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法轮功危害

解析“法轮文化”

发布日期:2007年10月0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秋 风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坦白地说,“法轮文化”一词乃笔者自造,您不用说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即便《辞海》里也找不到。但是,您能找得到“党文化”吗?法轮功能生造一个“党文化”,笔者也还他一个小小的公道,借彼“发明”,权且用之,把由法轮功“价值观为基础所支撑而成的思维方式、话语系统及行为模式”暂称“法轮文化”。

  不过,笔者可没有法轮功那种本事,要“解体”什么文化,自以为对“法轮文化”只能解析一二。一则,本人乃一介“常人”,非上天之神的“肉身”,不可能“具大神通”,想解体谁就解体谁;二则,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去通读味同嚼蜡的《转法轮》,又不能像法轮功那样聚集一帮人马撰写大块“解体”文章,只能点到为止,管窥一豹而已。

  一、“法轮文化”是造神文化

  法轮功在其近期大作“解体党文化”里用大量篇幅攻击中共的无神论,引经据典地说明“头上三尺有神灵”,甚至把中国古代“盘古开天地”的神话、封建帝王“君权神授”的说法也用于其攻击无神论的佐证。其实,信神或不信神是信仰问题,如果法轮功只是信神,那也无可厚非,绝不会遭封杀。中共也并非封杀信仰,反而是尊重宗教信仰,只不过提倡无神论。不能说凡不信法轮大法的人就是“魔”,无神论者就是“邪恶”吧,那不是中世纪欧洲专制宗教的翻版吗?法轮功攻击中共无神论的目的,无非是想说明他们被取缔是遭迫害,那也用不着在有神无神上大做文章。因为法轮功被取缔的根本原因不在信仰,而在其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本质上,在于其残害生命、危害社会的行为上。

  再说,法轮功信神吗?信的什么神?我们知道,佛教以佛为神,基督教以上帝为神,伊斯兰教以安拉为神,道教称老子为“道德天尊”,法轮功以谁为神呢?他们的在世教主李洪志。传统宗教信仰的神都在天上,或在心中,唯独法轮功信仰的神在人间,是活生生的可以对信徒发号施令的肉身,这不令人深思吗?说白了,法轮功不是信神,而是造神。

  法轮功组织编写的《李洪志先生简介》中说他“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1999年在澳大利亚答记者问时也公然大言不惭地说,“有人说我是神,有人说我是佛,有人管我叫大师……我封不住一个人的嘴”,俨然以神自居。

  这位法轮功造的“神”,并不以登上神位为满足,他还要压倒众神,解体众神,独占鳌头。李洪志在2007年纽约法会讲法时说,“释迦牟尼传了法,耶稣也讲了他的道,其实他们讲的只是给人其中一个元神、副元神听的,而人这边是明白不了的,就使其修炼中表面的人与主元神无法改变。人们讲释迦牟尼佛如何如何传法,他们只是在奠定人类的文化”,“其实就是给人奠定人对神认识的这样一个思想过程,奠定人对神认识的文化。不然的话,我今天出来传法,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神,不知道什么是佛、什么是道,我这法真的很难讲。”似乎释迦牟尼、耶稣的天职就是给李洪志铺路,为他的传法奠定基础,真是敢冒天下宗教之大不违。更有甚者,李洪志在其《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经文中说,“长期以来,旧势力及三界内一切起负作用的乱神,一直在起着很坏的作用”,“无论它们以什么外形存在,无论它们有形无形,无论它们什么层次,无论它是谁的形像,都全面解体、清除。”也就是说,凡是不认可法轮功,不认可李洪志这个“神”的,不管何教何派均在清除之列,恶狠之心溢于言表。如此“李大师”,不用说无神论者,即便宗教界人士,谁会承认他是神?充其量,他的神位也就是法轮功的“内部职称”而已。

  法轮功的造神文化还表现在对法轮大法的神化上。法轮大法被法轮功称之为“宇宙根本大法”,无所不包,无所不能。李洪志在其经文中更是信口开河,说什么“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创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大法开创了宇宙不同层次生命的生存环境与标准,也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创造了不同的智慧,包括人类的文化”(李洪志《随意所用》);“大法有着无限的内涵,造就了宇宙每一层次的一切”(李洪志《走向圆满》);“人类当今的一切,包括历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而存在”(李洪志《2007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的“明慧资料馆”中对法轮大法的简介为“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大纪元》则在李洪志“退团声明”上面大字标注“法轮功创始人”。那么,可以这样理解:没有李洪志,就没有法轮功,即没有法轮大法。如此说来,李洪志的逻辑就是:先有的法轮功,后有的宇宙和生命;先有的李洪志,后有的人类和历史。不然,法轮大法又何以“创造宇宙中的一切生命”,三界又何以“为这次正法而存在?”

  只有颠倒黑白胡编乱造才能使法轮功生造出一个“活神”来,而颠倒黑白胡编乱造地造神,也正是法轮功“法轮文化”的内容之一。

  二、“法轮文化”是害人文化

  法轮功对国内数百名走火入魔的弟子剖腹、上吊、自焚而死于非命的事实均以“造谣”为借口拒不承认,那么,它对自己媒体的报道该不会否认吧。浏览法轮功的《明慧网》、《大纪元》等网站内容,不难发现他们在鼓吹大法、神化“师父”的宣传中,不经意透漏了大法弟子受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7年6月29日登载了一篇题为《坚定正念就能突破病业关》的大法弟子文章。文章说,“二零零七年大年过后的一天晚上,刚发完八点钟的正念,就觉的自己膝盖骨中突然有东西间隔,造成行动不便,同时出现右脚发抖,右手不听使唤,脖子不能转动等现象。家里人见状非常着急,立即将我送到医院進行检查,医生诊断为‘脑血栓’”。“就在输液时,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师父的讲法……我突然醒悟,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用法理点醒糊涂的弟子,便立即要求医生停止输液。”这位大法弟子不听医生的劝告,拒绝就医。“第三天能走路了,只是身体表现非常虚弱,走路气喘,力不从心”,“两个月后,再次出现脑血栓症状且比第一次更为严重,我只能把住床沿躺下,坐立十分艰难”,仍“鼓起勇气坐起来,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旧势力,一切邪恶、烂鬼、邪灵等”。文章最后感慨道,“二十天后,我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感觉走路一身轻,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再次挽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国内媒体曾多次报道过法轮功弟子受李洪志的欺骗,有病拒医,延误治疗,最终命丧法黄泉的事例,明慧网的这篇文章应该是国内媒体报道真实性的佐证。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脑血栓”对这位一病再病仍拒绝治疗,只寄希望于“师尊”“慈悲呵护”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写此文的人还在,但可以断定,如果这位大法弟子执迷不悟,他必是法轮功的又一个受害者。

  类似这样的例子可以列举很多,什么《大法显神迹胃癌不翼而飞》、《腰痛脉管炎不翼而飞都因学法又炼功》(明慧网2007年9月18日)、《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个绝症病人》(明慧网2007年7月21日)、《腰上的钢板神奇消失》(明慧网2007年8月20日)等等,都是否定现代医学作用,把健康和生命寄托法轮大法的。他们自以为突破了“病业关”,实际走向了鬼门关。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害人的“法轮文化”黑手,不仅指向法轮功信徒,还指向了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孩子,甚至儿童!

  明慧网2007年9月18日刊登了一篇《九岁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的文章,标明“九岁的慧慧口述在梦中和发正念时所见,大法弟子帮助整理”。文章说,一天她梦见师父带她去旅游了,“看见师尊身穿金黄色的袈裟,打着大莲花手印”,将她“接到大船上”,“几秒钟就到了另一个世界”。后来,她耳边总有个声音对她说“云游、云游、云游……”讲到“发正念”时,她说道,“一天,我发正念的时候走神了,忘了念‘灭’字,在师尊的提醒下,我马上补念‘灭’。师尊示意我往上看,就见我的头顶一个邪魔被师尊的大手抓住,瞬间,那个邪魔在师尊大手里化成水了……有一次我睁着眼睛发正念,看到一个无比丑陋的魔头,我心想:这次不能放过它,一定清除它。于是我快速追上去,过一会儿,我终于追上了,然后变了一个巨大的手一抓,把它一下化成一滩黑水。”

  可怜的慧慧,小小年纪就被法轮功折磨得幻听幻视、胡言乱语了。慧慧总有长大的时候,慧慧总有懂科学的时候,那时,当她回忆起法轮功在她年幼时向她灌输这些邪念,并利用小小的她来宣扬自己法力无边时,不知会作何感想。虽然慧慧的病以后可以医好,可心灵创伤的印记何时才能消除?

  心灵受法轮功伤害的何止慧慧。明慧网有个《小弟子园地》,专门刊登法轮功所称的“小弟子”“学法”、“得法”、“证法”的“事例”,简直无奇不有。什么《十二岁大陆小弟子见证大法神奇》、《十一岁小大法弟子正念闯病业关的故事》、《小法莲劝三退》、《五岁儿子得法记》、《三岁的佳佳讲真象(相)》《一岁宝宝想炼功》……真是可笑又可恨!可笑的是法轮功的愚蠢,谎话都编不圆;可恨的是法轮功的无耻,竟拿孩子来说事,天良何在!

  三、“法轮文化”是反动文化

  用“恨之入骨”来形容李洪志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态度恐怕一点儿也不过份。法轮功在国内被取缔后,李洪志便一头栽入国际反华势力的怀抱,一改“不问政治”的“顺民”假相,露骨地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进行疯狂攻击。李洪志的经文、法轮功的媒体宣传以及他们的演出、大赛、法会等各项活动,无不充斥着一个共同的基调,那就是诋毁中国,诋毁中共。

  或许是文化程度的关系,李洪志的诋毁外加谩骂和诅咒。在他的经文里,中共和中国政府工作人员被称作“恶党”、“邪党”、“流氓特务”(李洪志《除恶》)、“邪恶”、“邪恶的烂鬼”、“黑手、烂鬼与旧势力”、“邪恶生命与因素”(李洪志《彻底解体邪恶》)等等,也不知如此野蛮的语言,李洪志难道不怕脏了弟子的耳朵?

  在经文《除恶》的结尾,李洪志甚至诅咒说,“从现在起,我与众神完全撤掉人类这种职业的前程,撤掉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所有中共恶党制造出的流氓特务的人生福份,叫他们在自己造下的罪恶偿还中走完极短的人生……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会在还恶业中生不如死,而且会很快的一个个的死去后下地狱”。好个狠毒,又是“生不如死”,又是“死去后下地狱”,读来真让人担心“李大师”的钢牙是不是咬碎了?且不说“李大师”有没有撤掉人生福份这等本事,也不说“众神”缘何与他“保持一致”,单就“文化”层面而言,这种巫婆式的语言,这种信口开河的胡诌,居然就是“法轮文化”的精华,居然也要受法轮功众弟子的膜拜,实在令人耻笑。

  上行下效。师父都敢胡言乱语,法轮功的媒体当然更肆无忌惮,只要是反华、反共的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登。除去“九评”、“解体”的陈词滥调反复宣传外,就是鼓动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矛头所指,尽人皆知。于是大量诸如《让迫害大法的恶人现世现报》、《清理邪党文化的毒素》、《讲真相劝三退显神奇》、《初三学生在学校讲真相二三事》及前文提到的《三岁的佳佳讲真象(相)》等明显带有诅咒、编造痕迹的文章充斥了法轮功网站,成为法轮功媒体反华反共大合唱的主旋律。

  在法轮功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中,照样散发着同一种气味。远的不说,就拿法轮功近日举办的“多伦多神韵中秋晚会”和即将举办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来说,“火药味儿”之浓足以盖过文化气息。在“多伦多神韵中秋晚会”事先的宣传中,就明确讲出“没有共产党文化”,而“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章程更是露骨地规定“参赛作品不得有歌颂中国共产党或者中共党文化内容的歌曲”。可见,晚会也好,大赛也好,都是法轮功反共反华的手段,只不过“雷声大雨点儿小”的效果总是难称其愿。

  似乎光靠宣传鼓噪还难解李洪志心头之恨,在世界瞩目、国人期待的08年北京奥运会问题上,法轮功变本加厉,丧心病狂地演绎了一出出闹剧。为和“奥运圣火传递”相对抗,他们拼凑了所谓“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搞了个什么“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明说“希望人权圣火触及美国人良知”,“要求美国政府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为给中国政府和北京奥运抹黑,他们还别有用心地抛出了一个“手铐奥运”图案,把五环图案改成五个套在一起的手铐,寓意中国的人权状况。法轮功的有关组织还纷纷给一些国家领导人上书写信,希望抵制北京奥运,自然是落了个自讨没趣的结果。

  法轮功在北京奥运问题上“蚍蜉撼树”的不自量力,说明逆世界潮流、历史潮流、社会潮流的反动力量、反动文化是阻挡不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步伐的,法轮功连同它的“法轮文化”只能成为历史的垃圾,被世人抛弃。

  四、“法轮文化”是邪教文化

  众所周知,邪教是世界的祸害,人类的公敌,社会的毒瘤。上个世纪的最后二三十年,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的一桩桩神秘、离奇、让人始料不及的集体性血案震惊了世界,也给世人敲响了警钟,它告诉人们要远离邪教。

  “人民圣殿教”、“太阳圣殿教”、“奥姆真理教”、“天堂之门”、“大卫教派”……一个个令人恐惧的名字,就是一个个令人心颤的灾难。对照这些世界邪教的特点,不难发现,法轮功与之何其相似!

  自我神化、教主崇拜是所有邪教最明显的共同特点。从更改出生日期,到拼接莲花法像;从“今天我不度你,谁也度不了你”的国内讲法,到鼓吹大法贬低诸神的境外经文;李洪志的自我神化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往的邪教教主只是把自己说成神,说成上帝,李洪志则把自己说成是主宰众神的神。他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宇宙为大法而存在,大法要“法正乾坤”“法正天地”、“法正人间”,而这部大法只有他这一个师父(李洪志《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真是自我神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邪教教主自我神化的目的是搞教主崇拜,继而控制信徒,其手段是鼓吹“世界末日论”,使其信徒依赖他的拯救而听命于他。李洪志不是也大谈什么“地球爆炸”吗,甚至扬言他能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但只能推迟。面对世界毁灭,法轮功的信徒们只有一个选择:修炼、正法、求圆满。于是,在李洪志的旨意下,众信徒纷纷“劝三退”,“讲真相”,以求功成圆满后,师父能度他们去“天国”。

  值得注意的是,李洪志在近年的经文中几次要弟子们“放下生死”,“去掉执著”,甚至向弟子们疾呼,“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啊,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精进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李洪志《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走好最后的路”,“让你们的生命在未来的宇宙中更加闪光”(李洪志《美国首都讲法》)。明慧网刊登的法轮功弟子的文章中,也有不少提到要“走好最后的路”。这些没头没脑的话,总让人感到有些不大对劲儿。

  制造了923人集体死亡惨案的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不是也曾说过“死只不过是休息片刻,很快便会转入来世”的话吗?带领众信徒在烈火中走完最后的路――“奔向天狼星”的太阳圣殿教,不是也相信“轮回”,认为“死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吗?他们堪称“放下生死”吧。当然,邪教都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走向极端的,但是他们走向极端的方式,实际上是教主早已为他们选好的方式。虽然法轮功还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但已日暮途穷,山穷水尽是早晚的事,那时,它将会选择怎样的路带领弟子们“走向圆满”呢?人间会不会又增加一个惨烈的悲剧呢?“李大师”说“神路不算远了”,这个问题是该引起法轮大法的弟子们和世人警惕的时候了。

  按照“法轮文化”的定义(当然是借用“党文化”的定义内涵)解析法轮功的“思维方式、话语系统及行为模式”,本文只是勾画了法轮功的一个大致轮廓,更多的内容,相信有识之士会继续解析的。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