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调查法轮功

我所知道的围攻江苏省委省政府事件真相(图)

发布日期:2012年11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史秀华等(口述)夏观(整理)
【字体大小:

  “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事件发生后,从这一年的4月到7月,法轮功原南京辅导站在“法轮大法研究会”的遥控指挥下,接连在南京组织策划了围攻江苏省委、省政府的大规模非法聚集活动。事件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但我有必要站出来讲讲这次事件的真相。

  上下联络策划呼应

  1999年4月26日,也就是法轮功习练者围堵中南海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在“大法研究会”的批示下,随即着手遥相呼应。原南京辅导站站长马振宇等人立即通知南京地区有关核心骨干开会,会上通报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要我们尽快配合北京的行动,商量呼应对策。原大厂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陈家芳在会上说:“北京来电话讲了,现在是考验弟子的时间了。你们这时不出来配合,过了时间就圆满不了,拖泥带水。”原江苏省化工厅高级工程师、法轮功核心成员之一庞浩也说:“耍嘴皮不如立马行动,不要再议了,赶快落实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指示要求吧,若迟疑过了时间就没有天象了。”最后,由原南京辅导站站长马振宇拍板:“那就决定明天到省委、省政府,能去多少去多少。”几人还商量决定,一是由马振宇起草一份给省委、省政府的信;二是征集法轮功练习者签名;三是4月27日上午8点半到省委、省政府门前“护法”并递交信件。随后,与会人员分工负责,分头通知各片点负责人。晚上,他们又一次开会讨论并通过了由马振宇起草的给江苏省委、省政府的上访信,信的主要内容是:要求天津公安局放人;给法轮功习练者一个宽松的“练功”环境;法轮功书籍要有正常的发行渠道。散会前马振宇用手机与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王治文通了电话,汇报了“4·27”聚集活动筹备情况,王表示了同意。当天晚上,各片负责人立即分头行动,逐级传达给练功点辅导员及法轮功习练者。

  曾是南京市小市地区北片法轮功习练者、“学法”修炼组织管理负责人刘某事后说,围攻江苏省委、省政府前一晚,南京市北片分站主要负责人老王、老彭、老钱在南京市辅导站安排要求下,来到小市地区,开会安排布置了围攻省委、省政府事宜,刘某参加了会议。会后,根据北片分站的指示要求,刘某连夜分别向小市地区十个练功点上的十几个辅导员,传达了北片分站的“旨意”,并要求每个辅导员回去后立即开会,马上通知北片的一百多个法轮功习练者,要求在4月27日这天都去北京西路省委、省政府门前集会。并强调,要求做到“一个不漏,人人都去”,特别指出这是一次“护法”行动,是一件关系到“考验每一个法轮功习练者心性问题”的事情。

  对抗政府扰乱社会

  1999年4月27日早晨,800多名法轮功习练者陆续来到江苏省委、省政府聚集围攻“护法”。当时,省委、省政府门前和路两边人行道上人头攒动,法轮功成员仍在不断增加。原南京市辅导站的负责人分工明确,主要负责人去和有关官员谈“条款”。其他负责人在外面组织好人员“护法”,给政府施加压力。就这样,在原南京辅导站的统一指挥下,在省委、省政府门前集会聚集围攻闹了三天。抱着“不满足要求,誓不罢休”的态度,有的打着条幅示威,有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政府要给明确说法”等,有的盘腿打坐练功,有的阻挠人员车辆进出省委、省政府大门,有的向行人发放资料传单,干扰了省委、省政府机关的正常工作,也给许多南京市民出行办事增添麻烦和影响。

  风闻取缔再聚闹事

  1999年7月20日,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一部分骨干在听说中央要取缔法轮功,以及当时原南京辅导站站长马振宇等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的信息后,我们没有就此停止非法活动,依然执迷不悟,四处活动。核心骨干之一的王载源于20日当天,电话召集史秀华、朱海毓、艾志清等人到家中商量对策,策划再次到江苏省委、省政府门口聚集示威。

  史秀华事后曾说,当天晚上她召集了法轮功原南京市辅导站下属的各片长集中开了会,并从互联网上下载了一份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紧急通告》,分头将其传到各个片、点。

  7月21日上午8点多钟,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的一些骨干再次聚集商量对策,研究决定如何贯彻北京“通告”。当时有人说,北京、大连都动了,南京怎么没有动作?接着有人提议,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到江苏省委、省政府上访示威,“总决战”的时候到了,为此还商量了具体对策。最后,南京电力专科学校退休干部、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五人小组成员的朱海毓决定,通知各片法轮功习练者,中午到省委、省政府聚集。随后,有关人员立即分头活动。朱海毓同时还以南京辅导站的名义分别给下辖的全省7个片中的南通、昆山、无锡、盐城等地负责人一一打电话,亲自通报了南京法轮功习练者将去省委、省政府聚集示威的信息。

  就这样,在再次策划组织下,从7月21日上午10时到22日凌晨4时,先后有来自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盐城、淮阴、连云港等市的多批近1300名法轮功习练者不断聚集到了江苏省委、省政府门前示威闹事。在非法聚集的人群中,迅速传阅着李洪志的最新“经文”,以此推波助澜。21日中午,陆小伟、史秀华、庞银海、朱海毓等一批原南京法轮功骨干,几乎同时聚集到了省委、省政府门口,带头要求与省委、省政府领导“对话”。

  为了配合南京行动,就在南京辅导站组织练习者围堵省委、省政府的同时,原苏州地区137名法轮功习练者也在当地辅导站骨干的煽动下,乘车赶到外地参与非法聚集。原徐州等地区的1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则分别乘火车和汽车,赶往北京聚集闹事。21日至22日下午,南通、盐城也分别有数百名原法轮功习练者到当地党政机关门口或公共场所聚集闹事。

  还原真相昭示本质

  现在回想起来,法轮功组织就是想借示威闹事扰乱公共秩序,破坏党群关系,引发社会动荡,以便混水摸鱼,从而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还原在省会南京(包括江苏其它地市)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可以在今天让世人更进一步认清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丑恶面目。

  对于曾经两次围攻省委、省政府的经历,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一些骨干人员和负责人在醒悟后痛悔不已,并纷纷揭露法轮功的组织图谋。

  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副站长、南京市电力自动化设备厂内退工人史秀华说,“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是1995年6月由原武汉总站的徐祥兰来南京宣布成立的。当时,除在南京市设立7个片区以外,还先后在全省各地建立发展了39个辅导站,明确了94名负责人,共建练功点1287个,发展辅导员1200多人。”对于“4·27”事件,她回忆说:“4月26日,我们接到北京的电话,讲了这是‘正法’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走出去,失去这次机会,就不能提高‘层次’,不能‘圆满’,前几年修的就白修了。在这种心态下,南京站就策划了到省政府去上访。在4月26日下午决定去上访后,到了晚上大家就统一集中,第二天早上8点半,让南京的法轮功习练者到省委、省政府静坐,我们辅导站的几个人研究写了一封信,给政府领导,实际上是给省政府施加压力。此次非法聚集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接着她又说:“我当时组织参加了两次非法聚集事件,一心只想着扩大法轮功影响,做‘师父’忠实的弟子,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行为给社会带来的恶劣影响。每每想起那段痛心的经历,总让我心疚不已、悔恨不已。”

  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五人小组成员、南京油脂化工厂退休工人艾志清说:“7月21日,我们又组织了一次在省委、省政府门口静坐示威,我们接到一个‘经文’叫‘挖根’,说这种场合你不出去,就失去了上天的机会,在两次的活动中,我都组织了,我负责城南片,事先都开会讨论,把北京的消息传下去,然后决定到省委、省政府。怎么去呢?各个片的片长立刻传达到下面,不到一个小时,就传到了,第二天早晨组织了大批人到省委、省政府围攻。”

  原法轮功南京辅导站五人小组成员、南京电力专科学校退休干部朱海毓说:“李洪志宣扬的‘真、善、忍’,他实际不真、不善、不忍,人们批评法轮功,他就让我们围攻,或者直接煽动闹事,惟恐天下不乱,使社会不安定。看透这些本质后,我真正悔悟到法轮功不单是祛病健身,而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今,李洪志及其境外媒体网站至今仍在煽动痴迷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我忍不住“斗胆”问一声:上述真相敢讲吗?

 

 

当时非法聚集活动中使用过的“法轮大法好”巨幅条幅和“法轮功”的一些书籍。

 

【责任编辑:舍得】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