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法轮功危害 > 破坏家庭

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破坏家庭案例剖析(下)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放弃“名、利、情”,“圆满”到“苍穹”……李洪志抛售的妖言惑语蒙骗了多少无辜的群众?

  抛家舍业、骨肉分离……成千上万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练习“法轮功”而遭到破坏!

  邪教“法轮功”摧残生命,践踏人权,丧尽人情,剥夺幸福,罪责难逃。

  田建国一家老少三代其乐融融,然而迷上“法轮功”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接连上演了三幕悲剧

  河南省南阳市粮业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田建国和他的妻子王朋原本忠厚老实,工作勤奋,儿子出生后更是给家庭带来了无穷的欢乐。但自从夫妻俩接触“法轮功”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接连上演了三幕悲剧。

  1997年夫妻二人开始练习“法轮功”,很快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们不仅自己抓紧一切时间练功,还让不满15岁的儿子田培起早贪晚地跟着练。为了同爸爸、妈妈一样地专心练功,田培渐渐产生了厌学情绪,先是上学迟到、早退,继而隔三差五地旷课,最后干脆辍学在家,一门心思地练习“法轮功”。

  据南阳市七中的老师介绍,田培聪明好学,一直是班里的好学生。学校领导和老师不忍心让这么好的学生毁掉前途,三番五次登门规劝,希望孩子重返校园。可此时一心指望“上层次”、“求圆满”的田建国夫妻,反倒认为儿子练“法轮功”比在课堂学习知识更重要,儿子跟着“师父”比跟着老师学习更会有出息。田建国先后两次带着儿子进京违法闹事。至今田培仍跟随她的母亲为痴迷“法轮功”,弃家不顾。

  据熟悉田建国的人介绍,田建国练习“法轮功”后思想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常说,人世间一切事物都是虚假的,他已经看破了红尘,厌烦了正常人的生活,一心想跟着“师父”“上层次”、“求圆满”。尽管他们夫妇同为“功友”,但却相互仇恨,都认为对方“层次”不够,是影响自己“上层次”的障碍,最后竟为此离了婚。

  田建国的父亲有严重的胃溃疡,因儿子、儿媳、孙子练功并痴迷不醒,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特别是儿子离婚、孙子辍学、儿媳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一幕幕的悲剧给年迈的他带来巨大的精神刺激。去年11月,老人病情加重,不久便带着对儿孙无尽的牵挂离开了人世。

  目前思想已有明显转化的田建国,每当想起这些心酸、荒唐的往事,都痛悔不已。他时时呼唤妻儿不要再受李洪志的骗了,早点回家,共同找回那段曾经拥有的美好时光。

  阎建志一家四口练习“法轮功”,为“上层次”、“求圆满”,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先后破裂

  阎建志是位离休干部,他原本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夫妇俩互敬互爱,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成家后生活美满,小孙子活泼可爱,老少三代其乐融融。然而,自从“法轮功”的魔爪伸进这个家庭后,和美的生活一去不返,接踵而来的是三代人之间的埋怨、争吵,最终分崩离析。

  和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一样,阎建志抱着强身健体的愿望,于1996年10月练起了“法轮功”。在他的带动下,老伴和两个女儿阎惠敏、阎惠芳,也都迷恋上了“法轮功”。此后,无论春夏秋冬,他们每天早上5时准时起床练功,晚上还要看书“学法”,其他任何事情都无心顾及。

  为了“上层次”,早日“成佛成仙”,老两口和两个女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修炼。原来聪明贤惠、勤俭持家的阎惠敏和阎惠芳,开始逐渐对家务事不管不问,对丈夫和孩子也漠不关心。两个女婿虽然极力劝阻,恳求她们回心转意,但阎惠敏和阎惠芳充耳不闻,痴心不改,反而认为是“魔”在干扰她们练功。

  无奈之下,阎惠敏和阎惠芳的丈夫分别提出离婚。出人意料的是,阎惠敏和阎惠芳竟一口答应,在她们看来,修炼就是要按李洪志说的去掉“名、利、情”,离了婚,练功就不受干扰了。离婚后的阎惠敏、阎惠芳更加痴迷,最终因参与闹事,扰乱社会治安,被有关部门依法劳教。

  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今已经醒悟的阎建志痛心疾首,“我们一家三代原本和和睦睦,都是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把我们家弄得四分五裂,外孙子、外孙女整天哭喊着要妈妈。”

  在李洪志的要想修得“高层次”,必须“去掉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的煽动下,不知有多少人像阎建志的两个女儿那样,陷入“法轮功”的泥潭不能自拔,一个又一个原来幸福和睦的家庭因此遭到破坏。

  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大营镇供销社职工赵翠霞,退休后和丈夫何朝林一起搞运输业务,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一家人生活得和和美美。赵翠霞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后,便一心想着“上层次”、“成仙成佛”,原本幸福的家庭从此破碎。

  今年1月,何朝林流着泪问妻子赵翠霞:“你连家都不要了,那你们追求的所谓‘善’心哪儿去了?”赵翠霞冷冷地说:“我就这样了,该咋着就咋着吧。”为了拦住赵翠霞不去练习“法轮功”,她的女儿抱着她的腿不放,何朝林跪在地上不起,赵翠霞都无动于衷。2月7日,何朝林在去许昌送煤的路上,因惦记家中的老伴,神情恍惚,没有注意车上着了火,结果被烧成重伤,至今仍在医院治疗。

  “妈妈,您快回来吧———”身患绝症的15岁少年刘文勇,曾向执迷不悟的妈妈发出真诚的呼唤

  “妈妈,我求求妈妈了,快回来吧!咱们家不能没有您呀!”

  天津市宁河县廉庄乡15岁少年刘文勇,2001年3月12日含泪给当时仍对“法轮功”痴迷不悟、在县城接受法制教育的妈妈写了一封如泣如诉的信。他日夜企盼着妈妈早日回家,更向妈妈哭诉着“法轮功”给不满15岁的他带来的无法挽回的悲剧。

  与大多数天真烂漫的同龄人一样,刘文勇曾经也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爸爸刘贺田是乡供销社职工,承包一家纸箱厂,妈妈李秀芹在家种地,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然而,自从妈妈练上了“法轮功”,不幸便降临到这个家庭。1997年3月,李秀芹练习“法轮功”并逐渐痴迷,一天到晚只是练功,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使得丈夫刘贺田不能踏下心来工作,原本生意兴隆的纸箱厂也濒临倒闭,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公婆因此痛不欲生,几次萌发自杀的念头。整个家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更为严重的是,受李洪志鼓吹的“消业”论的影响,李秀芹不仅自己生病不打针、不吃药,而且还不让儿子刘文勇去医院看病。1999年初,刘文勇患了皮肤病,他爸爸抱着他要去医院,被李秀芹强行制止,自己按照“法轮功”那一套给儿子“发功治病”,结果耽误了治病的最佳时机。

  不久,刘文勇病情加重,身上出现了大面积的红紫斑块,有的出现溃烂迹象,当地医院初步诊断为皮肤癌。目前刘文勇只得休学在家。

  身患重症的刘文勇整日以泪洗面,他思念自己的母亲,也想念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在信中,刘文勇哭诉着:“我的亲妈妈,我是您亲生的儿子文勇。我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妈妈,不是我不想上学,而是您练‘法轮功’导致了我不能去上学。”

  刘文勇在信中哭诉着,“妈妈,您想想吧,原来咱们家是个多么好的家呀!可是现在呢,不像个家了!奶奶整天地哭,爸爸成天呆在家里不愿出屋,吃不下饭,我怕他们出事,天天看着他们……我和妹妹吃的不像吃的,穿的不像穿的,这是为什么呀?我的亲妈妈,您好好想想吧,不要为了‘法轮功’而不管别人啊!”

  政府的教育、儿子的呼唤,使李秀芹的态度有所转变,日前回到家里。她与儿子、女儿一见面就抱头痛哭,对自己荒唐的行为痛悔不已。她说:“我再也不相信李洪志和‘法轮功’了。”

  李秀芹虽然醒悟了,但她因痴迷“法轮功”给家庭造成的伤害以及给亲人心灵留下的创伤却是难以弥补的。

  像李秀芹这样因痴迷“法轮功”而酿成的家庭悲剧难以胜数。这些原本善良的人们,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蛊惑,为了去掉“常人”的“执著心”和“名、利、情”,一步步脱离了家庭,走上了邪路,致使成千上万个家庭受到破坏。血的事实进一步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泯灭人性、侵犯人权的罪恶根源,对这一社会“毒瘤”必须彻底清除。至今仍对“法轮功”痴迷不悟的人们,快快警醒吧!

  (新华社北京4月5日电)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04月06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