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官方声音 > 政府立场

摆脱邪魔一身轻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桂萍
【字体大小:
  我原是湖北省潜江市北门棉花加工厂的一名普通职工,99年开始习练法轮功,期间单位领导无数次地关心我,家人无数次地哀求我,亲朋好友无数次地劝导我,但在法轮功与工作、亲人之间却“毅然决然”地陷进法轮功邪教泥潭里不能自拔,曾戏我迷失了自我。

  我是一个性格比较文静的女人,家庭的破碎曾使我一度消沉,身心疲惫不堪,万念俱灰,不愿与人交往,几乎将自己的心灵完全封闭。99年4月,我姐给我送来了两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北美首届法会上讲话》。我一看就被他书中的一套套理论所吸引,加之自己的好奇心理,便对宇宙的结构,对另外空间的一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心里完全接受了它,一头栽进去了。

  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我还以为是政府搞错了。便开始到武汉上访,至此一发不可收拾。同年10月,在单位最忙最需要我时,我给单位丢下了一纸辞职报告,在我妈的苦苦哀求中,我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北京的路途。当时真有点“壮士一去不回头”的感觉。在天安门广场,我被强制送回了当地。我单位领导没有因我辞职而开除我,也没有扣我无故旷工的工资,相反,单位还给我耐心细致地说服教育。然而,我却把单位领导对我的宽容和慈爱视为“我将来圆满后他们都会得福报”的理由,继续“法轮轮世界” 里越陷越深。

  2000年后,李洪志的经文一篇接一篇,什么“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理性”等,说什么走出来是向世人讲清真相,是为了救度世人。我便开始在当地的大街小巷逢人就讲,见人就说,而且口才一向不好的我在与人讲法轮功时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单位领导对我的各种关爱,我熟视无睹,麻木不仁。心中只有“法轮大法”“不要失去圆满”的机会。此后,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当地发传单、挂横幅,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及歪理邪说推波助澜。我不仅没有认为这是政府对我的宽容和爱护,反而认为是自己“正念强”,政府拿我没办法。在当地学员的“啧啧”声中,我的私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来每次帮教人员找我谈话,我不是“充耳不闻”,就是“视若不见”,完全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从此,我便更加有恃无恐地开始到处流窜,在几个法轮功顽固分子的介绍下,我辗转几个县市,干出了一些违法乱纪,扰乱社会秩序的坏事。

  04年,我因到处张贴、散发反动宣传品,被请进了看守所,后因有病被谴送当地监视居住。回到家乡后听说,在我外出期间,我年近七旬的老母亲日夜思念着我,常常在梦中呼唤着我的名字。有一次母亲竟然在梦中与我相拥相泣,不让我再离开,拉着我的衣角不放,迷迷糊糊中,母亲不慎从睡梦中摔到了床下,额头至眼角摔破二寸长的口子,到医院缝了二十几针。我的儿子在外地读书,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假期,回家却见不上妈妈一眼,急得大哭。我的每个亲人都为我操碎了心。我单位领导并没有因为我自动下岗而放弃我,逢年过节总是四处找我,党和政府更没放弃我,多次做我的思想工作,并组织了帮教小组耐心细致对我进行帮教。

  在帮教过程中,我把所有人员对我的呵护视为“伪善”。我坚持按明慧网的要求“在邪恶的转化者”面前,将自己的“口、眼、耳、鼻、身、意”全面封闭,对抗着所有关心和帮助我的人。由于我身体一度不好,这里的医生轮番日夜为我检查,量血压、打点滴,组长慈母般的关爱,亲自喂我吃饭,江书记一天几次到寝室看望我。帮教人员数十天如一日的精心侍候,有关领导亲自打电话请来我单位领导及政府领导把我送到医院做身体全面检查。这所有的一切一切,我开始反思我自己:我口口声声标榜自己在做好人,与人为善,为别人着想。可我的行为是在做好人吗?别人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为别人做了什么呢?我不吃不喝牵动了多少人的心,这是好人的表现吗?

  经过几天几夜的深刻反思,在事实和真理面前,我觉醒了。原来,我苦苦追求的,甚至可以为之付出生命代价的“上层次”、“求圆满”、“度众生”的法轮世界,竟是一场惊天骗局。我心目中最伟大的“神”竟是一个骗子。李洪志盗用佛家和道家的一些理论,然后贯注一些自己的歪理邪说,制造一种神秘气氛,鼓吹地球爆炸说,骗取不明真相的善良人们的崇拜。他将自己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目的是想与“释迦牟尼”同日,他聚敛大量钱财,过着穷奢极奢侈的生活。他说法轮功没有组织,然而,上至法轮大法研究会,下至各市辅导站练功点,组织严密,完全受控于他。他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却与西方反华势力勾结。他亲自策划了“4.15”事件,他不仅仅是反人类,其反科学性也非常明显。他极力贬低科学。说现在的科学是站在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他大搞教主崇拜,以“祛病健身”为由,以“真、善、忍”为幌子,要求练功者不光要练功,还要学法。鼓吹“法身”无处不在,可以洞察人的思维,还讲什么“不二法门”,目的是把练功者思想掏空,对他言听计从,给练功者套上精神枷锁,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一心一意随他而去。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如痴如醉,最终走上了自焚、自杀、自残以及杀亲杀友的不归路。李洪志的“真、善、忍”实际变成了“真残忍”。给无数家庭造成了伤害,给社会造成不安定,给国家造成极坏的影响。

  认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邪恶本质,我的整个人真的是彻底轻松了,彻底解脱了。找回真实的自我后,我开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帮助一些仍然痴迷法轮功的人摆脱精神枷锁,我昔日的几位功友,已在我的感化下已彻底转化。05年,我还光荣地被聘为帮教员,协助帮教小组做转化工作。

  现在,我已回到了家乡,有了新的工作,收入比较稳定,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平时只要有时间,我就和家人谈心、散步、打打羽毛球,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家庭其乐融融。回过头来看,还是过平常日子好啊!什么“升天”“圆满”,那都是虚无飘渺的骗人的鬼话。在此,我真心奉劝还没有醒悟的昔日的功友们,赶快回头吧!平淡生活贵如金,别再上当受骗,被他人所利用,为他人当“炮灰”了!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