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春风化雨

我是这样挽救胡某的

发布日期:2013年07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睿 智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痴迷法轮功劳教人员胡某,1964年3月15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河北省清苑县东闾乡韦各庄村人,是当地法轮功主要负责人。初见胡某时,她身体瘦弱,目光呆滞,表情麻木,精神紧张,戒备心理严重,已连续117天不说一句话,并且通过捂脸、捂耳朵等方式拒绝与他人交流。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和反邪教志愿者,我从心理层面入手,积极引入综合性矫治理念,重视认知重建、引入社会支持、树立榜样用用,多管齐下,探索危顽痴迷法轮功人员矫治手段的多元化,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重视认知重建,转变不合理信念

  通过前期接触,了解到胡桂卿具有以下思想特点:

  (一)思想顽固:胡97年修练法轮功并逐渐进入痴迷状态,2002年实现初步转化,但思想上始终没有彻底清除法轮功余毒。2011年,胡某修练法轮功的丈夫突然因工伤死亡,她万念俱灰,情感的桥梁瞬间崩塌,抱起李洪志的画像大哭一场,她错误的认识到是因为自己转化了,没有好好修练、积攒了“业力”而致丈夫死亡,所以产生了强烈的懊悔心理,继续修练起法轮功,直到2012年从事法轮功违法活动受到法律制裁,痴迷法轮功长达17年之久。

  (二)行为过激:胡经常表现出易走极端、性格偏执的一面,常用一些过激行为,如强行练功、用头撞墙、咬人、抓自己眼睛来对抗思想教育。

  (三)幻视幻听:自2012年12月8日开始,胡便开始不睁眼、不说话。后来通过做工作了解到她不睁眼、不说话均缘自一个梦,在梦中她看到了李洪志,李洪志还给她留下一句话:“要以无声的力量反抗。”

  认知治疗学派创始人贝克指出,心理困难和障碍的根源来自于异常或歪曲的思维方式,通过发现、挖掘这些思维方式,加以分析、批判,再代之于合理的、现实的思维方式,就可以解除患者的痛苦,使之更好适应环境。针对胡的各种表现,虽然对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我并没有灰心,更没有失去自信,对她不离不弃,耐心相扶。帮教工作中,认真注意她的情绪变化和生活细节,用宽厚的胸膛容纳她,用善心感动她,用那一份坚守等待着她的转变。刚开始我从法轮功的角度劝说她吃饭,比如:“不符合修练的标准,对世人得救有负面影响,走火入魔,修练圆满要带本体等”法理上去说,看起来不太起作用。我找不到她的症结,因为她不交流,闭着眼,我就用地毯平铺式的去念法,还是变化不大。我又让几个转化典型现身说法,谈自己学法轮功如何坚定而又走出法轮功的经历。我还利用同帮教人员互相交流给她听的方式,设置不同的情景摸拟,不间断的向其灌输正面知识,从而逐步建立信任,消除隔阂、戒备与对立。通过引导胡识别非理性思维,进行认知重建、心理应付、问题解决等训练,我发现她逐渐有了一些变化,她的神情放松了,不再是紧张戒备的状态。

  二、引入社会支持,激活转变动力

  “我想家、想我的宝贝孙女,是你们这些‘旧势力’的阻拦让我回不了家”,胡曾在法制学习班对帮教人员说过这样的话。由于害怕当地政府再去她儿子家里搜查法轮功书籍,心理倍受煎熬,思想包袱重,过激行为时有反复。

  心理学家认为,社会支持来自于他人的一般性或特定的支持行为,这种行为可以提高个体的社会适应性,使个性免受不利环境的伤害,而家庭、朋友支持是社会支持的重要组成部分。针对胡的个体情况,我组织成立了“爱心帮教团”,从生活上细心照顾她,帮她打水、擦背、洗衣服、悉心的开导也时时陪伴其左右。2013年1月1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专门安排其家人,特别是她的宝贝孙女来看望她,小孙女一口一个“奶奶”的叫着,叫得胡桂卿潸然泪下。与此同时,帮教小组的工作也紧跟其上,尽管胡仍然不说话,但我依然每天都跟她说话,如:你看,麦苗又长高了;雨后的空气真清新啊,咱们出去散散步吧;你的小孙女长得可真是漂亮啊;等等,并且每天都给她说两句同样的话:“记得晚上泡泡脚,脚部的血管多,泡脚可以缓解疲劳”、“我会以我的善良最终激发出你的‘善念’,相信你会有所改变”。15天的时间悄悄过去了,我发现胡有了惊奇的变化,她不再偷偷地看我,眼神中有了许多理解和善意。

  三、树立榜样作用,促进思想转变

  班杜拉的观察学习理论认为,人类的大多数行为是通过观察榜样的行为及行为的后果而习得的。为促进胡的思想转变,我积极发挥转化榜样的示范效应。在帮教小组成员谈论到有影响力的、痴迷法轮功人员李某某的思想转化工作已经有了突破时,胡本人有些着急了,当继续给她念《北美巡回讲法》时,她开始夺书,不让帮教人员念法。当她抵抗不过时,她拿起笔就开始写字,意思是不让帮教人员做转化工作,这是犯了大罪,她自己也在2002年时做过转化工作。她太后悔了,而且得了病,差点没了命,劝我们别在做坏事,会偿还的。虽然胡仍在法轮功的迷圈里出不来,但我知道,转化工作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因为胡毕竟开始用写字的方式与帮教人员交流了,只要她肯交流,转化工作就会有突破口和切入点。这时,我就顺着她说:“那你给我们讲清楚了法理,如果我们错了,就改,就和你一样。”但是在交流的过程中她又封闭了自己,怕帮教人员把她绕进去。我说:“怕是不是执著呢?修到罗汉果位,因为有怕心就会让你掉下去。”她的眼情转了转,在思考。我又说张果老倒骑驴,人倒过去了,但是驴还是向前走,还是没变,还是走了旧势力的道。最后我又举例:“真善忍是金字塔型的,里面装的却是木木乃伊,你看你不说话、表情呆滞,像不像木乃伊?圆融不了周围的环境,你的路走不通了。”她一下子醒悟了,知道自己错了,说话了,也好好吃饭了,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经过用心浇灌,铁树也开了花,我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胡本人的醒悟方式很像烧一壶冷水,加温,加温,看不到变化,但时间长了,一旦到100度,自然就沸了,而我利用心理学的每一个步骤,就仿佛在添柴,一把、两把、三把,直至将冷水烧开,最终使胡某实现了转化。

(责任编辑:刘籽沐)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