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官方声音 > 中国反邪教协会观点

“法轮功”人员死亡案例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16日   文章来源:   作者:
【字体大小:
  一、拒医拒药而死

  有14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拒医拒药而死亡。

  李洪志这样告诉他的追随者:

  ——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我们在修炼界不讲病,不谈病,都是业力……实质上那个病不能随便动的。

  ——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

  ——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告诉过大家,它不是病。病就是一种‘业’。医院是不能消业的。

  ——战争、瘟疫和天灾人祸,那是给人消业的一个办法。

  1、李树林,男,53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4年8月初,练习法轮功已经一年多的李树林夫妇,专程前往哈尔滨,现场听李洪志讲法。不料在听法的课堂上李树林突发脑血栓,几位热心人把他送到医院抢救,但是李树林坚决不肯住院治疗。他拔掉了针头,又踉踉跄跄回到讲法的课堂上,求助李洪志。他的大儿子和女儿女婿得知消息,赶到了哈尔滨,看见他高烧昏迷不醒。他们找到李洪志,求李洪志给李树林治病,李洪志回答说这是练功的正常反应,不用打针、吃药,还说李树林在练高层次的功。女婿问李洪志:“我岳父有没有生命危险?”他说:“没有。”几天后,李树林病情不见好转,他的儿子和女婿再次找到李洪志,跪下来求他给李树林治病,李洪志说没有时间。之后,李洪志派了一个大徒弟来旅馆给李树林看病。那人看了病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当天晚上,李树林就去世了。

  2、胡广英,女,59岁,上海市退休工人。她自1996年开始练习法轮功,丈夫和女儿也都参加练习。2000年8月,胡广英夫妇染上了皮肤病,但均拒绝就医,后来胡广英的病情逐渐恶化,卧床不起,而且由于青光眼引起了双目失明。周围很多人规劝他们,但胡夫妇坚持认为这是练功的排毒反应,坚决不愿就诊。2001年春节前期,胡广英又引发了褥疮化脓感染,从1月26日起无法进食。1月29日上午,丈夫发现她心跳加剧、面色苍白,感到情况不妙,遂即通知了儿子,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但等急救医生赶到时,胡广英已不治身亡。事后,其夫还说:“练功可杀病菌,练功期间用药,药性是不能达到的,所以不需要就医”,并称“人总是要走这条路(指死亡 )的”。

  3、孙桂英,女,53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1997年5月她开始练习法轮功。1998年8月6日她发现自己腹痛,因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和许多练功者的劝说,拒绝医治。第二天上午,许多练功者来到孙桂英家里,鼓励她坚持住,不要吃药。但她的病情急剧恶化,晚8时许,孙桂英已处于昏迷状态,练功者们仍围着她朗诵李洪志的经文。孙桂英的女儿请她们帮忙将孙抬到医院,可她们无动于衷。晚9时在亲属的帮助下,孙被送到省医院,经抢救无效,于晚11时死亡。医院确诊死亡原因为急性肠炎,医生讲,如果病人早送来一个小时就不会死。

  二、自杀而死

  有3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自杀身亡。

  李洪志这样告诉他的追随者:

  ——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只是个人。

  ——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

  ——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样。

  ——南京大屠杀,还有希特勒屠杀了多少人,我告诉你,这都是天象变化带来的。

  1、“法轮功”人员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2001年1月23日(中国农历除夕),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圆满”、“天安门广场气场很强”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来自河南省的“法轮功”痴迷者王进东、郝惠君和陈果母女、刘春玲和刘思影母女、刘云芳、刘葆荣,在在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举世震惊。其中,刘春玲当场死亡,她的女儿刘思影因烧伤引起病变,经抢救无效死亡,死年12岁。郝惠君、陈果母女和王进东被烧成重伤,郝、陈母女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刘云芳、刘葆荣在准备自焚时,被当场抓获。据其中生还者供述,他们是按照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要求,一步一步“悟”出要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以实现李洪志此前向所有“法轮功”练习者允诺的让他们“升天”、“成佛”的梦想。

  2、马建民,男,54岁,河北省华北油田退休职工。1996年他开始练习法轮功,渐渐痴迷,性格也逐步变得孤僻怪异,并且拒绝上医院检查治病,停止了原先常用的降压、降脂药。马建民深信李洪志书中所言,常对人说自己“肚子里好像有个法轮在转”,“练这功有菩萨保佑”。1998年9月4日,他在家里自己用剪刀剖腹寻找“法轮”,结果造成失血性休克致死。

  3、杨秋贵,男,26岁,江西省余江县人。1996年10月他赴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留学,攻读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1997年杨秋贵通过互联网接触到了法轮功,开始练习并很快痴迷,对李洪志的“升天”“圆满”等说法深信不疑。他还给在南京读大学的弟弟写信,鼓动他也练。弟弟心里十分焦急,多次写信规劝哥哥及早回头,回心转意。但是杨秋贵早已不能自拔。1998年5月30日他专程到德国法兰克福参加法轮功的“法会”。6月1日,他从一家宾馆的2楼跳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4、王玖玲,女,26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1997年她开始练习法轮功。2000年7月,王玖玲随丈夫到山东省探亲,28日上午12时,王玖玲突然抱着年仅4岁的儿子从亲戚所住宿舍的6楼跳下。她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4岁的孩子经医院抢救无效也死亡。

  5、王雅静,女,27岁,河北省秦皇岛市人。1997年2月她开始练习法轮功。1998年底,她开始出现幻觉幻听,多次对别人说自己创造了一个新世界,和家人不再属于一个境界。她不再干活,整天沉湎于练习法轮功;不允许丈夫出海打渔;不再给刚出生的孩子喂奶,孩子高烧不退,也不给吃药打针。家人送她到医院检查,诊断她患了严重精神压抑性精神分裂症。可是她不配合医院治疗,坚持不吃药、不打针,直至病情进一步恶化,精神彻底崩溃。1999年6月25日,王雅静在京沈铁路龙家营以东卧轨自杀。

  三、被“法轮功”人员杀害致死

  有20多人被法轮功练习者伤害致死、致残。

  李洪志这样告诉他的追随者:

  ——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

  ——有魔在干扰,不让你练功。

  ——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

  ——家里人也有魔控制着。

  1、关淑云,女,黑龙江伊春市人。1997年4月她开始练习法轮功。为了练功,她把其他一切都“放下”了,不干活,不管家,常常半夜起来练功,还劝丈夫一起练,夫妻经常为此吵架。她不断与其他练功者交流“修心”的体会,期待早日“圆满”。2002年4月22日,关淑云的家里聚集了40个法轮功练习者,包括4名十几岁的孩子,一起练功“除魔”。4月22日早晨,关淑云不让女儿戴楠去上学,并对周围人说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她对戴楠严厉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干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人?”女儿害怕地说:“我是戴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但她认定了女儿身上附有魔,就掐女儿的咽喉,女儿不断地喊“妈妈、妈妈”,并无助地说:“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关淑云告诉大家这又是“魔”在说话,于是又用力掐。在场的其他人,有的下跪,有的双手合十祈求尽快把“魔”除掉,有的因为害怕“魔”会跑到自己身上,远远地躲到墙角,还有的木然地看着。女儿几番挣扎,终于抵御不住关淑云的执意除魔,终至窒息身亡。

  2、傅怡彬,男,北京市人。1998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并认为找到了一条修炼的正路。有个练功点离他家不远,他连续7天晚上看李洪志的录像,白天就去那里练功。2001年11月25日,他在北京西城区家中用菜刀将父亲和妻子杀害,将母亲砍成重伤。在得知母亲没有被砍死的消息后,他说:“这一切都是天意。现在想起来,我要再坚持(掐脖子)一会,她就断气了,断了气就不要受那些罪了。从我的本性来说,我不愿意让她受罪,希望她尽快走……我现在不后悔,我很高兴。”

  3、佟岩,女,辽宁省辽河油田工人。1999年12月16日晚,她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杀死在床上。身上沾满血迹的佟岩,光脚跑到楼外,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 ……”。事后她说:“我在练习‘法轮大法’中感到,我修炼未成正果,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机会来了,从厨房拿一把菜刀走进屋朝女儿头部、脸部、脖子砍了几刀,血溅到衬裤上,到楼下为徐澈超度”。佟岩还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