远,不仅终结了自己的艺术事业生涯,也给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如今幡然悔悟,自己早已年过半百,耳鬓华发,满脸皱纹,回忆已逝的青春年华,不禁唏嘘不已。对不起,爱我疼我的亲人们!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用生命的余热来温暖自己、关爱家人、回报社会的。

(责任编辑:林牧)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