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法轮功危害 > 破坏家庭

法轮功的“男女双修”把她们变成了魔鬼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雨 霖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2004年6月10日,吉林省延边州龙井市一家属楼内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因法轮功顽固分子痴迷至深,为追求所谓的“上层次”,提高所谓的“功力”,用极端化手段制造的伤害致死人命案件,闻之震惊,发人深思,令人警醒。


  一、为“上层次”重陷泥潭,痴迷修炼,拉开了悲剧的序幕


  1994年7月,李明英从延边某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和龙市职业中学任教师,那年她才21岁。而1996年7月,别人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她不加思索地捧着这本书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读完后她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法轮功能教人“真、善、忍”,修炼之后还能“上层次”、“上天国”、“成佛成仙”。她逐渐沉浸在李洪志的“法轮功”世界里不能自拔。此后不久,李明英认识了同样也修炼法轮功的荆涛,共同的“志向”、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语言”使二人很快臭味相投,建立起了特殊的“爱情”,组建了家庭。为了练功,她无心教学,放弃了工作,专门修炼法轮功。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李明英夫妇在生活的河流中随波逐流,打发着清闲的时光。然而,当年学《转法轮》、习练法轮功所中的毒,深深地潜埋在夫妇二人的灵魂深处,并没有被时间的风沙所埋没。特别是二人遭到破坏导致空虚的心灵没再得到及时滋润和修补,一旦遇到时机就会重蹈覆辙。就在此时,多年前与荆涛一起习练法轮功的王孝玉溜进了她们的生活。2003年以来,王孝玉经常接触荆涛,不断地向荆涛灌输法轮功理论,跟荆涛大说“上层次”、“修正果”、“做超人”的感悟和体会。荆涛对王孝玉佩服得五体投地。在王孝玉的蛊惑下,慢慢地法轮功“真、善、忍”的毒苗又开始在李明英和荆涛夫妇二人的心灵深处开始萌发。李明英交待说:重新学习《转法轮》,对书中讲的“不去掉情、欲,不放下常人心是修炼不好的,你必须在常人中把各种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你才能提高上来。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才能达到最高境界”的理论深有感触。(《转法轮》第一讲“气功就是修炼”)2004年4月份,李明英、荆涛夫妇二人开始进入痴迷状态,彻底沉湎于法轮功歪理邪说之中,常常互相勉励说:时间不多了,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


  悲剧从此拉开了序幕!……


  二、为“上层次”舍弃生死,违背伦理,踏上了不归之路


  诱使李明英、荆涛抛弃人间真情,违背伦理,直至断送生命的正是李洪志“上层次”的邪说。按照李洪志所讲的“法理”,李明英、荆涛二人经过一段练功之后认为各自的身上都有“魔”,必须“驱魔”。王孝玉在听了夫妇二人谈体会后,也推波助澜、煞有介事的说:“练功必须身体干净,这样才能往更高层次上发展。”在王孝玉的进一步“点拨”下,二人又悟出了要想“驱魔”必须舍弃生死。于是,从4月份开始,李明英和荆涛开始互相为双方“驱魔”。刚开始“驱魔”时,是用木棍击打对方身体,接下来为了提高“驱魔”效果,又用手掐昏对方,再后来嫌用手掐太费劲,干脆就用绳子勒。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夫妇2人先后被对方勒昏死过去达4次之多,浑身上下青紫瘀血更是“家常便饭”。知道荆涛情况的单位同事每当看见浑身是伤的荆涛时,都无可奈何的直摇头。


  然而,经过一个阶段的“驱魔”,李明英和荆涛觉得没有解决太大的问题,还是不能上到“更高层次”,一致认为是自己的“功力”不够,于是又一次向王孝玉求助。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求王孝玉帮忙,不仅使他们作出了“男女双修”这样违背伦理的可耻之举,而且在王孝玉指导操作下的“驱魔”行为让她和妹妹吃尽了苦头,直至断送了丈夫荆涛的性命。


  1994年3月,王孝玉在街头偶然翻阅了法轮功的书籍后,便一个人自费来到了长春市,在吉林大学礼堂里,连续几天听李洪志“讲法”,从此步入歧途。为了学习掌握法轮功的精髓,几年下来,王孝玉反复通读《转法轮》,看了大量的“法轮大法释解”和有关法轮功的录音、录像资料。他几乎每天“学法”、“练功”数小时,有时一天通读五六遍《转法轮》。在这样高密度的学习修炼过程中,王孝玉开始对法轮功的理论,特别是对《转法轮》中有关“驱魔”和“男女双修”的观点有了自己的体会和感悟。


  2004年3月初,经李明英和荆涛的不断“撮合”介绍,王孝玉与李明英的妹妹李明华建立了恋爱关系。其实,已29岁的王孝玉早该结婚了,可因身材太矮,特别是总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练法轮功的女人,所以一直没人肯嫁他。而李明华这个曾在北京赛特购物广场当英语导购的妙龄女青年,经过姐姐、姐夫的熏染欣然接受了法轮功后,竟然放弃了已处一年的德国男朋友,接受了无职无业的法轮功顽固分子王孝玉,这让王孝玉十分满意。


  王孝玉与李明华明确关系后,更加“刻苦钻研”起法轮功理论,千方百计地往“更高层次”上修炼。他认为尽快提高“功力”、“上层次”的机会来了。此后,他就多次在与李明华、李明英、荆涛交流“学习体会”,大谈“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阴阳平衡”的所谓“法理”。王孝玉对“男女双修”的感悟引来了李明华、李明英和荆涛的更加佩服,对此如痴如醉。很快4人达成了“共同修炼,共同提高”的共识。


  2004年4月初,已对王孝玉深信不疑的李明华对王孝玉提出想要找些法轮功的书看,王孝玉故作深沉地说:“你来源的层次高,不用看书了,由我直接带着你修就行了。”4月11日晚上,在荆涛的家里,王孝玉暗示李明华进行“男女双修”,李明华毫无顾忌地和王孝玉进行了第一次“男女双修”。从此以后李明华就完全听从了王孝玉的摆布,沉浸在“上层次”的快感中。从4月11日起到6月8日,王孝玉每天都和她进行“男女双修”,有时一天晚上就“双修”两次。甚至连李明华的经期也一天不拉地进行“修炼”。王孝玉、李明华进行“男女双修”之事,当然没有忌讳姐姐李明英知道。而李明英对妹妹“双修”的举动产生的结果格外的关注,竟然把妹妹一些不着边界的事联系在一起,感到妹妹李明华自从“男女双修”后比以前更懂事了,是“功力”提高的结果。于是当她和丈夫荆涛在经过一段痛苦的“驱魔”不见效后,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功力”不够,想求王孝玉帮助“男女双修”!在李明英看来,她与“层次高”的王孝玉“双修”后,再与丈夫进行“双修”,这样不就把王孝玉的“功力”传给了她们夫妇二人了吗?但这毕竟是一件既违背伦理,又不符合“规矩”的大事,李明英怕丈夫不同意,就先找王孝玉“试探”。而正在为“男女双修”后感觉良好而兴奋不已的王孝玉听明白了李明英的“意思”后,用“高层次者”的口吻十分自信地说:“‘男女双修’能尽快地净化身体,利于提高‘功力’。你自己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吧!”王孝玉暗示同意后,李明英又胆怯地与荆涛商量。谁知荆涛在听完李明英要与王孝玉“男女双修”的目的后,仅略感吃惊了一下,随后就用安慰的口气对妻子李明英说:“只有这么做才能更大限度地舍弃修炼中应该舍尽的东西。”当天下午,荆涛一个人带着孩子没有回家。王孝玉与李明华、李明英姐俩在荆涛的家里一丝不挂地同时进行了“男女双修”。在进行“男女双修”过程中,王孝玉还让李明华和李明英吸吮他的嘴、乳头、阴茎和肛门。称自己身体的这四个部位是释放体内精华的通道,有助于姐俩提高“功力”。这一违背伦理道德的丑行一直持续了一个下午。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王孝玉暗示李明华与荆涛“双修”,李明英也主动给创造了“条件”。但多少还有点理智的荆涛实在作不下去,挣脱了李明华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王孝玉与李明英、李明华姐俩进行“男女双修”之后,王孝玉自我感觉十分美好,他认为自己真的上到了“新的层次”。此时,王孝玉早已痴迷得完全失去了主观控制能力。5月中旬,在他频繁地与李明华“双修”后的一天,突然,他手指着李明华的乳房阴森地说:“你这里有魔,赶快我来帮你驱除!”说完,王孝玉伸手猛击李明华的脸部,又用木剑击打李明华的全身,随后找来打火机,把李明华带到了荆涛家的卫生间,开始火烧李明华的双乳和阴毛,已对王孝玉崇拜至极的李明华强忍着巨痛,一声不吭。烧完阴毛后王孝玉感到还没烧彻底,于是,又拿来荆涛的剃须刀将李明华的阴毛贴根刮净。经历了“男女双修”后的李明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王孝玉的虐行,不仅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也搂起了上衣,主动请王孝玉用打火机烧自己的乳房“驱魔”,直到打火机中的燃气烧没才停止。烧完乳头的第二天,王孝玉对李明华说:“你的乳房里都是‘魔’的生命体!”说完就咬住了李明华已烧坏的乳头。站在一旁的李明英见状,自己也朝被王孝玉烧伤的乳房咬下去!此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王孝玉为李明华、李明英“驱魔”的行为持续进行,愈演愈烈。5月30日早上4点多钟,睡在荆涛家卧室里的王孝玉突然推醒了身边的李明华,问道:“你能不能放下生死?”李明华说:“能!”王孝玉听后就将李明华掐得昏死过去,李明华醒后又被掐昏。几天的工夫里,为了“驱魔”她先后被王孝玉掐昏了13次。更惨的是还有一次俩人在“双修”时,王孝玉突然指着李明华的阴部说:“这里面有魔!”顺手拿起一支长铅笔深深的捅进了阴道,李明华当即痛得大叫了一声。王孝玉见状竟大声地叫李明华“挺住”!让李明华“主意识”要强起来。6月6日晚上8时左右,李明英和荆涛虔诚地求已能过“生死关”的李明华帮助她俩过关。王孝玉在一旁用权威的口吻说:“只有放下生死,身上的‘魔’才能去掉。”李明华当即找来一根绳子勒住荆涛的脖子直到荆涛鼻子出血昏死过去。


  在实施这些残忍无比的“驱魔”过程中,王孝玉大量引用李洪志的“法理”思想来麻痹李明华、李明英和荆涛,完全控制了他们的是非观念和自主行为,王孝玉咋说就咋办。


  四个人在“上层次”的不归路上加快了脚步!


  三、为“上层次”痴信“法力”,无法自拔,最终害人性命


  经历了“男女双修”、“驱魔”等一系列的努力之后,浑身已是伤痕累累的李明英、荆涛夫妇二人仍然感觉在“上层次”的道路上走的太慢,效果不好。特别是看到妹妹李明华整日与王孝玉“男女双修”,“功力”提高迅速的情况,李明英感悟到是自身的“功力”太低了。虽然与王孝玉进行了一次“男女双修”,也吸吮了王孝玉体内的“精华”,又经历了几次生死,但因自身的“魔”太重,所以才进展缓慢,看来还是“魔”驱的不好。于是,李明英决定再次请王孝玉出手帮助“驱魔”。2004年6月8日上午,李明英和荆涛让妹妹李明华请王孝玉再帮助“驱魔”,此次王孝玉却以“驱魔”太耗费“功力”为由拒绝了。“驱魔”心切的李明英仍不甘心,下午又叫来妹妹再请王孝玉到家里来。直到晚上8点多钟,在李明华的多次劝说下,王孝玉才带着李明华来到荆涛家,答应帮助“驱魔”。“驱魔”开始前,王孝玉让李明英和荆涛在客厅里打坐,自己则领着李明华走到卧室进行“男女双修”提高“功力”。当两次“双修”之后,已疲惫不堪的王孝玉告诉李明华出去帮助还在打坐的李明英和荆涛“驱魔”,自己则躺在床上睡觉了。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多钟。李明华来到姐姐和姐夫面前,按照王孝玉曾经传授的方法,操起一把木剑猛击姐姐李明英的后背数下,李明英忍痛没有出声。李明华告诉李明英:“你能放下生死,可以‘驱魔’了。”随后,李明华又用木剑狠击荆涛。结果荆涛没有忍住疼痛大叫起来。李明华对荆涛说:“如果你忍不住疼痛,你是不能‘驱魔’的!”一心想要“驱魔”的荆涛听了李明华的话,便说:“那你们把我绑起来吧,这样我就能挺住了!”于是,李明英和李明华找来一根10米长的白色塑料绳将荆涛的手和腿捆在了一起。姐俩抡起木剑和一根洗衣服用的木棒劈头盖脑地对荆涛开始殴打。殴打过程中,巨痛难忍的荆涛仍大叫不止。这时,睡醒一觉的王孝玉从卧室里出来,手指着荆涛的阴部冲着姐俩大声吼道:“他的‘魔’主要在这里!”让她俩猛击荆涛阴部。姐俩按照王孝玉的“旨意”开始轮番击打荆涛的阴部。已被捆住手脚的荆涛根本没有防护要害的能力,挺在地上接受“驱魔”。又持续殴打了大约20分钟,王孝玉对着已喊不出声的荆涛说:“忍住!忍住!你肯定能挺过去!”“你一定要相信‘法’,‘法’会使你挺过去的!”“你一定要坚持!‘法’能使你过了这一关!”就这样,一直殴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荆涛一声也不吭,姐俩才停住了手。王孝玉见荆涛喘气声越来越弱,感到不好,就叫李明英姐俩清理现场,对荆涛身上的血衣和地面上沾满血迹的泡沫垫进行洗刷。当李明英勉强脱下荆涛的血衣后,发现荆涛的双侧阴囊皮都被打破,睾丸外溢,翻露在外,顿时不知所措。


  已丧尽人性的王孝玉见状对李明英说:“趁他昏迷时把他的那块皮铰掉,他醒来后就不觉得疼了!”李明英和李明华听了后未加思索地赶忙找来剪子,把荆涛的双侧阴囊皮都铰掉了,随手扔进了垃圾箱。然后,三人给荆涛换上了干净衣服,抬到了干净处。之后,王孝玉又进屋睡觉去了。到了6月9日上午9时许,王孝玉睡醒起来发现荆涛快不行了,只有微弱的脉搏,竟然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而是叫来李明英和李明华与他一起打坐在荆涛旁边,开始边念“法轮大法”的经文,边祈求师傅李洪志将荆涛的“元神”送回来,救活荆涛。6月9日上午10时,荆涛的母亲彭守贤来看望儿子发现了这一情况,这个也修炼法轮功的母亲听说儿子是为“驱魔”所至,竟然毫无母子亲情地也跟着打坐在地,念起了“经文”,直到6月10日凌晨。此刻荆涛已死亡多时了。6月10日凌晨2时许,王孝玉等4人发现荆涛真的已经死了。

(责任编辑:)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