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法轮功危害 > 破坏家庭

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破坏家庭案例剖析(上)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和谐美满的家庭是构成社会稳定的基石。

  然而,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去掉“执著心”,“上层次”,“求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诱惑下,一些“法轮功”痴迷者抛弃夫妻爱,无视骨肉情,制造了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

  邪教“法轮功”湮灭亲情,破坏家庭。千千万万个受“法轮功”残害的家庭血泪控诉:坚决铲除邪教“法轮功”,找回往日幸福温馨的好时光。

  她原本答应给身患白血病的弟弟捐献骨髓。但为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掉“执著心”,她割舍了骨肉情。

  刘长红原是辽宁省丹东市一所小学的班主任,在父母的眼中,她是一个“好女儿”,在弟弟的眼中,她是一个“好姐姐”。她的父母说,平时下了班回到家,她总是争着去买菜、做饭,侍候年迈的奶奶。

  刘长红的弟弟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家人焦急万分。刘长红一面劝慰奶奶、父母,一面精心照顾病床上的弟弟。当医生说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有望挽救弟弟的生命时,刘长红毅然提出由她给弟弟捐献骨髓。

  然而,灾难再次降临到刘长红一家。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蛊惑,1998年刘长红练上了“法轮功”。此后,她像换了一个人,对家失去了感情,常常夜不归宿,后来干脆八九天不回家。她的父母、叔叔实在看不下去,耐心地劝说她回心转意。刘长红不但不听,反而大发脾气。她喊叫着,要“上层次”,就要按“师父”说的,去掉“执著心”,去掉“名、利、情”……

  刘长红所说的“去掉‘执著心’”,正是李洪志蒙骗群众的重要“法宝”。李洪志宣称,“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

  为了去掉“执著心”、“上层次”,刘长红不顾父母恩,无情地抛弃了姐弟情。治疗弟弟的白血病要花费数十万元的医疗费,并不富裕的父母心力交瘁。然而,沉迷于“法轮功”的刘长红不仅不再提为弟弟捐献骨髓一事,反而对“法轮功”如醉如痴。原本不堪重负的父母既要操心给儿子治病,又要不停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刘长红的母亲悲痛地说:“我们精神都垮了,连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再这样下去,这个家眼睁睁地就要毁了。”81岁的奶奶看到刘长红迷恋“法轮功”的样子,也气得病倒在床。

  为了去掉“执著心”以求“上层次”,最终害得家无宁日的“法轮功”痴迷者又何止刘长红一人。福建省南平市的林美芳,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虽然得过癌症,但通过积极治疗,基本控制了病情,儿子在外地工作,女儿从事文艺工作,经常出国演出,乡里乡亲都夸她有福气。

  然而,自从林美芳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后,就给丈夫、子女带来了无尽的精神折磨。

  为了唤醒母亲,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两次请假回家劝说母亲回心转意。有一次,儿子苦口婆心劝说半天,林美芳竟无动于衷,伤心的儿子流着眼泪回去了。女儿在国外演出期间,时刻担心母亲练功出现问题,一有时间就给家里打电话,难以安心演出。林美芳的丈夫因得不到很好的照顾,病情进一步恶化,目前癌症已到了晚期。

  林美芳日前已基本转化,对痴迷“法轮功”给家人带来的伤害后悔不已。

  为求“圆满”,她放弃了苦心经营的小书店,还怂恿未成年的儿子一同“护法”

  长沙市商标线带厂的郭坚锐一提起“法轮功”就悲愤交加:“我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是邪教‘法轮功’破坏了我们的一切。每当看到其他家庭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我内心深处就感到一种难言的苦涩。”

  郭坚锐前几年病退后和妻子叶思静经营了一个小书店。妻子很体贴他,郭坚锐身体不太好,妻子便主动承担起看店、进书、做家务等大部分工作,郭坚锐则主要教管儿子读书。虽然收入不高,但家庭温暖而幸福。

  然而,“法轮功”夺去了这一切。1997年叶思静练上“法轮功”,来看店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一出去就是一个星期、十多天,到最后店也不管了,书也不进了,完全变了个人。

  对妻子练习“法轮功”,郭坚锐一直坚决反对。他对妻子说:“李洪志要人脱离社会、放下家庭才能‘圆满’,‘圆满’了又干什么?家也没有了,亲人也不要了,‘圆满’还有什么用呢?”

  但叶思静仍执迷不悟,反而争辩说,“法轮功”教的是“真、善、忍”,练好了就能“圆满”、“上天国”。更令郭坚锐心碎的是,在他妻子的带动下,原本孝顺、听话的儿子也练起了“法轮功”。

  叶思静整天除了练功就是睡觉,来店里租书的人越来越少,生意日渐惨淡,儿子练功后的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一次,不明事理的儿子拿了一把菜刀架在脖子上,威胁爸爸郭坚锐说:“以后不要再管我,否则我就自杀。”

  回想起那令人心碎的一幕,郭坚锐至今仍泣不成声。他对记者说:“听了儿子的话,我心如刀绞,毕竟骨肉连心呀。我怎么能看着他死呢?一夜之间,我急白了头发,彻底绝望了。”

  如今,郭坚锐日夜盼望着妻儿早日醒悟,使这个已经破碎的家重新拥有幸福。

  多少“法轮功”痴迷者像叶思静一样,为了“修成圆满”,抛家舍业,给家人留下无尽的痛苦。

  辽宁省凤城市鸡冠山镇农民宋丽,几年前和丈夫一起练习“法轮功”。为舍弃正常人的“名、利、情”,抛家舍业,一心练功。家中72岁的母亲和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孩子现在生活无着落,学习成绩明显下滑,农活无人干,收入无来源,只好靠亲戚接济生活。

  为了除掉阻拦她“上层次”的“魔”,她举刀砍向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然而,竟有这样一个母亲、一个“法轮功”练习者,为了除掉阻拦她“上层次”、“升天成佛”的“魔”,残忍地举刀砍向了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3口之家永远失去了往日的欢笑……

  1999年12月16日晚,辽宁省的佟岩将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用菜刀砍死在自家床上。佟岩1996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砍死女儿后,她光脚跑到楼下,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

  提起女儿被杀一事,佟岩的丈夫徐爱军仍悲痛欲绝:“我现在不敢提起这件事,每当想起它,就心如刀绞。我整天想念女儿。我们好端端一个家,被‘法轮功’害得家破人亡。”

  徐爱军说:“我爱人没有练‘法轮功’之前,工作积极,对老人孝敬,是一个贤妻良母。”那么,是什么“魔力”诱使一个贤妻良母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呢?佟岩自己回忆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果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

  一些“法轮功”痴迷者正是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蛊惑下,由极端自私的心理驱使,抛弃家庭,毁掉亲情,“圆满”上了死亡之路……原本美满的家庭蒙受了无尽的压力和痛苦。

  天津市蓟县农民冯立凤被李洪志的的歪理邪说所迷惑,1999年3月投河自杀后,年仅12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学习成绩也明显下降。他的丈夫既要打工挣钱,又要照顾两个孩子,痛苦不堪。冯立凤年迈的母亲每当想起女儿被“法轮功”害得性命不保,家庭破碎,就泪流满面。

  福建炼油化工有限公司通讯站的工程师张坚受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毒害于1999年2月跳楼自杀后,60多岁的父母失去了这个独生子,生活无人照顾,终日以泪洗面。

  辽宁省丹东市的王锡东练习“法轮功”后,1999年8月21日跳车身亡。他是个独生子,离结婚日期只有一个多月,新房已装修好,各种物品准备齐全,请柬也已向亲朋好友下发,结果却追随李洪志走上了绝路。家人为此遭受严重的精神打击,痛苦不已。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