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割舍不断的亲情

发布日期:2006年09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北京丰台区 李玉英
【字体大小:
  我曾经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1996年—2002年一直沉迷在法轮功中,是法轮功的急先锋,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回想自己痴迷在法轮功里,给家人带来了深深的伤害。2000年,我父亲患肿瘤癌卧病在床,当时我下岗在家,每天负责给老爸洗脸、洗脚,刮胡子,喂饭,每天换洗床单被套。(因为老爸长期卧床,得了褥疮),邻居当时都说我是个孝女,然而我在给老爸做这一切事情的时候,心却没有搁在他身上,我们自己有资料点,电脑、复印机,每天我都要做材料,送材料,忙得不可开交,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因为牢记“师傅”的教导,“你今天为法付出的一切与你将来得到的果位成正比”。每天为老爸忙完后,我就得赶快走,因为还有“大法”的工作需要我做。姐姐妹妹不断地劝我别老瞎跑了,在家多看看爸,我却想老师说了,“当你的亲人哭哭啼啼让你做这做那时,都是魔在干扰”,所以对家人的劝说无动于衷,要顶着压力证实法。99年“4.25”围攻中南海事件,“7.20”天安门非法聚集, 2000年聚集到天安门练功和2001年3月“两会”,我都在不断地走出去,进行所谓的“助师世间行”,曾因扰乱社会秩序一年四次进拘留所,为此,片警、居委会无数次到家里来做思想工作。我老爸是抗美援朝的老革命,对党忠心耿耿,对我修炼法轮功,并与政府对抗,十分反对。而我的行为对老爸打击非常大,恐怕我出事惹事,每天都在惊恐中度过,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我当时想:“师傅说老年人有老年人的修炼形式”,于是就把李洪志的讲法录音放在老爸床边,希望大法能医治他的病痛,不顾他的身体多么虚弱,多么需要休息,也不管他对这些极端反感,强迫老爸听,有时候老爸睡着了,我就把他摇醒,让他注意听,那时候,我坚信,只要老爸听了讲法,“师傅”就一定会管他。当时我受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觉得这一切经历,一切磨难都是师傅对我的考验,因为李洪志说:“你们的修炼就是在苦中和难中修,在磨难和苦难中提高心性”。转法轮里还说:“你们来到这小住几日,忍忍就走了”,所以对家人朋友的劝说,根本就听不进去,也不以为然,以为自己很快就修成圆满不用做人了呢。李洪志在洪吟里讲:“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我一直认为自己在这磨难中提高了心性,去掉了情,而当我一次次走出去弘法、护法上层次时,却给自己最亲的人造成了伤害。

  “大法”并没有挽留住老爸的生命,他还是走了,而我当时一滴眼泪也没有流,认为他把人世间的罪都遭完了,该还得“业力”都还了,可以轻松的转世了,反而为他高兴呢。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哥哥哭老爸的情景,他坐在老爸的身边,眼泪一对对的往下落,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哥这样过,我对哥哥说:“别哭了,爸爸是享福去了”,因为当时我想,我爸也听法得法了,一切都是师傅的安排,我爸也不会下地狱,应该上天堂。李洪志曾经说:“一个人没有病,百年后百分之百下地狱”,父亲业都消完了,应该有个好归宿。所以对父亲的死我一点都不伤心,还认为自己过了亲情关,提高了心性,离师父近了,离人的东西远了。

  父亲死后,我进了学习班,在大家的帮助下,我逐渐看清了李洪志的骗子嘴脸和他的歪理邪说,他说要把亲情放下,人怎么能没有情呢,如果一个人没有情,那不是铁板了,还有人性吗,善心何在呢,我原来是个孝女,信了法轮功后,人就变异了,变成了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没有思维,没有任何社交能力的行尸走肉,那活着又跟死了有什么两样呢,这能是宇宙大法吗,在这样下去,只能成为家庭和社会的罪人。

  往事不堪回首,老爸也去世多年,一切都无法再弥补,给活着的人留下的是永远的遗憾。我深深地记得,老爸走的时候,嘴是微微张开的,仿佛还有多少话儿要叮嘱他心爱的女儿,还有多少的心愿未了……一切一切都将于事无补。我无法原谅自己,深深的痛恨自己,痛恨李洪志。善良的人们啊,赶快觉悟把,噩梦醒来是早晨,让我们这些迷途的羔羊重新找回自我,跌倒了重新爬起来,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