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迟到的情歌

发布日期:2007年08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苏徐云
【字体大小:
  2007年5月的一天,在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内,来自服刑人员陆某(因其现为帮教积极分子,应本人要求隐去真名)家乡--徐州市地方党委和政府的探视帮教人员以及陆某的亲属与监狱管教干部、服刑人陆某举行了气氛融洽的回访帮教座谈会。会上,陆某敞开心扉畅谈了一年多来自己从思想上摆脱法轮功的桎梏,成功实现转变的过程,表达了对社会、政府、家庭为使其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所作努力的感激之情,对出狱后回归社会的生活充满了期待。谈到家庭对自己的极力挽救,陆某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尤其对自己的丈夫,陆更是充满深情,情不自禁地哼唱起自己在这里为丈夫谱写的一首情歌,此情此景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陆某从一名法轮功的顽固痴迷者能彻底转化,回归家庭,回归社会,其间经历的艰苦历程让人感慨万千。

  家住徐州市铜山路的陆某曾是个法轮功痴迷分子。除了自己练习法轮功外,陆还自己编写了法轮功宣传材料,多次向外投递寄送,陆因此于2006年2月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在江苏南通女子监狱服刑。由于社会各方的共同帮教,加上家庭的极力挽救,依靠亲情感化的力量,在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这场“拔河竞赛”中,陆被成功地拉到正义的一边,从思想上回归了社会,回到了亲人的怀抱。

  陆某于1998年从徐州市某大型机械厂退休,时年50岁。在这样年龄退休,似乎有些早,一下子闲下来,她感到很不适应。陆某与丈夫早年曾分居两地,经历过不少生活的艰辛,但夫妻感情还是不错的,但丈夫性格较木讷,夫妻之间交流不多。回徐后,丈夫在徐州市某中学任教,现为高级教师,带着高三毕业班,整天忙得两头不见人。夫妻近两年已分室而居,根本没时间关心照顾她。儿子、女儿平时工作忙,也很少有时间来看她,陆某感到百无聊赖,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下原本不甚严重的糖尿病又重了,弄得陆某非常苦恼。1999年的一天,路敏外出买菜遇到了个熟人,劝她练功治病,并给她讲法轮功如何神奇等,还送给她转法轮等书籍,因为陆某是个性格非常较真的人,在厂里是出了名好职工,先进工作者,一旦要做某件事就会非常认真,所以,她一接触法轮功就被拖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从练功健身到跟随师傅“学大法、讲真相、发正念”,在其他法轮功分子的怂恿和引导下,陆某一步步陷入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泥潭而不能自拔,逐渐变成了一名法轮功顽固痴迷分子。对丈夫的规劝陆反目相向,原本交流就少的丈夫成了陌路人,有时一星期不说一句话,一说话就吵架。99年前后,儿媳妇给陆某生下了个大胖孙子。照常理,陆某应当高兴万分,全身心地投入到照顾孙子的事情上去,但此时陆某已深陷法轮邪说之中,一心要“消业”要“放得下(家庭、生命等)”,十分痴迷,对孙子的降生没有多少喜悦之情,在给儿子带了一段时间的孩子后,陆某因嫌带孩子影响其练功,与儿子、儿媳发生矛盾,陆甩手不再问孙子的事。儿媳妇无奈含泪辞掉了刚被晋升的某大型超市业务部门经理的职务,在家照顾孩子。已出嫁的女儿看母亲陷得这么深,几次规劝不听后,也很少来了。一家人之间亲情已荡然无存。

  陆某反倒觉着没有了家庭的羁绊,如鱼得水。她不仅天天练功,参加法轮功的各项活动也更频繁了。为了响应师傅“讲真相”的号召,在他人的怂恿下,陆买了电脑、打印机在家编写了《可贵的中国人》等法轮功宣传资料,然后分别给省、市等有关部门领导邮寄。在李洪志发出《九评中国共产党》和“三退”等经文后,陆某还用假名编造了少先队退队,党员退党等有关“三退”内容的信件寄发,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陆因此成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徐州市的活跃分子之一。2005年8、9月间,陆某在投寄宣传品时被公安机关查获,并以涉嫌得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限徒刑三年。

  刚入狱时,陆某的态度还是很强硬的,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在抨击社会上的不良现象,是在“讲真相”。对管教干部的帮教不理不睬,采取自闭的方式对抗。如何敲开陆某被法轮功闭锁的心灵,让帮教和管教人员颇费心思。这让远在徐州的地方党委、政府的帮教人员都很焦急,于是徐州和南通两地间一个共同帮教小组成立了,双方共商了一个较为可行的帮教协作方案—选择亲情作为突破点。区委和陆所在辖区办事处、居委会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共同组成帮教小组反复地登门做陆某丈夫和儿子儿媳的思想工作。自陆某出事后,其丈夫思想上的疙瘩一直未解开,认为自己是党员、高级教师,全家人的脸都让陆丢尽了,觉得让陆受受教育也好。帮教人员对其进行入情入理地说服劝解,对其自身存在的缺点也进行了批评教育。经过艰苦地工作,陆的丈夫认识到了是自己对妻子关心太少,使法轮功邪教思想钻了空子,回想近三十年的夫妻关系觉得欠妻子的太多。帮教小组趁热打铁,带陆的丈夫、儿子儿媳、女儿驱车前往南通进行探视。监狱的生活使陆某思想上的狂热逐渐降温,亲人的到来使陆某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丈夫的歉疚使陆某感到意外,陆封闭的心灵受到较大触动,思想有所松动,久违的亲情开始复苏。有了第一次良好开端,自此以后,陆的丈夫每月必定两次写信与妻子谈心,且每月必要让儿子、儿媳或女儿去监狱探望一次陆某,在课程不紧张的时候则亲自去探视,在感情上、在生活上予以百般关心。逢陆的生日、结婚纪念日等则以送生日蛋糕、寄贺片等形式进行庆贺,以此来唤醒陆对美好生活的回忆,在管教干部的帮助下,陆某也经常回信向家人报告自己在监狱里转化的情况。

  2007年春节,陆某利用自己懂乐谱的特长,给丈夫谱了一首歌,并在信中嘱咐丈夫,想她的时候弹奏听一听。来自家庭的关爱使监狱中的其他服刑人员对陆某都非常羡慕,陆也引以为傲。帮教小组与监狱管教干部定期进行情况交流,并每半年组织一次对徐州籍在押法轮功人员的探视,进一步从思想上、从家庭亲情上、从身体健康上、从人格名誉等方面与陆某算细帐,做工作,促使其尽快转化。办事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对陆的丈夫和家庭从生活等方面也给予关心照顾。所有这些,对陆某被法轮功“催眠”的人性终于复苏了。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努力,陆某终于砸开了心灵的枷锁,成功转化了。现在,陆某不仅自己与法轮功已彻底决裂,而且,还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去说服教育那些未转化的人,成为监狱里的帮教骨干,并已获一次减刑奖励。

  往事不堪回首,明天充满期待。回顾过去,陆某说,由于缺乏丈夫和家庭的关爱,自己身陷法轮功的泥潭,泯灭了亲情,甚至失去了人性,党和政府没有嫌弃她,家庭没有嫌弃她,而是给予她极力地帮助、挽救,使她又恢复了正常的人性,回归到社会中来,回到了亲人的怀抱,她深深感谢党和政府,感激自己的丈夫、家庭在最关键的时候将她拉了回来,使她没有被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泥潭吞没。陆说:等刑满后出狱后,她要勇敢地面对新的生活,要站出来向社会“讲真相”---讲法轮功是如何践踏人权,破坏家庭、危害人的身体健康,非法敛财,危害社会的。她盼望着早日回到社会,回到家庭,回到丈夫身边。说到这儿时,陆某情难自已再次哼唱起自己在这里为丈夫谱写的那首情歌。尽管这是一首迟到的情歌,这份爱来的也有些迟,有些沉重,但是它表达了脱离了法轮功精神桎梏的陆某与法轮功彻底决裂的决心,表达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