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失去尊严的日子

发布日期:2006年11月0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余剑
【字体大小: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余剑这个名字。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位曾为新中国出生入死,立过赫赫战功的老红军战士。余剑从小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自己热爱的事业,在十堰市运管处办公室任职二十多年。可是,这位老红军的女儿却一度陷于法轮功邪教的泥潭而不能自拔。在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余剑四处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因扰乱社会秩序罪,触犯国家法律,十进拘留所,三次判劳教。因其表现“坚定”,无视法律法规公然对抗,曾成为十堰地区法轮功人员心目中的“楷模”。

 

2002年底,因痴迷法轮功而走进深渊的余剑终于醒悟,毅然选择了与法轮功决裂。党和政府并没有象法轮功媒体编造的谎言所说,对法轮功痴迷者“打死算自杀”,而是本着团结、教育、挽救的基本政策,在余剑转化后,不仅重新为其安排了合适的工作, 还在2005年底,按照政策为她办理了退休手续。目前,余剑已内退在家,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她重新找回了生命的意义和做人的尊严。回想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余剑谈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本文推荐者

 

我曾经以为,法轮功是我生命的寄托。当我以为自己找到了生命灯塔而暗自庆幸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五年时间,我逐步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失去了亲人和朋友对我的信任,完全成为被法轮功控制的工具。

 

我是199810月为强身健体而习练“法轮功”的。当时市某局退休女工和我单位的一位同事先后找到我,要求租用四楼的会议室看李洪志的国外讲法录像,并简单地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如何祛病健身的事例。当时我的身体很不好,听的很感兴趣,就同意租借会议室,并参加观看了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其实《转法轮》这本书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已经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躺了半年之外,这时才拿起来看,越看越入迷,于年底开始到住地附近的河边公园炼功点参加炼功活动。

 

我于91年底突患急性脊髓炎,病危住院,下半身瘫痪,经治疗慢慢学会走。后来又多次复发,其后遗症便秘又导致肠结核于95年行肠切除4/5手术,多年来一直处于病痛折磨之中。94年又因夫妻感情破裂而离婚导致家庭解体,这对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抚育孩子成才成为我唯一的精神寄托,可是我唯一的儿子上高二时突然离家出走,后来又泡网吧,滥交朋友,荒废学业令我大失所望。这三方面的三重打击,导致我看破红尘,产生出家的念头。我曾经到武当山紫霄殿留连忘返,从金顶请回菩萨,把五台山的和尚请回家中,在佛道两家的门前徘徊抉择……,正在这时我接触了“法轮功”,看了《转法轮》我如获至宝,既不出家又能修佛成神,解脱尘世的烦恼,这多好呀。由精神空虚到精神控制,在“法轮功”这条邪道上越陷越深。

 

1999720,国家取缔了“法轮功”时,我曾到武汉市的湖北省政府前请愿,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国家将“法轮功”定为邪教后,仍不思悔改,于20003月为“护法”、“正法”而进京上访,从此走上一条公开与人民与政府为敌的邪路,继续干下了许多违法犯罪的事。200263,因在咸阳散发制作所谓的“真相”资料,被公安抓获后送回十堰。

 

痴迷几年,我已经感到在这条路上越走越窄,越走越累。除了修恨、修怨、修疯、修死已无路可走。但是我并没有觉醒,没有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也不敢去想自己做错了。因为一个“错”字意味着我这几年不顾一切乃至生命的付出与追求只是一个骗局和梦幻,这个事实对我太残酷了!而且“法正人间在即”,也就是“圆满”在即,多么诱人啊!

 

刚到这里来时,我是抱着绝不转化的抵触情绪的,但我想我修的是“真善忍”,别人和我谈话我不能拒绝,这样对人不礼貌,另外我也要听听这些转化了的人是怎样“邪悟”的。开始几天我们根本谈不到一起去,他们“攻击大法、诬蔑师父”的话令我在感情上接受不了。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我对“大法”对“师父”的情比对父母、对儿女的情要深得多。“我一定要圆满飞升,修成一个伟大的佛道神!”这种强烈的执著圆满、执著成神的心,把我与“大法”与“师父”紧紧栓在一起,几年来我历尽磨难、吃尽苦头都是靠着这种“信念”走过来的,要我与之决裂,真是谈何容易。

 

基地领导和帮教工作人员以极大的耐心和爱心,稳定我的情绪,继续从各个方面摆事实,讲道理,启发我理智清醒地对面对所发生的一切。我终于从封闭自我,不顾事实真相(把不利于“法轮功”,不利于“师父”的一切都视为造谣、栽赃、陷害)这种不讲理的痴迷状态中醒来。事实是清楚的,事实又是残酷的。比如李洪志修改出生日的事实,比如4·25幕后操纵者的事实,比如天安门自焚事件的事实,比如1660余例痴迷者自杀、杀人、有病不治导致身亡的事实,又比如投靠美国、五毒合流形成一股新的反华势力的事实……太多太多不真、不善、不忍的事实,使“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在做好人”的诡辩显得十分苍白无力、强词夺理。为了自己的“圆满”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我漠视法律、漠视党纪,舍弃家族,不管孩子,不顾给单位、给同事、给父母亲人们造成的伤害和痛苦,一意孤行,在李洪志精心设计的骗局中越走越远,越陷越深。这是多么自私的行为!一个标谤自己“无私无我”、“堂堂正正”修炼的人竞是一个如此自私自利的人,这绝不是我的本意。

 

我为什么变得这么自私,这么无理取闹,原来《转法轮功》自始自终贯穿着一个“私”字。你能忍受痛苦是因为有“一举四得”的好处在等着你;你能看淡名、利、情是因为天上有一个金灿灿的果实(位)在等着你;你能不顾一切地去“护法”“正法”是因为你要上层次,得到更大的好处,更高的果位。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好处”在等着你,你会死心塌地跟着李洪志走吗?这种变异的人心使我误入歧途。多年的疾患使我长期处于病痛的折磨之中,我的生活范围越来越狭小,目光越来越短浅,意志越来越消沉,特别是教子无方、婚烟破裂,认为都是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道德下滑、世风日下带来的恶果,感到人生莫测,命运在作弄人!消极的人生态度使我不能正确对待与判断主与次,对与错,是与非,悲观厌世,看破红尘。

 

在这种心态下,李洪志的业力论、宿命论、层次论、圆满论十分迎合我的味口,我所遭遇的一切磨难似乎都在《转法轮》里找到了答案,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心甘情愿地作了李洪志的精神俘虏,并且越陷越深。4.25事件发生后,心里也觉得围攻中南海——党和政府所在地不对劲,但李洪志说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是和平上访,还嫌去的人少了,一亿人才去了一万人。明知道按“师父”的话做,肯定要与社会对抗,走向政府的对立面,却不敢怀疑“师父”,不敢失去“圆满”的机会。因为“走出去”才能圆满,于是我走向了省政府,走向了中南海为邪教“法轮功”鸣不平,真是“修”得完全没有了自我意识,走上一条为维护歪理不惜付出生命的邪路。

 

往事不堪回首。我出生于革命军人家庭,是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唱着革命歌曲、读着革命书籍成长起来的具有二十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当我迷余知返、清醒过来时,李昌的一句话深深地震憾着我,他在揭批法轮功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罪犯李昌”,这句话在我内心深处引起震憾,我扪心自问我是不是罪犯?我为什么站在邪教组织一边,与党与祖国与人民为敌?我为什么在李洪志精心设计的骗局中痴迷这么久,陷的这么深,深得不能自拔?迟疑、麻木、愚昧、迷信使我这个从事党务工作多年的共产党员,从一个无神论者蜕变成一个对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无飘渺的东西——神的崇拜者,蜕变成一个对玩弄骗术、祸国殃民、泯不人性的邪教教主的崇拜者。为什么?根本原因是我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面对生活中的坎坷丧失了积极向上的精神,由于心灵空虚和思想上出现的偏差而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钻了空子。

 

我终于从迷途中醒悟,我自己做出了选择就意味着一个生命重新获得了新生,“决裂”二字蕴涵的份量有多重,意义有多深,可能我还没有充分认识,那份决裂书只是我迷余知返、接受教育转化的起点,我只能从思想深处彻底和全面的认清“法轮功”的真面目,真正从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思想毒害中解脱出来。

 

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祖国、人民;对不起,哺育我成长的党;对不起,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打江山创基业的前辈先烈;对不起,共产党人的优秀代表雷锋、焦裕禄、孔繁生、王铁人……我做为一个迷失了方向重新回到母亲怀抱的人,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弥补自己的过失。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