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官方声音 > 政府立场

得闻佛法廓清邪教 幡然觉悟人生真谛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尔升
【字体大小:
  我叫李尔升,现年40岁,大学文化,原延安市检察院干部。今天,我将自己的从痴迷“法轮功”到醒悟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有缘者看到此文后快快觉悟;也希望那些有信仰追求的人千万谨慎,分清正邪,远离邪知邪见。

  修炼气功   误入邪教

  我从小喜欢文学,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1997年3月,我在朋友处初次看到《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作者是李洪志。这两本书似乎讲的是古老的佛家气功修炼,因为只有佛教才讲转法轮。可惜我当时并没有认真地去翻阅佛教经典,便按照李洪志讲的开始了气功修炼。任何一种气功修炼对人的身体都是有好处的,在习练“法轮功”两个月左右,我的低血压和神经衰弱有所好转,于是便被吸引。现在看来,李洪志所编创的“法轮功”源于传统的佛、道两大家气功修炼,他揉合了两家功法中好的东西,用于祛病健身,而其借传播气功所推出的“法轮大法”,则完全盗自于佛教经典,并掺合了少部分道家经典的内容。李洪志初期一直宣扬的“真善忍”,要求人怎样做一个好人,怎样旨在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平,便觉得这实在是一种好的信仰。对于一个普通的气功修炼者来说,要及时认清看透李洪志用高深巧妙手法隐藏起来的“法轮功”邪教本质,确实是有相当难度的。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中国社会的转型时期,普遍的信仰危机以及家庭不和、社会保障问题、某些腐败现象等,各种因素促进了“法轮功”在国内的迅速蔓延。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不知不觉的滑入邪教的。随着传功的不断深入,李洪志宣称他不是来传普通的气功的,他的使命是像释迦牟尼佛一样来传佛法度人的。1998年其发出一篇所谓的经文“挖根”,这是李洪志整个传功过程的转折,他宣称要带弟子们“圆满”,“法轮功”要在中国正式注册,要公开向国家申请合法的地位,鼓励坚信“大法”的人要敢于为信仰付出牺牲,走出去向各级政府证实和弘扬大法。那时候的修炼者经过长期的洗脑,都认为“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是宇宙真理,应当义无反顾地去追求和维护。于是1999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4·25”中南海聚集事件,一万多名从全国各地赶去的“法轮功”痴迷者向国家领导人提出无理要求。1999年7月22日当国家正式宣布取缔“法轮功”时,李洪志不顾追随者们的安危,以“法轮功”不是非法组织和邪教为由,鼓动大批痴迷者上访,为“法轮功”邪教正名。可怜我等误入邪教歧途,认假为真已难以自拔,当时延安有一批痴迷者径直去北京上访,一部分去市委上访。我和原延安辅导站站长及另一位年纪大的辅导员三人一同去市委递交了“申请书”,惊动市委书记亲自接待。后我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单位给予留党察看和行政记大过处分。

  人一旦将错误的东西认作真理,并上升到信仰的高度来维护,便会脱离正确的人生观念和轨道,做出后果严重的事情。2000年初,从外地传来一份资料,李洪志说个人修炼“圆满”的最后机会到了,“能不能走出去是对每一个修炼者的重大考验”,要求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均要证实大法,走出去维护大法。已经陷入邪教痴迷如梦游一般的我,便和几个同修者商量,觉得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北京,甚至想到了历史上那些为捍卫真理献出生命的仁人志士。我写了一份为“法轮功”鸣不平的材料,和几个痴迷者,其中有我的爱人,领着六岁的儿子偷偷去了北京。我们的上访引发了延安其他痴迷者的上访,先后有几十人抛家舍业赶赴北京,引起当地政府、公安机关、相关单位的震惊和混乱……我和同去的7人在天安门前练功时被公安人员控制,并被遣送回延。后我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妻子等数人被送劳教。原单位领导因为我受到严厉批评,工作受到严重影响。我的母亲因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呼天抢地,伤心欲绝几度病发。我的父亲一生刚强,看着儿子陷入邪教,无力自拔,老泪纵横。我可爱的儿子悲伤无助的离开延安,跟着爷爷奶奶回到吴起老家。

  2001年2月我被送到陕西省第二监狱服刑,远离了家乡和亲人,我的精神除了“法轮功”已没有任何依赖。通过干警的帮教,许多练功自杀自焚的现实使我逐渐清醒起来。一方面感到“法轮功”的理论是很好的“佛法”,一方面又看到李洪志确确实实违背了其初期宣称的不干涉政治、不违背法律、真修向善的宗旨。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自己的行为已严重违犯了国家法律,却还以为是追求真理。李洪志却在美国,与中国政府搞起了政治斗争。我做梦也没有想过要反党反政府啊,我陷入无法解脱的痛楚中,曾连续八天八夜滴水未沾,两次住进监狱医院。感谢我的爱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两次前来探视,她因为转化好被提前解教,为我带来了许多转化资料和七封长信,我的父母亲和儿子也千里迢迢赶来看我。阅读妻子带来的一叠叠资料,我逐渐认清了李洪志利用传功讲法求名求利,搞教主崇拜和政治斗争,给中国带来深重的灾难的事实真相,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是有罪过的。于是我的思想实现了转化,被提前一年刑释。

  2004年3月,我回到了延安。就在我回到家的前一段,当地几个熟悉的朋友,因为仍然痴迷“法轮功”四处散发传单而被劳教,有许多人仍然在家偷偷修炼“法轮功”。据悉,一些地方从“法轮功”中转化出来的人员,因为精神上没有出路,又想追求修炼,搞起了许多自创的类似“法轮功”的附佛外道。

  得闻佛法   廓清正邪

  我虽然从“法轮功”邪教中转化了出来,也帮助一些痴迷者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转化工作,但对“法轮功”歪理邪说并没有做过深入思考和彻底剖析。2006年9月,我因腿扭伤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检查,惊异的发现已是恶性骨瘤晚期。癌症,一个不幸的事实使我陷入人生的最低谷。往事一幕幕回放,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当我要离开这个世界时,最欣慰的事有哪些?最难以释怀的事是什么?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李洪志曾经说,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有他的法身保护,一进门修炼他就把这个人的“业力”拿掉一半,通过自身修炼就会消掉另一半,所以练功人是不会再得病的。而我曾经抛家舍业,认真地修炼,锒铛入狱还不忘功法,为什么“业力”非但没有丝毫的消除反而得了绝症呢?李洪志的“法轮功”到底是佛法还是邪教,搞不清我不甘心啊!这需要相当深度的研究才能真正识别,而唯一的办法是要找来真正的佛教经典进行深入的探寻比较,才能正本清源,廓清真假正邪。我爱人和哥哥应我的请求,先后两趟去西安大兴善寺请回《金刚经》、《佛说无量寿壮严清净平等觉经》、《楞严经》等经典,以及当代高僧大德净空老法师的讲经资料。随着阅读的深入,我逐渐看清了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来龙去脉及邪教本质。
李洪志所谓的“法轮功”及后期的“法轮大法”一直到今天蒙蔽了成千上万的人,修炼者误认为李洪志真的是像释迦牟尼佛一样的大觉者再现,来传佛法度人的,而舍命追随不觉悟。局外人因为对气功修炼接触甚少,特别是对真正的佛法不了解,导致邪教一而再再而三的惑乱社会,危害痴迷者的身心健康。综合“法轮大法”之歪理邪说,我认为有两大体系。一是“宇宙大法”。李洪志由初期剽窃佛家和道家气功形成“法轮功”,修炼者通过练功使身体受益,随着信徒激增,李洪志的个人名利野心膨胀,自我宣称是宇宙主佛,是在末法时期来传法度人的,他所传的是唯一真正的“宇宙大法”。李洪志可能较深的研究过佛经包括藏密,其所谓“讲法”中许多概念、内容均盗自于佛教经典。他篡改了佛经中的一个中心名词“法性”或“佛性”,捏造“真善忍”为宇宙特性,宣称以此修行的人能不断地提高层次,最后能达到“圆满”,可以“白日飞升”。李洪志能操控众多的痴迷者不断的上访滋事,正是在这个理论的指使下进行的,因为他说:“顶着压力走出去证实大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这是最后圆满的机会”,“你们在实现着人类历史上的辉煌”。二是“正法”。李洪志在2001年宣称,个人修炼已结束,他要用十年的时间来“法正人间”。这个所谓“正法”的歪理乃旷古大妄语。他宣称宇宙偏离了,他的使命是要将偏离的宇宙归正到原始的状态,宇宙中的一切高级生命包括释迦牟尼佛、老子、上帝,统统在他的正法之下要顺应,不然就要和一切败坏的生命被淘汰掉。后期的“法轮功”痴迷者,正是在这一邪理的蛊惑下冒着被法律打击的危险散发“经文”,做着自以为是在“救度众生”的梦。

  值得一提的是,从“法轮功”第一个邪教理论中转化出来的许多人,因为存有寻求正教信仰修炼的心,被某些如李洪志一样的人所蒙蔽,重新陷入由“法轮功”歪理邪说派生出的新的邪教里。这些人神秘宣称,秉承了新的修炼使命,用欺骗手段网络追随者,聚敛钱财。如“安利”、“定位”、“新田”、“天狮”等传销直销组织中,聚集了部分这样的附佛外道团体。

  佛教是两千余年前在古印度由释迦牟尼创立的,他本是王子,因为觉悟到生老病死的痛苦,而发愿寻求一条根本的解脱之道。他放弃了王位的继承,苦心修炼,最终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而成佛。佛不是迷信,是通过修炼觉悟了的人。佛开悟后为了普度众生讲经说法四十九年,佛教三藏十二部经典涵盖了天文、地理、历史、政治、文化、艺术、医学等各个领域,是人类文明的宝库。佛教的基本精神是慈悲与平等,其理念是对一切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净空老法师用二十个字概括了大乘佛法的基本纲领:“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佛教一条最重要的原则是“因果”原则,“万法皆空,因果不空”,宇宙有缘起法,自然万物的运动变化,皆是有内在规律的。李洪志之“法轮大法”公然违背佛法的基本原理,不讲因果,不讲缘起,凭空捏造说:“人是从宇宙高层次上掉下来的”,甚至说一层层的宇宙都是他造的,他可以任意主宰和销毁人类。其整部歪理邪说均是神化自己,是违背自然因果规律的。佛教在修炼原则上讲“戒律”,修炼的人首先要守“三皈五戒”,即“不杀生、不盗窃、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而李洪志整部所谓“大法”没有戒律。佛教认为一切物类均有生命,蚂蚁、虫子都要爱护,不可伤害,李洪志却说“打死就打死了,是它该死了”,甚至说人修炼到高境界上可以杀生,杀了他就是度了他。佛教出家人修炼不吃肉,李洪志说“我们的法大,只要没有吃肉的心,可以吃肉”。佛教修炼者不妄语、不说假话,而李洪志在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之后,在国际上公开说了无数的假话,欺哄痴迷者和世人。其整部所谓“大法”就是一部拼凑起来的假经典。当然,李洪志也是一个假佛了。

  从现实的角度看,“法轮功”邪教修炼所产生的效果与真正的佛法修炼至少有两方面背道而驰。第一,对个人而言,正确的佛法修炼能使人心灵宁静,慈悲宽容,由于内在品质的改变和道德境界的提升,必然带来身体的健康长寿。而“法轮功”邪教走的是一条违背人性、扭曲人性的邪路,痴迷者在李洪志精心导演好的歧路上,越修越仇视社会,甚至忘记了修炼的初衷,搞起了政治斗争,严重者走火入魔,自残自焚,演出了一幕幕悲剧。第二,对于社会而言,佛教修炼一定会带来家庭和睦、社会安定。《大乘无量寿壮严清净平等觉经》云“佛所行处,国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冤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纵观两千余年佛教史,佛法兴盛之时,也是社会繁荣昌盛之际,“爱国护教”是一代代佛教高僧大德一贯秉承的原则。而李洪志之“法轮功”邪教从1992年传出以来,严重的扰乱了正常社会的秩序,无数的家庭破碎,国家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做挽救转化工作。目前,李洪志在西方反华势力庇护下,仍兴风作浪,造谣滋事,“法轮功”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从佛法修持的角度看,大乘佛法的修炼基础是“做人”,佛法不离世间法,也不坏乱世间法,只有将人做好了,才有资格修炼成高境界的圣人或觉者,这与中国儒家所主张的修身原则是一样的。佛法修炼的基础是《十善业道经》,教导人要“孝养父母,尊奉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其中“五戒十善”中的五条戒律“杀、盗、淫、妄、酒”即是儒家思想中的“仁、义、礼、智、信”,可见佛法在世俗的层面上与儒家的教育是完全一致的。每一个佛弟子要做到“报四重恩”,即报父母恩,报师长恩,报国家恩,报众生恩。“若真修行人,不见世间过”,要忠于国家,护持正法,“不谤国主”。“法轮功”邪教修炼正好走了一条相反的路,李洪志鼓惑说为了维护“大法”,可以违犯人间的法律,肆无忌惮诽谤中伤国家领导人。痴迷者在追随李洪志的过程中悖逆父母,不听师长劝告,不满政府的打击,扰乱社会秩序,造下了无数的罪孽,每每思及自己曾经的错误,我总从心底涌来无尽的忏悔……

  远离邪教    觉悟人生

  自古以来,修炼就有正法修炼和邪教修炼,“法轮功”可能是释迦牟尼佛灭度后世界范围内传播最广、危害最大的邪教。佛陀曾预言了大乘佛法传入中国及盛衰的过程,同时也预言了末法时期将有诸多邪教出现,“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数”,李洪志所传的“法轮功”邪教应当首列其中。佛陀为了让后人区分佛法与邪教,专讲了一部重要经典《大佛顶首楞严经》。自古高僧或古佛再来,或菩萨再现,常以凡夫自居,绝无说我是佛、菩萨者,故《楞严经》云:“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中,做种种形,度诸轮转。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李洪志以凡滥圣冒充佛主,正如佛所预言。经中进一步预言了此人能施大神通,诳惑迷信者,并能讲经说法:“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男佛女佛……师与弟子,俱陷王难”。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对邪教亦有精辟开示:“凡不遵守国家法令,破坏佛门戒律者,不是善知识;凡自称,或通过他人透漏,自己是佛菩萨再来者,不是善知识”。净空老法师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说:“法轮功与佛教风马牛不相及”。

  随着对佛教经典的不断研读,我从根本上看清了“法轮功”邪教,也感受到真正佛法的可贵。手术治疗期间,我发愿皈依佛教,修持正法。今年农历四月初八,释迦佛诞辰日,我在妻子的陪同下去西安卧龙寺,在老方丈如诚法师的主持下受戒,成为在家居士。回首往事,想到还有许多善良的人陷在“法轮功”邪教里不能自拔,我心痛楚。净空老法师在提及这些痴迷者时说:“要教育,使他们认识真正的佛法,远离邪教”。

  在此,我借此文向我原单位领导田轮澍检察长表示深深的歉意,并感谢所有给我帮助和关怀的人们。祈愿佛教事业与构建和谐社会相得益彰,共同走向未来,祈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康宁。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