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母亲,没你怎能把月圆

发布日期:2007年08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张正堂
【字体大小:
  再过三十多天,中秋节就要到了。我盯着母亲的遗像,傻呆呆的在考虑今年的中秋节如何个过法。

  2007年9月25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中秋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这一天也恰是我母亲离开人世的第146天。母亲于2007年4月30日带着为家人的“美好”期盼,也带着她美好的“圆满梦”,偷偷地喝了除臭剂,导致中毒,经抢救无效,踏上了天国路。在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身边只有做转化工作的干警和医院的大夫,而她的三个子女均没能在她的身边,就这样她匆匆地走了,时年55岁。母亲走时没留下一句话,或许没有什么遗憾,然而给我们却带来了无限的痛苦。

  我站在母亲的遗像前,思绪一下子打开了,回味起她的一生,回味起母亲对我们的哺育,心中苦辣酸甜,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在我记忆里依旧清晰如初的是,年少时和母亲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那时母亲还很年轻,有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扎成两条长辫子在腰际晃来晃去,很是好看。村里人都夸年轻的母亲,说不仅长的俊,而且贤惠。把我奶奶乐的见人就说:这是俺上辈子积德,积来的好媳妇。

  每到该吃晚饭的时候,我总会听到母亲那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正堂,回来吃饭了”。

  每每听到母亲的召唤,我总会乖乖地跑回家去。此时她正站在家门口守望,眼神里充满了渴望。母亲看见我,浓浓的笑意便在她的脸上荡漾,她总是心痛地对我说:“去那疯这吗久,看衣服都弄脏了”,说完就解下腰间的围裙,给我抽去衣服上的灰,那时的我总会对母亲傻傻的笑。

  记得还有一次我和母亲去放风筝。那个风筝是母亲自己糊的,母亲的手巧,样样都会。风筝是淡蓝色的如同母亲的围裙或者纱巾。母亲托着风筝,我拽着线在田野里狂跑,那时风儿正清,夕阳如火。蓝色的风筝在天上快乐的飞,就如同母亲用手在空中用力的摇着她的围裙。我和母亲盘座在绿油油的田野里,母亲说我就是她的风筝,她希望我能飞的越高越好,幼小的我还不懂母亲的意思,傻乎乎的说:"不吗,不吗,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妈妈"。

  母亲抚摩着我的脑袋笑了,我感受到了溶溶的爱意。不知不觉中我感到了嘴里的涩,泪不知何时已流到嘴里。很多静夜里我都会想起母亲,想起母亲那亲切而又熟悉的面庞。

  应该说这样的甜美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一直到了我们姊妹三人有的成了家,有的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可天有不测风云,90年代初气功盛行,从东北传来了个“法轮功”,自从母亲接触这个功法后,我们的家境每况愈下。

  母亲1995年接触并习练“法轮功”,她一接触就喜欢上了,一直到了后来不能自拔。她是个热心人,在练功方面还是个积极的组织者,买书籍(《转法轮》等)、买座垫等,走东家,串西户,到处去宣传“法轮功“的好处,忙得不可开交,有的时候连饭都顾不得吃。母亲练了“法轮功”后,对我们的感情慢慢地变淡了,她的目光不像原来那样有神,而是有些呆痴。有的时候她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1999年7月14日,她联合其他人参与了围攻潍坊市委市政府的行动,静坐两天一夜,要讨个“说法”。1999年“7.22”中国政府将“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她心里不服气,就挑弄着别人上访。曾徒步跋涉15天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进行所谓的“正法”,刚一到那儿就被当地公安机关给控制起来。后她被接回,送到潍坊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接受教育转化。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转化了,并且转化的还挺好,由于表现突出,中心把她作为“火种”留了下来,她工作很认真,很卖力,多次受到表扬。后来由于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调整人员,我的母亲就回了家。

  我们姊妹三人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天天忙得不亦乐乎,没有时间陪伴母亲。时间长了,慢慢就有一些鬼鬼祟祟的人来找她,这些人每当跟我们碰面的时候,他们就不言语了,随便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当时我们也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我知道这些人来我家的目的了。他们是来做我母亲的工作的,母亲文化程度不高,“防疫”能力差,经不住这些人的轮番“轰炸”,没能守住“阵地”,后来又偷偷地开始习练起来了。

  李洪志为了让弟子与政府对抗,专门号召全球弟子要做好“三件事”:走出去,发正念,讲真相。我的母亲也是为了孝忠“师父”,期盼上更高“层次”,积极地去表现,把其他“法轮功”习练者给她送的小报、光盘等偷偷地在深夜散发。结果她被治安巡逻的警察现场抓获。刑事拘留一个月后,送至某女子劳教所接受转化。

  母亲在所里接受劳动改造期间,我先后三次去看望她,据反映她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并且还获得了奖励分数,我也为母亲的此举感到高兴。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是假转化,在她的思想中还藏着“法轮功”的好多东西,她不舍得放弃这么多年修练所获得的“正果”,只是想创造一个条件早点出所。但所里的管理是严格的,不到劳教期满是不能出去的,当她感到进退两难无法选择的时候,就选择了短见,选择了“圆满”,利用陪护人员不注意的时候喝了刷厕所的除臭剂,尽管及时送往医院抢救,但还是无回天之力。

  当噩耗传来的时候,我就像九雷轰顶,痛不欲生,思绪很乱。我哭,为失去我的母亲而痛哭;我恨,为李洪志这个邪教“法轮功”呑噬了我母亲的生命而愤恨;我悲,为那些还在“法轮功”圈圈里转悠的人而感到悲哀。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仲秋节即将来临之际,我眼含泪水望着母亲的遗像,除了对母亲的无限思念外,就是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无比痛恨。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娘亲。今年的“十五”,我们全家只能守着那残缺的月……

  李洪志是害死我母亲的凶手,是害死众多法轮功痴迷者的罪魁祸首。现如今,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还在愚弄百姓,还在继续操控那些仍然痴迷的弟子或“法轮功”练习者的家属友人,编造更加荒诞离奇的故事进行招摇撞骗,企图扩大他们的势力范围,通过栽赃中国政府或国内其他组织部门及个人,向美国及其西方反华势力邀宠。我母亲的去世,也被“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明慧网等非法网站进行大肆炒作,说是被警察给活活打死的,是被迫害致死,还有的从国外或者是台湾地区打来电话关注事态的发展,也有支招让我们要挟政府的,当我如实回应他们的时候,他们表示不理解。母亲的故去,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天大的不幸,但是我们做事有个原则,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不能说假话,是什么情况就是什么情况,栽脏陷害,不负责任不是我们的德性。李洪志及其那些政治爪牙们,你们好意思利用别人的痛苦来进行政治交易吗?

  面对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仍然陷在“法轮功”的泥潭,还在那里企求“法轮功”能给他们带来好运,还在那里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还在那里制造着家庭痛苦和悲剧,我想奉劝他们几句:你们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这是李洪志在利用你们,你们成了“肉弹”、“炮灰”,你们为了李洪志的荣誉和地位,甘愿舍弃“名、利、情”,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你们也太傻了,猛醒吧!可怜的大法弟子们。”

  我呼吁,全社会都要关注邪教、铲除邪教,不能让邪教有任何的生存土壤和空间,不能再让邪教“法轮功”继续涂炭生灵了。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