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迷惘与醒悟

发布日期:2006年12月1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玉 芬
【字体大小:
  我是北京万东医疗仪器厂的一名退休职工,今年54岁。

  我的家是个高寿的家庭,上有91岁的公公和85岁的婆婆,还有我的89岁的父亲。下有两个女儿、一个外孙。我爱人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这个家需要精心维持,这个家离不开我。

  1995年一个朋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看完后为了祛病健身、为了上层次、为了圆满,我一头扎进了法轮功不能自拔。1999年4月25日我参加了围攻中南海,去天安门护法,见人就讲“真象”、“送传单”。

  1999年7月22日国家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我想不通,怎么这么多好人都成了邪的?按师傅的“真、善、忍”去做不都是好人吗?好人越多不是越好吗?我要护法,我要向国家讲清真象,我要讨回公道。就在李洪志的经文“位置”发表后不久,为了我的位置,为了封神榜上有名,我背着全家于12月28日去了天安门。这一去让我的全家陷入了灾难。婆婆整日以泪洗面,不吃不喝。我的父亲唉声叹气,我爱人心脏病复发躺在床上,两个女儿没了主意相对流泪,家里乱成一团。这一切我都清楚地知道,我仍然不管不顾,反而觉得这正是决裂人的好机会,觉得在“圆满”的路上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李洪志说,“关关都得过、处处都是魔”,亲人们从理上讲我不听,从情上劝我不理,还跟他们争,跟他们辩,他们无可奈何,整日为我提心吊胆。我无动于衷,我把周围的环境看成是我提高上层次的环境,把一切干扰学法练功都视为魔,视为对我心性的考验,我告诉他们,这么好的法你们都不认,你们都成了魔了,这个家我可以不要,你们我可以不管,可这个功我不能不练,这个法我不能不学,出了事情决不牵连你们。孩子哭着说:“妈妈,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呀,我们整天为你揪着心,你就别练了行吗?你去天安门护法不是跟政府对着干吗?国家的法你不遵守、不维护,你护的是什么法呀?”我看着孩子哭红的双眼心里为我的不动心而高兴,这就是修练,我要听你们的我怎么圆满,上天怎么能有我的位置。随着李洪志一篇篇“经文”的发表,“止息邪恶,走向圆满”,让我们走出去,到天安门打横幅、喊口号,把传单、标语发向北京的大街小巷。

  直至1月23日天安门发生自焚事件后,我鄂然、我迷惑。

  原本我想只要好好练功就会圆满,圆满后就会使我的家人受益无穷,只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处处做好人就会给社会道德回升出把力。可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这样难以理解,这是修吗?我不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吗?怎么现在越修越不被人理解,越修越跟着国家对着干?我的初衷从来没有想过要与政府对着干。为了护法怎么那么多人失去了亲人?为了护法怎么那么多人失去了生命?这是怎么了?

  党和政府并没有抛弃我这个痴迷顽固的人,为了帮我跳出泥潭,走出迷途,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给我讲政策,讲法轮功的危害,帮我分析形势。亲人们帮我回顾以往生活的艰辛,展望未来美好的生活。经过一次次真情实意、苦口婆心的谈话,回想自己跟李洪志学法练功的过程,我终于认清了法轮功对社会的危害,认清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本质。

  回顾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明白我之所以深陷李洪志的歪理邪教深信不疑,不能自拔,私心和贪念最主要原因,因为练功,我不看书、不看报、不看电视,不关心国家大事,觉得社会上一切与我无关,只有修练最重要,全部身心投入到《转法轮》的学习中。

  李洪志声称“法轮大法”是宇宙最高法理,是给人留下一部上天的梯子,多次要求我们每天要看《转法轮》。他说:“我把我的一切全部压在这本书里,只要看,你就在变,只要看,你就在提高,我的法身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你有什么想法老师都知道,不按大法做就不能圆满。你要不走出去,就不是我真修弟子。”现在看来,李洪志的目的是神化自己,搞教主崇拜,要我们绝对服从于他。

  跳出法轮功回头看,才发现李洪志编造的大量谎言。如果身陷其中是完全感觉不到的。李洪志在不同场合多次说法轮功没有组织,来去自由,没有花名册,实行松散管理。事实并非如此,1992年以后不仅成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还在全国各地成立了总站、辅导站、练功点,自上而下是一个完整的组织系统,他还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利用互联网、传真、手机等现代化工具,传达李洪志的“经文”和各种指令。1999年4月25日和7月21日我都是接到通知后才行动的,我生怕错过“圆满”的机会,接到通知就坐车到府右街,下车一看已经有很多人了。我想这不是中央领导办公的地方吗?围攻这里干什么呀?这不是和政治沾边了吗?我不敢想下去,可别又是我悟错了。 7月21日又接到通知:北京弟子为什么还不动。我心想怎么又去?是不是通知错了还是有人故意的,我不敢多想,坐车又出发了。这些怎么能说没有组织呢?

  由于我痴迷于上层次、痴迷于圆满,痴迷的我没有了国家、没有了家庭、没有了思想、没有了自我、没有了周围的一切,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禁锢的麻木不仁、是非不分、正邪不辨,就剩下一个“法”,一个人了。

  恶梦醒来是早晨,这刻骨铭心的教训使我终生难忘,几年来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幻做了许多危害国家、危害社会、危害家庭的事,扰乱了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这些让我羞愧难当,世上哪有什么神佛仙界,哪有什么白日飞升,做人就要脚踏实地,实实在在。痛定思痛,我要彻底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决裂,找回自我,回归到正常的现实生活中来,做一个遵纪守法,相信科学,远离愚昧的人。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